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人物

【酷人物】IT创业男:一次演说搞定KPCB300万风投

2012-03-31 08:22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论(0)T|T

 

摘自: 《IT创业疯魔史》 杰瑞.卡普兰/著

 

在波士顿那次灾难性的会议之后没多久,米切尔安排我和风险投资家中的传奇人物John Doerr(约翰·多尔)会面,他所经营的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KPCB风险投资公司)曾经帮助过许多类似Tandem、康柏、Sun、莲花这样的知名企业。后来约翰让我在接下来的那个周一去他办公室和他的同事们聊聊,好笑的是,我这个菜鸟居然真以为他指的就是闲谈。对风险投资家来说,周一就像梵蒂冈周日般神圣,因为这是一个全球的风险投资家聚在一起讨论潜力股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无论是死亡还是天灾都不会有人缺席——通信的方法包括任何地点的电话会议,甚至是病床上的对讲机等。我当时的身份,是一个要对高端风险投资公司KPCB合作伙伴发表讲话的特邀嘉宾。这个机会非常难得,但我却完全没有准备……

后来我带着一个栗色的公文包、一些纸、一支圣诞节收到的笔,穿着一身很随意的服装准时到了那里。至于那些商业计划书、幻灯片、图表、资金规划以及模型等,我一样都没带。

KPCB的办公室在30层,位于旧金山金融区中心一幢时尚而气派的大楼里,站在那儿透过窗户望去,那美丽而迷人的画面即刻映入眼帘,一半是浩渺的海湾,另一半是此起彼伏、鳞次栉比的湾边之城。更奢侈的是那个传奇人物的办公室,它是独立的,和其他任何地方都是隔开的,烟色的玻璃将这个区域完全划分出来。

当我走进他们的办公室时,前面有个穿着深蓝色条纹西装、系着红色领带、别着金色领带夹的代表,他在紧张地回答着那些投资人狂风暴雨般的提问。我看见桌上摆了一个电路板的模型,以及白板上投射的彩色图标。当然,我还看见了在投影仪反光下他的额头闪烁着晶莹的汗珠。

后来其中一个合伙人说:“谢谢你,我们大约一周后会通知你结果的。”然后那个代表收起了他的东西,迅速走了出去。

在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约翰重新召集了大伙儿,他把我请了进去,简单地介绍了我的背景以及米切尔对于项目的看法,然后就把“火把”传了过来,而那时的我已经基本上除了恐慌就没别的感觉了。后来我用了出奇的一招——欲擒故纵:先假装沉思一下,因为这样子看起来比较像是高手。但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要说什么……

突然间,我想起了自己在展示博士论文与答辩时需要面对的那些林林总总的问题,并且我想起了当时制胜的关键:虽然审核方拥有生杀大权,可是熟知内容的人却是我。那天在会议室的情况就是这样的,里面对主题最为熟悉的人就是我了,而如果我想要赢得他们的尊重,就必须得把讨论的核心定位在我最熟悉的领域里。后来我想了一下,决定还是以商业前景方面的问题来开场。

“先生们,由于激烈的竞争和许多创业的障碍,你们很可能会感觉创建一家新的电脑公司已经不再是赢利的途径了。但是我想要和大家说的是,我们当下所认识和喜爱的电脑未必就是最好或是最终的机型。我相信对于我们这些需要经常远离办公桌的专业人士来说,一种更像笔记本,而不像打字机,一部用笔,而不用键盘的电脑会更适合大家。我们可以用它来做笔记,通过和手机的连接来收发信息,搜索地址、电话号码、价目表以及各种存货,计算电子表格上的东西,还有填写各种订单等。而这一切都可以在会议中、和客户交谈时、坐公交去上班的路上,甚至是站着或是走路时不受阻碍地完成。手写电脑在提升商业运作的同时,还可以带来更高的效率!

“我无法预测这一切什么时候会发生,但是我确信它一定会发生,并且也一定会有人因它而致富!我还相信,只要愿意努力,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我们很可能就会成为那些人。就好像电脑一样,我希望这个想法也会带来大风暴,而我更希望的,是由自己来引起这场风暴!”

在阐述了商业计划的部分以及加上一些体面的个人承诺之后,接着进行到了所需技术与科技发展水平的部分。我们这个计划从技术层面上来说的确很冒险,而我完全没有要隐藏任何事实的意思。我告诉大家,最大的问题乃是在于电脑是否能够识别手写字体,然后正确地将其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也就是众所周知的ASCII(美国信息交换标准码)。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发现在场的人脸都紧绷着,但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准备得不够充分,还是因为我分享的内容,我看到有些人不以为然地皱了皱眉头——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在深思。然后我想,自己已经连续说了10分钟,是不是该作总结了。但我随即又想,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好失去的,那就干脆下定决心再赌一把试试看。

“你们一定不会相信有人拿着电脑走进屋来而你们居然没看见吧?然而你们一定没想到,我就是那个手上一直拿着一部未来电脑模型的人!”

接着我扬手将那栗色的皮制公文包丢到了空中,然后任由它大声地落到了会议桌的中间。

“先生们,这就是电脑行业下一代具有革命性的产品模型!”

我当时也在考虑,这样戏剧性的结尾会不会让他们一气之下把我给轰出去。可是他们当时只安静地坐着,而且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我那很不起眼的皮制公文包——就好像它会忽然自己动起来一样。后来他们中间那个年纪轻轻,却已经是元老级的Brook Byers(布鲁克·拜尔斯)小心翼翼地像摸圣物似的抚摸着我的那个包包,然后问了我第一个问题。

“像这样的东西里面到底可以存储多少信息?”

约翰·多尔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抢先回答了他的问题:“这无所谓,存储卡每年都在变得更小、更便宜,照这个趋势看起来,内存量以后也会每年都不断地提升。”

这时另一个人也加入了讨论:“但是约翰,有一点别忘了,除非你能够把手写的东西翻译到ASCII里面,否则所需的内存很可能会更多。”之后我才发现说话的人是Vinod Khosla(维诺德·科斯拉),他出生在印度,毕业于斯坦福的商业学院,并且还是Sun公司的第一位CEO。他在KPCB里面所担任的是顾问一职,专门负责帮助合伙人审核技术上的东西。而在他那看似柔和的面孔之下,隐藏的却是超强的分析力与无比缜密的思维能力,以及他那有如角斗士般狂野的竞争能力。

在约翰回应之前,一向喜欢直来直往的Frank Caufield(弗兰克·考尔菲德)指着他说:“任何内存碰到约翰的字都没辙啦——反正他的字绝对没人看得懂!”天哪,这机会正是我需要的!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