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人物

【人物】曹德旺跨栏

2012-08-26 09:14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天下事,大事小事,欲了了之,不了了之。我再管两年三年又如何?早晚还是要结束。”曹德旺讲述如何跨过退休这道栏

文 | 曹顺妮    编辑 |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战士永远不会老,只不过难免让岁月缴了枪。万花筒般的人生上半部再怎么波澜壮阔,总归要迎来谢幕的时刻。

60岁还是65岁?当是否延迟退休年龄成为社会讨论的焦点话题时,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却格外恋栈,退休这道坎,有时候比创业更折磨人。

同是1945年生人,年轻时白手起家,中年后成为富豪榜上的常客,在66岁,第一代企业家走向两极,一派仍拒绝退休,如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至今在一线亲力亲为;而另一派选择放权,宣称退居二线,如汽车玻璃大王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

一辈子工作狂,退休后干什么,还真是伤脑筋。

随心所欲

此时的曹德旺,除了住在耗资6000多万打造的豪宅里,和邻家老头无二。他没有通过重组家庭证明自己还年轻,和原配妻子“不吵不闹”走到今天,甚至有些得意,当着记者面,也不避讳和妻子调调情,“记者夸你漂亮呢!”他含情脉脉地抛出“老菠菜”,妻子还给他“回眸一笑”,他憨憨笑着看妻子身影消失在门后。

“甜蜜时刻”在曹德旺的退休生活中占的比例并不多。他曾在2012年5月安永企业家评选启动仪式上,对媒体采访福耀集团一概拒绝,说自己退休在家看书,逗孙女,过一种随心所欲的生活,可自己的时间还是很难分配给家人。

每天5点半至8点的高尔夫晨练结束后,拜访者就纷然而至,上一拨客人的茶水杯还未来得及撤,下一拨客人已至。每批访客,都要好奇地参观一下这个有游泳池、酒窖、家庭影院、健身房、书画间并配备着1位管家15位服务人员的奢华别墅,当然,他们并非只为参观而来,还带着各种需求,曹德旺很少拒绝来访者,或许豪宅一热闹,退休后的无聊才能被打发掉,他正在用没有任何禁忌的生活方式来迎接自己的退休生活—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还有让他自己都感到“焦头烂额”的行程表—演讲、旅游、慈善活动,来证明自己还是个很有用、精力很旺盛的“年轻人”。

曹德旺从小就是个“皮孩子”,因为对退休的恐惧,一直恋栈到2010年底。若按原计划60岁退休,曹德旺应在2006年放权,那一年,长子曹晖从美国回来成为公司总经理。在曹晖接班前,曹德旺曾对外宣称,不会把位子传给儿女。

如今看来这更像是一枚烟雾弹,涉及企业发展战略,曹德旺总是擅长不动声色地从长计议,对于必经的过程,他极有耐性。如同当年福耀布局俄罗斯这枚棋子一样,从1997年设办事处到2011年6月他大笔一挥,签订下投资2亿美元的设厂合同,准备了整整14年。

关于退休,曹德旺至少准备了10年,从1995年开始把曹晖扔到香港磨炼,到2006年逐步放权,这期间福耀完成了集团化与国际化转型。在与美国的反倾销官司中,曹晖的身影开始引人注目,这对他日后驾驭福耀集团至关重要。

但曹德旺心中清楚,不论曹晖如何能干,没有制度的保证,一切皆有变数,福耀海外扩张时,集团化战略同步进行,从信息系统建立到企业文化积淀成型,稳固的管理框架便是对接班人制度上的支持,“当然,还有一个储备人才团队,若曹晖没能力,也有人来坐这个位子。”

“那段时间,他都是7点之前到办公室,送他到公司后我得回家补觉。”曹德旺司机回忆,曹退休前的状态很拼命。

“2006年到现在,福耀有我无我没区别,就像飞机起飞后进入自动飞行模式。”曹德旺的无为而治是给儿子接班精心铺就好的大路,他和曹晖强调,你要立德,以德服众,靠自己本事吃饭。“老的干部比你能干的肯定有,但这么大的企业,有些事情只能你来承担责任。”

即使一切在既定轨道下运行,曹德旺尚不敢轻易撒手,他以董事长身份行使着集团“战略决策权”,也就是,“老子定调子,儿子负责执行”。

他的调子,每个月会在其内部刊物《福耀人》的“卷首语”出现,“根据每个月的经营方向来写,那会儿好多人都等着看我的文章。”曹德旺自称平生最怕三件事,一写讲话稿,“我演讲从来没稿”;二怕开会,“1984年当过政协委员,一开会就七八天,我屁股疼,开了一天会后再也不去了”;三怕写字,“但这个卷首语还是坚持写了6年,从2004年一直写到2010年”。

2007年11月,曹德旺在《一叶知秋》的卷首语中预见到经济危机的到来,“凯歌声中夹杂着的阵阵杂音,……预示着我们需要经受严寒的考验。”

危机在2008年爆发后,“到现在还没结束,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2009年、2010年经济复苏是假象,刺激政策就是杜冷丁,不能再出刺激政策了,但中小企业会倒下一半。”

经济危机推后了曹德旺的退休计划,直到2011年,他才决定停写每月一篇的“卷首语”,“不操心日常管理了,那个东西就不能乱写了。”作为接班人,曹晖并没有把总裁寄语延续下去,这一点,让曹德旺最初有些失落。

“那段时间非常痛苦,后来就是给自己找事干,天天打球,有时候一天打两场,再就是看书,调整了一段时间,终于想开了。天下事,大事小事,欲了了之,不了了之。我再管两年三年又如何?早晚还是要结束。”

曹德旺想开了,其实还有一个因素,“要从企业发展去权衡,不能等着做不下去了才让位,要让后备队伍快速进入角色。福耀在我手上成为世界汽车玻璃第二大制造商,其实可以做到第一,一切为了更稳。”他把“第一”的期待作为礼物留给曹晖。

进入2011年,曹德旺以“开开心心过一种随心所欲的生活”状态找到了自己的退休角色—布道者,“到处走走看看,看到什么学什么,去追求高级的快乐,不要埋在钱堆里不出来。”

布道者

什么才算高级快乐?“无所求。”曹说,到老还对金钱孜孜以求,为了钱活,那都是低级快乐,人要修行,从中得到乐趣,“兴有所激,激有所成”。

修行是曹德旺最看重的功课,他甚至要求员工,不论是佛教、道教、基督教还是天主教,总要有一个信仰。他自己则是虔诚的佛教徒,但非苦行僧般的佛教徒—至少,爱吃红烧肉和猪蹄,高兴了一顿饭喝一瓶茅台不见醉意,只有身体不适的时候会有所克制。“我跟济公活佛一样,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但我不吃龟、狗那些寿命长的动物。”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