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投资

雷军:投资熟人与有经验的人可降低成本

2012-05-03 10:18 作者:赵娜来源:投资界 评论(2)T|T

雷军:投资凡客只因看好陈年 投熟人可降低成本

创业成功两要素:优秀的创业者+好的机会

“只因为他是陈年,其实不关心他做的是凡客诚品还是什么。”

2000年,雷军与陈年一起创办了卓越网,并在2004年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亚马逊。此后,由于在管理上与新老板有分歧,陈年选择离开。2005年,陈年创办了网络游戏道具交易平台“我有网”,雷军投资,但不久后我有网宣布破产。2007年,雷军再次找到陈年,并投资创办了凡客(VANCL)。

天使投资就是投人,因为创业企业在接受投资时往往只有一个创意,甚至连创意都没有。雷军在回答关于“为何投资凡客诚品”的问题时,如是回答:“只因为他是陈年,其实不关心他做的是凡客诚品还是什么。”“C是陈年,L是雷军,VAN是先锋和小船的意思。陈年和雷军加在一起,永远是电子商务的先锋,”陈年也这样形容过他与雷军的合作。

凡客的表现也不负众望。据媒体记载,当年,凡客创办时的首批启动资金来自于陈年、雷军等3人投资700万元投资,如今,外界对凡客的估值已经达到32亿美元。在雷军所投资的几家公司里,凡客是目前估值最高的企业。

雷军在首届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上采访时表示:“创业成功就两件事情,一个是优秀的创业者,一个是好的机会——台风口。”雷军曾经在多个场合用到“台风口”这个词,因为“站在台风口,一头猪都能飞起来”。

天使投资人的价值所在

“我们只赌六合彩——就是我投的公司中能不能产生一个伟大的公司。”

众多天使投资人都是企业家出身——薛蛮子和吴鹰是UT斯达康创始人、何伯权是前乐百氏掌门人、周鸿祎是360董事长,而雷军则参与创办了金山软件。雷军一直呼吁成功的企业家做天使投资,因为企业家投资一两百万给朋友的公司对企业家而言并无压力,给创业者介绍关系也是举手之劳,而这些对于创业者而言却非常重要。

雷军认为天使投资的价值在于:一、提供创业的启动资金——“投了公司第一笔创业的钱,价值很高”;二、分享经验、人脉和信誉——“制定战略把握方向、介绍工程师和联合创始人等”;三、附加的信誉——“相当于我担保了你,至少靠谱”。

在雷军的概念中,天使投资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创业企业初期投入一两百万的资金,而剩下的就是知心大姐的工作——成功的时候一起举杯相庆,失败的时候听听创业者讲他的酸甜苦辣。失败了?没关系,“哥们儿你先去度个假,回来了咱们重新再来”。多次创业的雷军深刻的知道,创业并不容易,连续创业者都难免输一场,在第二场再找到感觉。

至少在当前,天使投资领域的投资还没有像股权投资阶段和创业投资阶段那般激烈的行业竞争,对于这些天使投资人而言,投资更像是一种商业化的游戏,如雷军所言:“我们只赌六合彩——就是我投的公司能不能产生一个伟大的公司。”

只投熟人是天使投资的本质

“天使投资是怎么降低投资成本的?就是信任。”

“熟悉的人、熟悉的行业”,很多天使都如此概括自己的投资风格,而雷军则是贯彻的非常彻底的一位。雷军说,自己曾因“只投熟人”的投资风格曾受到批评,但却坚持认为“天使投资的本质是投资熟人”,因为可以降低投资成本。在他看来,天使投资的主力应该是身边的人——家人、朋友,因此自己的投资只限于“朋友”和“朋友的朋友”——最多不超过两层关系。

“天使”在美国被称为“3F”,即Family、Friends、Fools(家人、好友、傻瓜)。雷军也建议:“千万别把天使投资人当作VC,最好的方法是找你的朋友,找你朋友的朋友。”雷军作为个人天使在过去五年中一共投资了20多个案子,平均每年三五家,其中比较知名的包括:凡客、多玩(YY)、大街、好大夫、UC浏览器,而这些企业的创始人都是雷军所熟识的。

雷军说自己很“怕”参加各种大会,因为创业者们都会热情的递方案递名片,而自己却很难有充足的时间去了解这些创业者和项目。“天使投资是怎么降低投资成本的?就是信任,”雷军解释说。在没有了解和信任的时候做投资,需要花很多时间在背景调研上,“五六个月时间,黄花菜都凉了。”

雷军的言语中透露着对天使投资的热爱,说到自己喜好的创业者类型,他用“志存高远、脚踏实地”作为总结。“他志存高远,可以把公司带到一个别人梦想未曾到达的地方;但也不能好高骛远,得脚踏实地。”雷军认为能碰到几个这样的创业者,就是作为天使投资人一辈子的运气。

投资有经验的创业者

“中国的社会还没有充分竞争,现在是执行力的比拼。”

不久之前,一则关于雷军的新闻在微博上引起热议。媒体引用雷军在武汉大学校园招聘现场的话语称“我作为天使投资人,只会考虑35岁以上的合作者”。雷军在4月接受采访时对此澄清说:“我的原话讲的是我过去的投资平均年龄35岁,基本投有经验的人。”

雷军认为投资刚毕业的大学生未免有些不靠谱,因为中国社会与美国社会差距甚大。在他看来,中美之间的创业环境有两点区别:一、美国社会的高度竞争、需要没有经验的创业者打破传统束缚,中国社会尚未高度竞争、成功与否仍取决于执行力的比拼;二、“创新”在美国的概念是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在中国的解读是做别人没有做成功的事情。

“中国还没有到idea稀缺的时代,中国是在经验稀缺的时代,”雷军在采访中表示。因此,他觉得,中国创业企业之间的竞争更多的是执行力的比拼,“就是谁能够把这个东西执行到位。”

雷军从两个角度看待创新:“做别人没做过的”叫创新;“做别人做过但做死了的”也叫创新。凡客属于后者的典型例证。2007年凡客创办之时,另一家服装类电商PPG正发展的风生水起,以5000万美元的巨额融资和2亿元广告的狂轰乱炸震动着整个互联网行业,而结果是,PPG死了,凡客依然蓬勃发展。

简言之,凡客在做的事情是在互联网打造一个服装品牌,而雷军在座的是在互联网打造一个手机品牌,其共同点是“前人曾做死了的事情”。小米科技创办之初,即因谷歌手机失败而受到“株连”,有人质疑“谷歌做不成手机小米更做不成”,而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怀疑。雷军则在继续着他的创业思路——用互联网思路做手机。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