|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四渡赤水出奇兵

2021-02-05 10:04 | 作者:

如今的娄山关郁郁葱葱,充满生命力。(遵义市委宣传部供图)

中国工农红军四渡赤水河示意图。(习水县委宣传部供图)

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召开了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

在面临40万国民党大军围追堵截的危急关头,毛泽东指挥千军万马四渡赤水,最终跳出敌军的重重包围,实现了渡江北上、进军川西北的战略意图。隆冬时节,记者再走赤水河畔,感受奇兵魅力。

一渡赤水 摆脱被动

近日,记者一行从贵阳驱车295公里,来到猿猴场(今元厚镇)。义务讲解员肖义伍说:“红军在元厚期间,带领穷人斗地主、分盐分粮,元厚人民为红军筹粮,救护伤病员,流传着许多感人故事。”

1935年1月19日,中央纵队和中央红军总部撤出遵义城,向北进发,准备经川南渡过长江,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在川西北建立根据地。

27日,中央红军各部陆续到达黔北土城地区。中午,担负中央纵队后卫任务的红五军团与尾随中央红军的川军王牌郭勋祺部交上了火。28日下午,川敌向红五军团阵地发起轮番进攻。

在前沿指挥作战的毛泽东得到情报,敌军不是原来估计的4个团,而是6个团。他紧急召集政治局主要领导开会,提出红军必须立即停止战斗,撤出战场。中央红军除留下少数部队继续阻击川军外,其余各路纵队迅速轻装,从土城渡过赤水河西进,以打乱敌人尾随计划,变被动为主动。

二渡赤水 遵义大捷

中央红军渡过赤水河,分左右两路,进入川南古蔺、叙永县境,准备从宜宾上游渡过长江北进。

1935年2月1日,红一军团二师奉命向叙永县城发起攻击。4日,在叙永县城久攻不下和川军增援部队不断到达的情况下,毛泽东和中革军委作出新决定:放弃在叙永一带北进的计划,向云南东北部转移。

7日,毛泽东命令各部迅速脱离川敌,向川滇边的扎西(今威信)地区集中,改在川滇黔三省交界的地区机动作战。9日,中央纵队和中央红军总部抵达扎西县城。

蒋介石见红军于扎西集结,想在此予以消灭,除令中央军追击以外,又命令滇军与川军侧击。

中央军委避开强敌,选择弱敌,命令红军出其不意,离开扎西,挥师东进,乘黔北空虚之际再占遵义。

19日,红军在太平渡、二郎滩渡口二渡赤水河,全部进入贵州,返回黔北地区。蒋介石企图在滇东北地区“一鼓荡平”中央红军的计划成为泡影。

24日晚,到达桐梓的毛泽东与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人开会,商讨攻打娄山关的计划。25日,彭德怀指挥红三军团全部4个团以强行军速度向娄山关疾进。26日下午,红三军团比黔敌早几分钟占领了娄山关。27日,敌残余部队逃往遵义城。

27日下午,红军直逼遵义城,黄昏时控制新城。又经一夜激战,于28日凌晨占领了遵义。

三渡赤水 引敌西进

在探访中,记者来到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这里分布着红军四渡赤水纪念塔、茅台渡口纪念碑、红军铁索桥等。解说员黄俏介绍说:“红军虽然取得二渡赤水的胜利,但还没从根本上跳出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的圈子,局势仍十分严峻。”

蒋介石密切注视着红军动向。他认为红军已成流寇,行动反复无常,是在垂死挣扎。他周密策划了“围剿”红军新的部署。毛泽东洞察了蒋介石的图谋,将计就计,故意在遵义地区徘徊,引诱国民党中央军出动。

1935年3月14日,红军主力移师仁怀县东南20多公里的鲁班场,进攻据守在那里的中央军周浑元纵队。战斗中敌十三师4个团由三元洞急速增援,一下子改变了战场形势。毛泽东沉着果断,立即决定退出战斗,指挥部队于当晚撤离了鲁班场地区,并在敌人的援军之间快速穿插,直接攻向茅台镇。3月16日,红军几乎一枪未发就拿下了茅台镇。17日,红军主力全部渡过赤水河。

红军三渡赤水与以往两渡赤水迥然不同。前两次是在尽可能秘密的情况下悄悄进行的,而三渡赤水是毛泽东指挥的一次绝妙的全军大佯动,红军一改常态,在白天大张旗鼓地渡河。

四渡赤水 跳出重围

渡过赤水河后,毛泽东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只令红一军团派出一个团伪装成红军主力的样子,从古蔺向西而行,沿途拉开距离、展开红旗、散发传单,故意作出要北渡长江的姿态,迷惑敌人。

而蒋介石以为红军又要北渡长江,急调重兵增强长江防线。实际上红军主力则突然挥师东进,于21日晚一夜之间,从太平渡、二郎滩等渡口四渡赤水河。然后调头南下,穿插行进在数十万敌军的缝隙之中。3月底,红军从梯子岩等渡口南渡乌江。中央军委命令红九军团在仁怀马鬃岭钳制敌人,掩护主力部队通过遵义、仁怀大道,威逼贵阳。

这时,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身边只有不足一个师的兵力,急调滇军“保驾”贵阳。滇军东调,云南空虚,红军急行军连克惠水、长顺等县城,渡过北盘江,于4月底佯攻昆明。5月3日至11日,在皎平渡渡口,利用7只木船,花了9天9夜,顺利渡过金沙江,完全跳出国民党蒋介石在云、贵、川边40多万重兵的围追堵截,实现毛泽东“只要能将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的伟大战略构想。

中央红军从四渡赤水到巧渡金沙江,是红军战史上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由被动变主动的运动战光辉典范。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新伟 农村金融时报记者 姬晨熠)

(责任编辑:王炬鹏)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