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人物

【创酷】深度解读:离开Google的IT精英走向

2011-07-06 09:57 作者:秦姗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评论(2)T|T

曾经的Google生涯给他们打上了x-Googler的标签。中国的x-Googler们更多选择了进入另一家大公司,独立创业者屈指可数

【《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 秦姗)五年前的这会儿,李开复正在召开媒体发布会,首次向外界披露他的核心研发团队,“我花了很多时间动员他们。”李开复说。这是一支豪华队伍,其中包括创立图像搜索的朱会灿,在微软工作11年跳槽到Google的刘骏,被李开复称为“Super Star”的周杰,李开复在微软中国研究院面试的几千人中认为表现最好的邸烁……那场见面会,所有人意气风发,没人会料到,这批人今已大半离开Google。

曾经被Google熏陶过的人们,如今怎样回忆Google,又将如何复制Google基因?

Google印记

周杰说话语速之快绝对让人印象深刻,他习惯在问话甚至还没结束时就开始回答,为此曾经的老板李开复还特意提醒过他。不过,这个顶着Google历史上“最年轻华人总监”光环的年轻人被李开复认为几乎完美。他是最早踏入Google世界的中国人之一。

2002年时周杰24岁。以全A的成绩毕业于耶鲁大学的他,还是一个聪明但未谙世事、白纸一样的年轻人。他在4张offer中选择了Google,理由是面试官仅仅在他讲述自己那篇艰涩的毕业论文一遍后就能切中肯綮地和他交谈。他加入Google刚刚成立的广告部门,这是一个不到10人的团队。起初周杰就像外表看起来一样腼腆,当然其中很大部分原因是他的英语并不足够好,但很快他就改变了。

凡是Google招聘的员工,大抵具有这样特征:聪明,对新技术有强烈兴趣,因为兴趣而专注,因为专注而心性单纯,因为心性单纯而注重团队合作。周杰本身也是这样的人,因为刚刚筹建广告业务,10人团队对于新技术经常有通宵达旦的探讨,热烈乃至狂热的氛围让周杰常常忘记自己的语言障碍。甚至对于这些聪明人来说,他们并不需要听你把话说完。周杰或许在那个时期留下了“抢话”的后遗症。

新进的Noogler(New Googler)会以tech talk的方式接受培训。进行tech talk的,都是各个领域的大牛。“能够听戈尔(时任美国副总统)演讲,和他一起讨论政治、经济话题,这很容易产生一种自豪感。Google经常有机会见到这样的人。”这样的氛围很容易同化一个人。“外界很多时候会认为Google能够成功是因为有很牛的算法,但实际是这样的团队,塑造这样的氛围,让每个人的视野足够宽广,每个人都相信并有能力参与改变世界这一梦想。”邸烁说。

相比周杰,同样作为首批加入谷歌中国的核心成员的邸烁,进入Google之初感觉可不美妙。作为微软前员工,他有机会比较一个已经成为巨无霸的科技巨头和新巨头之间的种种差异。首先在Google他经历了人生几乎最难捱的一场面试:10个面试官,用几乎整天的时间,问了足有上百个问题,涉及到每个技术细节。加入后他才知道面试的用意。Google里,任何一位十多人团队的管理者,有义务知道每个成员的项目情况,每周他必须与团队成员进行一对一的半小时会谈。这让他很诧异:微软已经成为一个层级结构分明的大公司,个人更像螺丝钉。而在Google的理念中,会重视每个成员的个人价值。在这里,每个成员都可以通过电邮方式和总裁及CEO直接交流。感到诧异的同时,邸烁更多感受到压力。“两三个月内压力巨大。”邸烁承认,这种压力让他有机会重新成长,把潜力发挥到极致。

与追求创新和平等的文化相比,工作方式显然更称这些Noogler的心。Google全部是小团队作战的创业文化。周杰参与的广告系统开发团队最早只有一个半人(周杰加上另外一个人的一半时间),系统产品推出后,业绩以每周超过20%的速度增长,这让初出茅庐的周杰兴奋不已,同时信心大增。之后,周杰又创立了谷歌支付风险控制团队,领导建立谷歌风险评估体系。这一工作经历在某些方面改变了周杰。虽然在清华读书期间周杰一直有创业梦想,但没有Google的工作经历,他的创业梦不一定敢做这么大。“对我影响最深的一点,是知道了任何产品都可以被颠覆。Google不是第一个做广告,不是第一个做搜索,不是第一个做地图,不是第一个做邮箱,但我们可以看到今天Google在这些产品方面取得的成就。在Google久了就会潜移默化地受影响,你想做什么事,不管别人现在做成什么样,你一定可以做得更好。”周杰说。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