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投资

柳传志:做不到就别上市 我要让股市的空气焕然一新

2012-07-31 07:58 来源:DoNews 评论(2)T|T

阳光洒进西敏寺(Westminster)英国议会的露台,泰晤士河畔间或传来悠悠风笛声,联想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的声音已显沙哑。

三座城市(古德伍德、剑桥、伦敦),超过40场活动,刚刚过去的一周,这位68岁中国明星企业家的日程安排犹如奥运开幕式场地中心错落而又密布的牧草。

28日,在其英伦之行临近尾声时,柳传志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他表示,联想控股2014年~2016年上市的时间表不会提前。

在他的总体部署里面,七分稳健,喻为“把70%底座做结实”,另外三分可以“冒险奋力一搏”,比如旗下公司创新。前者夯实了兜底基础,后者即无后顾之忧。

“当Lenovo需要奋力一搏的时候,大股东会义无反顾地支持。”他说。

联想集团PC份额逼近全球第一,平板电脑第四,如何做到策略上的权衡?柳传志婉拒了这个问题,他不想给联想集团的团队太多压力,“如果真有什么想法,我会跟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CEO杨元庆)单独谈的”。

柳传志这次带了一张双面名片,一面是有关联想的抬头,另一面则印有“中国企业家俱乐部(China Entrepreneur Club,下称“CEC”)理事长”。受邀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访英的CEC被英国同行誉为“梦之队”。

柳传志表示,寻找“同行者”,这是CEC英伦行的一大目的,即希望能够吸引英国或欧洲的“同行者”作为各自企业的合作伙伴进入中国市场。

“我回去以后会让投资管理公司负责人到英国来找格林部长(英国贸易投资大臣史蒂芬·格林)。”柳传志说,“他答应我帮助我们推荐有关企业。”

中国经济的故事

第一财经日报:我今天(7月28日)在奥运媒体中心偶遇伦敦市长约翰逊(Boris Johnson),问他给开幕式打几分,他说10分,你打几分?

柳传志:分数也应该不低啦,花的钱也并不多,在当前这种经济形势下,他们如果花更多的钱会引来更多市民的责怪,在经济走下坡的情况下能让大家都很欢乐,通过这种方法来表达历史,这么多中国人都说好,分数应该不低了。

日报:你说过,此次CEC英伦之行的一大目的是向国际社会介绍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正面形象,这两天你也接受了一些外媒的采访,你认为这个群体最需要向欧美展现哪方面的特质?

柳传志:中国经济的好转实质是中国人能力的释放,是大家吃大苦、耐大劳这种不断追求的精神,不是靠巧取豪夺,中国的经济发展对西方是一个谜,他们只知道是因为改革开放。应该让他们知道真实的故事。

日报:这次美国奥运代表团的服装由中国企业制造,美国一些议员反应激烈,你也说了,民营企业应该通过出访告诉世界自己是如何发展成长的,如果这些话说了还没有用,那说明一个装睡的人怎么样也叫不醒。中国民企走进欧美是否还是有些障碍?

柳传志:所以要让人家知道中国的企业家是怎么发展的,这是一种力量,你不能太轻视我们,如果一意孤行那会引起公愤。

日报:你说过,此次CEC探访英国的另一大目的是寻找“同行者”。

柳传志:这个“同行者”可能不在IT领域,不管是哪个领域寻找“同行者”,都是我给他们开路后他们自己到英国来(找),包括投资领域和我们控股的主要产业。

联想的“底盘”

日报:说到李约瑟难题(为什么在公元前一世纪到公元十六世纪之间,古代中国人在科学和技术方面的发达程度远远超过同时期的欧洲?为什么近代科学没有 产生在中国,而是在十七世纪的西方),你在剑桥也感慨,三星与联想的销量是不相上下的,但是三星的净利润却是联想的十倍,这是因为三星掌握了最核心CPU 芯片制造技术。这点也值得联想控股考量,你们计划在2014年~2016年整体上市,目前最大的核心抓手是什么?

柳传志:和三星竞争是联想集团、Lenovo的事,Lenovo的领导杨元庆他们应该对此进行不断的部署——怎么能够走一条既创新又相对安全的路,联想控股不负这个责任,但负责整个一个大的集团公司,要把底盘打得更稳,比如,做什么东西能够在中国最少受到经济环境的影响。

联想控股上市将会做一些底盘稳、受大环境影响小又符合中国总体政策和消费拉动(政策)的业务。

这背后和你前面说到的与三星竞争没有关系吗?有关系,我们是Lenovo的大股东,当Lenovo需要奋力一搏的时候,大股东会义无反顾地支持。如果大股东碗里就这一碗饭,怕打碎了全完蛋,这时候就会很小心。所以后方把底座夯实的部署,有利于其中某一个子公司大胆创新。

在我的总体部署里面,70%是分量重的、稳定有底盘的,30%是可以冒险奋力一搏的,所以我要把70%底座做得更结实,虽然我是从高科技企业起家的,现在回过头来都交给杨元庆。我们来做建好底座(的工作)。

其实谁都明白这块底座中有些行业受经济环境影响较小,比如农业食品。但很难做啊,难做到什么程度呢?比如原材料受到土地、空气等各方面影响,如何应 对,一个要集中利用,另外一个是不是考虑轮作,如果是土地轮作来做饲养的话,成本就会高,东西卖得出去吗?这些方面都要有充分的考虑。

日报:整个联想控股上市的时间表会提前吗?

柳传志:不会,因为我主要是要求上市以后新做起来的这几块业务利润每年增长30%,这个给我的团队非常大的压力,做不到就别上市,但我就是要让股市的空气焕然一新。

这个东西妙在什么地方呢,假定我只做一个领域,不可能年年30%的增长,但联想控股拥有多样化、有层次的业务领域。

日报:包括投资这块业务?

柳传志:投资不算在内,投资的业务但归投资,因为投资的利润、市盈率是不会高的,大家不会承认你这个投得好,明年就还会有高回报。我说的都是产业。

日报:新业务30%的利润年增长压力确实不小。

柳传志:如果到完成上市再提就是很大的压力了,现在就开始部署,可以把压力变成动力,因为我们这些年要投200多亿,行业利润的形成有些是买了公司再做大,有些是自己组建的公司,这个钱怎么用完全是朱总(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来掌握,这样就会有层次,有的业务的利润可能是2016年开始大幅增长,有的可能是2017年。

柳传志的“左右手”

日报:目前你的左右手朱立南和杨元庆是一个怎样的良性互动的关系?

柳传志:他们管的不同的部门,尽管联想控股是母公司,但子公司的地位,就像马蔚华行长掌管的招商银行(600036.SH,03968.HK)是招商集团下面的,但银行的地位未必就比招商集团小。

日报:你现在依然精力充沛,会不会延后自己的退休时间?(记者注:柳传志此前表示,自己会到联想控股上市两三年后才考虑退休)

柳传志:你说交班啊?不会。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