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投资

新东方天使帮:徐小平们的新战场(2)

2012-05-11 13:18 来源:《创业邦》杂志 评论(1)T|T

1984年,王强从北京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学士学位,后留校任英语系做讲师。1987年,他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做访问学者,呆在英语系依然与人文学科有关。在美国生存要下去,王强意识到要从自己热衷的人文研究转向更加容易就业的实用科学。他决定以自费留学的形式,申请这所学校的计算机硕士学位。

徐小平说:“老师问王强,你没有学过计算机。王强回答,中国共产党是世界第一个使用算盘的政党,算盘是计算机的原型;老师又说了,可是你课程表上尽是语言类课程啊!”王强后来向媒体回忆这段逸闻,有过进一步的描述,他反问系主任:“计算机最重要的是什么?——程序——程序是由什么写成的?——编程语言——得,不就是语言嘛,这是我最强的东西!”

在北大读大学期间,王强研究的是英美文学。但为了生存,他进了纽约州立大学读了电脑硕士。两年后,获得硕士学位。1994年,他去应聘有近100年历史的“贝尔实验室”软件工程师一职。

“你学得不错,可惜没有经验。”面试官对王强说。

“什么经验?校外经验是经验,校内经验就不是经验吗?这几年,我天天在学校做项目就不是经验了?”

——徐小平拍了下面前的圆桌说道,“这太牛了,他把自己卖出去了。这叫自信,没这句话他可能拿不下这份工作。创业者应该多少都有一点王强老师这样的自信与雄辩。”

徐小平喜欢一类创业者,哪怕是自己对他谈的东西犹豫不决时,也敢对他拍桌子:“徐老师,你甭扯了,你不投我肯定是一个错误!”

而他对于那些张口闭口总在说他人不行自己厉害的人,“不是我们期待的那种人。我去投一个人,要看他的人格、性格、品德……”

徐小平讲了两个小故事:第一个创业者,做教育培训,但言谈之中对学生一点没有尊重与热爱之意。徐小平虽然相信他的项目能够赚钱,但还是直接拒绝了他。另外一个创业者,口口声声说他的舅舅是某个部门的领导,并声称可以通过这个关系获得特权,徐小平也礼貌地与他说了拜拜。

他说,和创业者聊项目的过程是对一个人的文化素质、价值观念进行判断的过程。“这个人的灵魂是不是简单、透明、正直并在创业中体现出来,通过对话,很容易分辨。”

老顽童们

去年年底,真格基金与红杉合资。真格进入2.0时代。徐小平梦想,将真格做成一个世界级的天使基金。“和红杉合作,因为它是一支真正来自硅谷的国际化基金。”

每天每日,徐小平都要去见几个寻求投资的创业团队。他说,他们不断地与创业者进行灵魂的对话,进行精神层面上的摩擦、生热、互动,“尝试去激发创业者心灵深处更高层次的需求,和对于成功本能的摸索,让他去思考,这件事的终极意义到底在哪里。”

每一个创业者有他的追求、价值观,徐小平说他们每天都在组装一辆马车,在驱动、加强创业者的价值追求,成就他的梦想,“最后完成我们真格的使命。”

“谁都想投出几家特牛B的公司。但下一个Facebook在哪里?哎呀,我在等这个东西,这种期待真让人欲火焚身。”

作为老朋友和多年的搭档,徐小平总由衷地称王强是一个牛人。王强他爱藏书,上个月在英国,一次性买了十多万英镑的古董书回来。“我和王强配合很开心。他有很深的学术储藏,而我也有我灵感的火花,我们总能互相点燃。”

前不久,徐小平和王强去北大做演讲,他手舞足蹈地对我们说,“王强一讲完,我就崩溃了,当时我上台说:我不但不想演讲了,靠,我还不想活了!”当然,他也自称,“即使是天才,获取知识也有特定来源。王强是读而知之,我是听而知之,我们在一起,开心极了。”

这是徐小平一贯的说话风格,夸张、诙谐,富有激情;他气场强大,但你不会感到其具有攻击性,相反,他似乎有种能力——可以把一个沉睡的人随时唤醒;把一个晦暗的人随时点亮。看上去他似乎也像一个摇滚歌手。

徐小平说,王强在真格担任“企业灵魂研究院院长”。“伟大的企业都是有灵魂的,这个灵魂,其实就是企业文化之魂。“王强为我们投资的那些企业,寻找它的文化基因。他去给企业做演讲,帮助企业探视自己的使命和价值,总是能说出让创业者兴奋万分的与企业相关的抽象哲理。

徐小平曾在微博写道,“我这几年做创业投资和辅导的经验:中国创业者,技术上不差,但他们最缺的就是人文修养。对艺术、文学、历史、宗教等人文知识与素养的缺乏,使得他们在面对客户、市场、以及利益纷争时,没有足够的精神与心灵支撑。技术与商业模式是大楼,而人文教养是地基。地基看不见,但决定大楼的高度与坚实度。”

而徐小平说做真格的乐趣是,他和王强一块儿,“思想和灵感的火花就会滔滔不绝。”除了互相协助创业、发财,追求乐趣之外,“到这个年纪,精神层面的生活是第一位的。”

他补充到,最近和薛蛮子一起投了一个项目。当时这个创业者同时找了徐和薛,都觉得这个项目好,想全投,但最后他们都不约而同把这个项目告诉了对方,互相让来让去就一起投下了这个项目。“我想,在资本升值的过程里,能不能让友谊也升值10倍、20倍,完成一些人生更最高的追求吧。”

从收钱给希望,到送钱给希望

在国内,徐小平乐此不疲的事是和创业者打交道。他不讳言,没有做过一回企业的一把手,真正主导过一个公司的发展,这是他人生里的未竟之事,而现在他发现,做天使投资人也是实现新东方未完成的梦,“真格基金的性质,就是一个创投基金加新东方梦想。”

新东方上市后,持有10%股份(据公开数据)的徐小平身家上亿。退出董事会后,他意识到,一个50岁的男人对于这家企业的影响力已经失去了。精神上,他落入了人生的另一个低谷。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