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投资

【投资】戏逍堂获风投2亿注资 欲建国内首条小剧场院线

2012-04-09 08:49 作者:陈杰 武雪梅来源:北京商报   评论(0)T|T

戏逍堂柏拉图实验剧场

国内小剧场演出呈现稳定发展态势,去年北京全年剧场演出达到2.1万场,市场演出2.5万场,剧场演出票房收入首次超过14亿元,让业内为之振奋。在此背景下,国内知名戏剧品牌戏逍堂打出了3年建造100家剧院,拓展小剧场院线的口号,引发业内一片争论,几乎所有人都在质疑:3年建100个剧场靠谱吗?

事件:

戏逍堂力推小剧场院线

去年,戏逍堂获得超过2亿元风投、打造名为戏逍堂巨像戏剧艺术院线的消息,让业内为之侧目。戏逍堂堂主关皓月公开表示,戏剧院线将一改通过版权联盟方式输出话剧的模式,所有在建和拟建剧院都将直营运行,力争3年建成100家剧院的规模。

关皓月表示,小剧场院线的概念和商业地产非常相似,戏逍堂院线会选择市中心地段,即便是租金每平方米10元的办公楼盘也会考虑进去。目前,戏逍堂在全国的院线就有8家,北京6家、杭州1家、上海1家。

在戏逍堂的规划中,小剧场院线不止运营单纯的话剧业务,建成的院线剧场还将通过租赁的形式,获取租金收入;此外,戏逍堂也会考虑和电影版权方合作,在剧院内播放电影;最后,剧院也可以进行话剧演出、艺术培训、会议活动等多重功能。

业内:

同行多持“保留”态度

京城其他剧场却对“院线”敬而远之,持有保留态度。繁星戏剧村市场部经理段光奇向记者表示,繁星戏剧村也有建设小剧场院线的打算,但不同于戏逍堂的理念,繁星戏剧村致力于先发展精品内容,在有足够内容支撑的基础上,再涉足院线。

段光奇表示,从现阶段看,小剧场的优秀剧本和经典剧目远远不够,能够在市场上形成的关注度和影响力更是有限,在这种情况下盲目上马院线并非明智选择。

“此外,繁星自身拥有5个剧场,但仅仅这5个剧场的运营就让我们感到很不容易,这里面包括剧场维护、人力成本等等。”段光奇称。

开心麻花总经理张晨则对戏逍堂的小剧场院系持有鼓励态度。但他同时亦有担忧。“开心麻花不会涉足于院线和剧场建设,但我们和不少大剧场合作过,在我看来,剧场这种庞大的投资并非弱小的民营企业可以承受。”张晨表示,“尽管现在涌入文化领域的热钱很多,但我们必须看到,现在运营比较成功的剧场几乎都是有大企业、国企的背景”。他们有足够的资金维持运转,也有很强的抗风险能力。

“民营企业太脆弱了,现在就算是有人给我2个亿去建设剧场,我也不会尝试,风险太大。”张晨坦言。

亦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曾经励志打造小剧场院线的大隐院线如今也风光不再,其管理层正在考虑转型。

专家:

小剧场院线是个“大忽悠”

北京市戏剧家协会秘书长杨乾武完全否定小剧场院线的模式,在他看来所谓小剧场院线是个“大忽悠”。

“当作为软件的内容产业已经繁荣到了一定程度,作为硬件的剧场顺势发展壮大就是大势所趋。但现在的市场状况是,话剧演出还是作为一个小众演出门类而存在,全国还没有足够大的市场去养活从业者,更不用说去支撑小剧场院线的生存了。”杨乾武称。

他表示,话剧演出不能盲目借鉴电影院线,话剧产业要想形成良性循环,必须踏踏实实做好驻场演出,百老汇、伦敦西区之所以发达就是因为其形成了特色鲜明的驻场演出,即便是有巡演,也是为了宣传其本地的驻场演出。就国内而言,人艺、长安大戏院均因为特色鲜明且长时间的坚持,已经形成稳定的驻场演出和品牌。

“所以,小剧场院线并不符合当下市场现状,各地依据已有条件发展富有本地特色的驻场演出,才是关键。”杨乾武称。

专访:

戏逍堂COO赵义:要让剧场具备造血功能

商报:戏逍堂提出3年建设100个小剧场,这个目标是否有些急功近利?

赵义:3年建设100个剧场,不是一个噱头,市场有这样的需求。但是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逐渐完成推广计划。至少在2013年前,在全国主要城市完成50个剧场布局。

戏逍堂一直希望由剧场养剧场,让剧场具备造血功能。一家剧场从无到有,需要至少500万-600万元的投资,其中物理建设花费200万-300万元,市场培育花费80万-100万元,其余的花费用于品牌建设。所以,3年50家剧场花费2.5亿元算是正常。

3年建设100家剧场是不是急功近利?每一个企业在发展之初,都会有一个大家觉得不可能实现的目标。我们希望政府对于文化市场扶持更多,也希望戏逍堂能在这个市场上,做更多应该做的事情。

商报:戏逍堂如何布局在全国的小剧场建设?

赵义:戏逍堂会在不同城市,根据剧目特点划分专业化剧场,比如在北京建相声剧场,在上海建设海派清口、脱口秀节目剧场。今年,戏逍堂在北京、上海、天津、杭州、西安、深圳等地的剧场陆续开张,将根据城市特色安排演出,杭州的剧场基本进入常态演出状态。

我们将剧场建设分为三个周期,物理建设、市场培育和品牌建设。在某个城市开工建设剧场的同时,我们也在当地进行演出,培育市场。随着剧场完工,本地演出市场也培育起来。然后,根据剧场的需要,专门配置演出节目,打造品牌。并不是找一间房子,搞好灯光音响,开始演戏就叫剧场建设。

商报:有消息称,戏逍堂获得2亿元风投注资,这一金额是否属实?戏逍堂如何分配这笔资金?

赵义:风投金额不方便透露,这笔资金是分期分批支付。风投机构要根据企业发展规模,逐步完成资金调配。戏逍堂前期从风投机构获得的资金在千万元以上,一部分资金用于实验剧场建设;戏逍堂在积极转型,企业要经历从艺术状态到经营状态的转变,这期间,人才的引进等项目会消耗大量的资金。

去年戏逍堂的收入在千万元以上,我们的销售渠道和价格方式区别于同行,这是我们优势所在。从我们拿到投资至今,基本兑现了和投资商达成的承诺。

商报:在戏逍堂的计划中,未来小剧场院线的盈利模式会是怎样的?

赵义:现在戏逍堂的盈利模式和建成院线以后的差异会很大。过去一部新戏前期投入为20万-35万元,一般演20场左右,一年顶多演两次,演出成本一场也要1万多元。但是我们有了院线后,戏剧前期研发成本就会被摊薄很多。

原来剧场和广告商关系并不密切。戏逍堂的院线建立后,为不同的广告商提供相应的媒介平台。话剧的商业赞助将为每一个戏剧团体提供补贴,院线制的出现,让整个市场的收入呈现多层次。改变过去话剧只靠票房活着的现状。从这一点来说戏逍堂是在建设整个演出市场,不是开几个剧院那么简单。

商报:院线的建立,能够为话剧圈内的从业者带来什么实际的好处?

赵义:现在编剧写一个话剧剧本是没有任何附加值的一次性收入。戏逍堂原本应该就某部戏给编剧5万元,但实际给了3万元,看起来少了2万元,但该部戏销售的每一张票都会给编剧分成,只要这部戏还在上演,编剧就有分成可以拿。国内一直强调版权,但是版权的收益并未真正解决,我们正在尝试建立一种新型版权收益方式。建成院线以后,一部戏会有500-800场演出,每年或者每一阶段巡演一次的话,包括演员、演出商、编剧在内,产业链整体的收益快速增长。

商报:之前大隐院线也在力推小剧场院线理念,戏逍堂和大隐院线等其他小剧场院线的模式是否一致?

赵义:戏逍堂其他戏剧团体,在院线发展的思路上差别很大,不少戏剧团体发展院线,只是对剧场简单承包、转租。戏逍堂的院线是基于市场开发,而不是垄断资源进行转卖;我们希望能引导整个市场走向,而不是进行简单产品售卖,所以我们与他们的区别从最开始创业之初就完全不一样。不能简单理解为拥有很多家剧场,就都可以称之为院线。

戏逍堂小剧场票房收入

4家剧场,平均票价是110-130元左右,每个剧场平均200-250个座位,一个标准化的剧场全年演出200-250场。

戏逍堂演出成本

一部新戏前期投入为20万-35万元,一般演20场左右,一年顶多演两次,演出成本一场也要1万多元。

戏逍堂剧院建设成本

一家剧场建设需要500万-600万元投资,其中物理建设花费200万-300万元,市场培育花费80万-100万元,其余用于品牌建设。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