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投资

【投资】竺嫁:投资的目的不是进入而是退出

2011-12-12 09:12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0)T|T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联合主办的2011(第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0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隆重举行。

在年会互动论坛“VC与PE:站在十字路口”中,国内著名的投资人竺嫁、曾玉马雪征、吴鹰等都就这个问题做了探讨。贝恩投资(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竺嫁在讨论中说,一家投资公司最重要的就是能够为所服务的企业创造出价值,并提到了作为一家投资公司如何做出自己的特色。

“我们价值等于是在整个社会,整个经济活动当中,整个资产配置过程当中要发挥一定作用。”

“怎么样把有限资本放到最能够产生效益的地方去,放到最能够产生效益的企业当中去,这个就是VC也好,PE也好所起的作用。”

以下为他的发言整理:

其实宏观的事情对于PE来讲一直是很重要,我老觉得从2000年,或者21世纪初到前几年为止,宏观对于PE行业一直是有利的,在国际上是有利的,在中国也是有利的,所以宏观一直在吹顺风。我们现在看到情况宏观在吹顶风,吹顶风的时候怎么办?是不是没有机会,我自己觉得咱们今天这个话题——处在一个十字路口,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话题,确实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我就想讲三个问题,刚才曾玉(和玉私募股权复合基金合伙人)提到退出是一个问题,怎么样去选择新的投资机会是一个问题,同时我们现在在中国投了10个项目,我们已经投过十几亿美元,投资这个企业在目前宏观环境下怎么做,这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我在讲,我可以从这三个问题上面都可以谈到,我自己反倒是觉得,退出的问题倒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我的感觉PE有一个好处,是什么呢?我们是一个比较有耐心的一种资本。

所以,在今天股市比较低迷的情况下不是说非逼着你在这个时间退出。同时,在股市低迷的时候也有别的退出渠道,比如说今年我们刚刚跟一家跨国公司签了一个协议,把我们投资的一个企业卖给这家跨国公司,就通过所谓战略行业整合也是一种退出机会。当然在每次做投资的时候,怎么退出,什么时间能退出,你都是需要认真考虑的一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对我来讲不是一个特别急迫的问题。但接下来那两个是比较大的问题,第一就在一个宏观跟你吹顶风的时候怎么去寻找投资机会。

我觉得一方面大家可以说,可能从寻找投资机会的时候是有利的,因为这个估值低了,这个企业别的资本来源少了,但我老在想投资整个一个价值链当中一个问题。也就是说,你在进入的时候,这个价钱是贵还是便宜,但进入不是目的,对于我来说投资的时候进入都不是目的,目的在于退出,你在退出的时候能够有一个比你高的价格退出。

在今天这么一个市场环境下,怎么样找到一个好的投资机会,能够在宏观对你不利,宏观在跟你吹顶风的时候,这个企业仍然能够经营的好,能够继续获取发展,这个就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就回过头来讲,我在中国投了好多企业,我就举一个例子。我们投了一家做汽车零部件的一个企业,这家企业2009年的时候取得非常大的发展,2010年也有很大发展,2010年的时候收入增长了40%,现金流增长了60%,(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时期。但那个时候我们都知道2010年中国汽车行业的整个宏观环境非常好,到2011年宏观环境变差了,我们这个企业做的还不是乘用车,主要是商用车,商用车2011年是一个下降的年份,这个时候怎么办?

所以,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花了很大功夫去抓管理,在整个市场下降,客户收入下降的情况下能够取得一些收入增长,现金流增长。我们再看2012年仍然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市场环境,怎么样在这样环境的市场环境下能取得增长,这就是我们的挑战。我回过头来讲,PE,VC碰到这么一个十字路口,在这个十字路口,我们自己需要回来考虑我们自己,我们自己给企业,给我们投资人带来的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企业要接受我们的投资,为什么我们背后投资人要让我们来管。

我觉得这里面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宏观非常有利,你只要把钱投出去了你就能赢,就能够得到收益。在今天来看不是这么回事,所以我们一定要有能力,在我们投了一家企业以后能够给这家企业带来价值,这个我自己觉得我们自己总是在想的这个问题。我也是觉得今后怎样才能做的成功,也在于这方面的能力。

主持人曾玉:大家都知道贝恩资本是有贝恩管理咨询这个团队在国外建立起来的,作为要突出你们在中国GP(GeneralPartner普通合伙人)团队重要性和提供增值服务,咨询是不是你们很大的优势?

竺稼:我觉得倒不能简单说咨询,因为我们不做咨询,我们做投资,不是说咨询是我们优势,如果大家去咨询可以找专业咨询公司,这些咨询公司能够带来他们所能带来的价值。其实大家想一想不管VC也好,PE也好,在整个经济活动当中一定要有价值,有价值才能继续存在。我们的价值是什么?我觉得我们价值等于是在整个社会,整个经济活动当中,整个资产配置过程当中要发挥一定作用。比如说我们资本,我们说资本再多,在中国资本现在再多仍然是有限的,怎么样把有限资本放到最能够产生效益的地方去,放到最能够产生效益的企业当中去,这个就是VC也好,PE也好所起的作用。最终你是好的PE企业,差的PE企业,就在于你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做到这一点。

刚才曾玉提到贝恩投资,从我们来讲也是一直在想我们有什么独到的地方,我们为什么能够给我们的投资者,给我们投的企业能够带来有别于行业平均回报。这个是我们自己老在想的事情。当我们在2005年,2006年决定到中国来创办亚洲基金的时候,我就想了两个事情,一个事情是我觉得中国一直在搞改革,变化,发展速度非常快。所以,整个行业发展很快,企业发展很快,所以不像有些地方。

另外一个市场是日本,日本我们说是不变的一个地方,很多事情一个企业做的好就是好,就一直有一个很强的市场地位。你去看一看10年整个不同行业里面,他的不同行业参与者市场份额变化非常少。你说在中国变化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你就需要能够有一比较好的鉴别能力。今天好的企业不一定明天好,今天好的企业好,可能是在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下,一个监管环境下做的好,等到市场环境变了,监管环境变了,这个企业可能就不行了。

所以,这时候一定要有一个比较好的(鉴别能力)。要看一个企业,看一个事情不光能够看到本身,还要能够看到前前后后,前后左右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能。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技能是把团队建立起来,。咱们老在说中国历史很悠久,什么都很长。但是回过头看看中国企业都是历史很短的,中国银行老总们,交通银行曾经给说我他们100年了,但交通银行根本不是100年,在80年代都是中国人民一部分,你作为一个机构存在时间都很短。在这么一个短的时间里面,对于我们来讲有一个非常重要东西,你要有能力帮助这个企业,能够把企业管理构架能够搭好,能够把团队建起来,这两个(能力)是我自己觉得,当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