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投资

【投资】观光农业投资热 警惕跑马圈地(2)

2012-07-04 09:49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评论(2)T|T

中国农业大学的客座教授、北京市政府农委顾问卢勇,长期从事农业产业领域的研究与设计。

他根据自己多年的观察,认为从去年开始到今年上半年,北京京郊观光农业的投资发生了一个明显的变化。

“一个是在方式上有变化,方式上它更加精准地表明了都市人群多样化的需求,投资也呈现一种多元化的形态,进入政府引导,也有农民投入,还有一些企业的投入,甚至还有社区和农村的互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阶段性特点。”

“跑马圈地”

投资成本高,见效慢,但并未影响大家对投资观光农业的信心。在北京市顺义区的榆林村,密布着大小十几家采摘园和度假村。

在位于榆林村的蒙奥度假村门前,施工机器在不停地轰鸣。这家始建于2007年,累计投资3000万的度假村,今年为了参加度假村的星级评定,又追加了300万的投资,开始门脸装修道路整修等建设。

晚上,来了两拨客人,二十来位,度假村里的广场上点起了篝火。经理苏磊介绍,平均每个客人休闲两天,消费300元。度假村经营5年仍处于亏本状态。这个集采摘、垂钓、餐饮以及培训娱乐的度假村面临着经营拓展和设施更新的压力。

别的园区都在升级换代,要持续追加投资,加强园区建设,他们感觉压力很大。对于多少年可以收回成本,苏磊称现在还真没考虑,可能收回成本这个周期比较长。一个投资,长期投资见效比较慢,没准是下一辈子的事。

密云县人间花海香草园经理王宝龙介绍,他们第一年预计投资要达到3000万,去年一年完成了1700万左右。他们今年将追加新的投资。包括公园的设施完善,还有道路的加宽,还有下边的水库清理,一些水上娱乐项目的增加。“好多项目的增加,预计我们这二期投入在4000万左右。”

而在通州区台湖镇胡家垡村的金福艺农业观光园,一个占地近两千亩,预计投资4亿的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新的项目除了主题园瓜瓜园、花卉园、CS项目拓展外,他们还将与军事院校合作,建设一个直升机博物馆,并经营直升机特色餐厅。负责项目的孙经理认为,他们这个新项目,主要是为了让人们能够体会到农业的新功能,比如可以给大家带来各种休闲、养生的体验等。

卢勇教授注意到了近两年北京京郊观光农业火热的现状。他认为,北京出台了221工程。就是摸清北京的资源特色,比如说北京市在全世界的国际都市当中,山区面积占到北京市总面积的64%。最近这几年北京市农委提出发展沟峪经济,发展现代性都市农业,一个是摸清资源底牌,再一个是摸清市场的需求,就是消费者的需求。但也要警惕观光农业的过热和跑马圈地的存在,以及巧立项目对专项资金的套取。

张新峰是中国较早一批涉足京郊观光农业的经营者,虽然于2002年退出这个领域,但至今仍关注着领域内的动态。他认为观光农业投资有过热的迹象,并不排除少数经营者有其他不纯的动机。

首先一点是在利益驱动下存在着几个问题,一个是变相套取专项资金,第二个就是地产经济,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跑马占地”,第三个情况就是地方政府和企业有一个利益输出问题,相互之间通过项目还是一种套取。

中国社会科学院高级工程师马江生长期研究园林植物遗传和园林设计,他曾提出,国家对观光农业领域的补贴无偿提供财政资金,不如提供低息贷款,这样可以防止有人套取专项补贴,以便促进企业从长期经营上来做文章。

“去看看郊区那些闲置的大棚就知道了,如果是自有资金的话,在投资期间建了大量大棚他不用,作为我来讲不会投入在基础设施上,那都是补贴来的钱,骗完补贴不了了之搁那儿了。”

北京市农业观光协会副会长冯建国认为,北京乃至全国的观光农业发展过程中,可以借鉴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做法,特别是我国台湾的经验。搞休闲农业,实际上是对农民都有好处的产业,台湾也有指标控制,说一般的园子的建设用地,就是基础设施建设用地不能超过10%。

冯建国认为,我们搞一些设施,尽可能不破坏土壤的耕作层,这是农民的创造,或者企业家的创造,你比如说搞一些小木屋,我们先打四个桩,把木屋挺起来,就没破坏耕作层,土地部门的管理就是不破坏耕作层,还是耕地。

卢勇教授认为,我们国家的闲钱热钱太多,如果闲钱热钱能找到一个从善而增值的途径的话,即使有好有坏,但是主流和方向应该是好的。但他也对盲目圈地从事其他领域的建设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但是这里边也存在着一些担心,因为毕竟土地是生存之母,财富之母。有一些用投资农业的名义来圈地,搞房地产,搞别的用途一些迹象。”卢勇教授对京郊观光农业谈了自己的担心,但他对全国观光农业的前景表示乐观。卢勇认为京郊观光农业是北京国际大都市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组成部分。

它一开始的发展模式,就是因为城里人自从有了汽车以后,特别是汽车进入家庭以后,城里的一些人到郊区是为了转,那个时候是农家乐、家庭旅馆。而后逐渐就形成了体验式的、科普式的、休闲式的多种方式并存的这种发展方式。最关键的是,政府在引导的同时,要防微杜渐,对一些行业内的潜规则提早进行预防,多做些“游戏规则”的前期规划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