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人物

【主角】“五分钟先生”(2)

2012-09-10 07:54 作者:黄秋丽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3)T|T

网友们称陌陌是“约炮神器”。对于这个项目从诞生之日起就伴随着的争议,郑刚不以为然。

“事情的发展总有个过程,几乎所有的社交平台最开始都是从异性的吸引开始的,”他举例说,“Facebook的创始人一开始把哈佛大学所有的女生都放在网上,请所有的男生去围观”。不仅Facebook,QQ、MSN等社交工具无一不是这样做起来的。郑刚认为陌陌的价值是平台而不是工具,当有很多人在这个平台上时,它的发展空间就会非常大。在陌陌上有人给他推荐投资项目;他可能投资一家奢侈品销售企业,通过陌陌找到了香奈儿市场部的一位美女来帮忙做市场分析。“早期陌陌确实有自己的问题,一些不正当的使用方式会给很多人带来困扰,但是人们会逐渐认识到它的价值。”郑刚说。

不管是运气、巧合或者其它什么原因,郑刚在挑选项目上的确有他的独到之处。

上海香榭丽户外广告创始人、董事长叶玫对郑刚的评价是“他是最好相处的投资人”。和陌陌轻松赚钱相比,郑刚在香榭丽上投入的精力完全不能比。虽然现在只是香榭丽的一个小股东,他参与了每一轮融资,出谋划策;帮忙做PPT,帮忙研究公司战略,找到公司的亮点和未来在哪里;为了拉到一个大客户,甚至还要和叶玫一起陪客户喝酒。曾经有外资股东想把创始人赶出公司,郑刚一个人强力反对、力挽狂澜。“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的情况,创始人一离开这公司就垮了。”

“我们愿意陪着企业长跑,跑几年都可以,只要能给社会带来价值、能给自己带来满足感。”郑刚说。

郑刚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是巴菲特的校友,在那儿他学到了正统的价值投资理论。在2002年进入风投行业之前,郑刚一直在跨国公司从事并购和管理工作,先是在美国的通用汽车做了六年,期间回国一年多,在成立不久的中信证券做上市投行工作,2001年回国之后负责德尔福亚太总部的管理工作。2002年,他进入华盛顿SEAF基金(美国中小企业投资基金)在中国的投资机构—四川中小企业投资基金,这家基金的领导者是一个80多岁的老人。“年纪越大对产业的发展理解就越深刻。”

“资本市场所有的工作我都做过。”2009年,郑刚兼任被投资的中宇卫浴的财务总监,赴德国上市。这是一次颇有传奇色彩的上市经历,正赶上金融危机,上市前不久德国的投行突然倒闭,这种情况下谁都认为上市没戏了。但是凭着惊人的毅力以及多年国际化的工作经历积累的资源,郑刚最终帮中宇卫浴等到了一个上市时间窗口,成功上市。自己创过业、帮人上过市,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郑刚认为自己的优势是这种全产业链的作战能力,能够帮忙公司发展。

最近紫辉即将给一家神似星巴克的中国茶连锁企业投资3000万元人民币,之所以说神似,是因为这家公司至今只开了一家店。“虽然只有一家店,但它已经完成了最复杂的开店的摸索和积累工作,可复制性很强。”郑刚说,他认为这家公司的价值在于能够改变人们对中国茶的消费体验。“中国的茶楼太沉闷太传统,想喝杯好茶会很贵,”郑刚说,这家店会颠覆人们对中国茶的认识,“它是一种时尚的、现代的、平易的消费。”他还在帮助可能投资的一家首饰类公司收购法国的一家著名品牌。“我是把投行和风投的工作一起做了。”郑刚说。

郑刚有时候调侃自己创业做投资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尽管2002年就进入了这个行业,自己创立的紫辉投资成立于2011年,还是投资行业的新面孔。在此之前的2007年,郑刚是国内一家创投基金的合伙人,最终由于理念不合而分手。在多年全民PE的泡沫之下,现在的PE全行业进入水落石出、深度调整的时期。郑刚创业的时间没有赶上PE的泡沫盛宴,但他的价值投资理念恰恰符合了当下的趋势:希望在上市之前捞一把、“摘桃子”的做法已经不通,而发现、培养真正的好项目才是大势所趋。

郑刚是乔布斯的粉丝,办公桌上摆着精装的乔布斯传,用着全系的苹果产品。

他亲自把正在装修的办公室的门和桌子都设计成了苹果手机的放大版。“乔布斯要是知道了,会从坟墓里跳起来。”他很夸张地在微博上写道。

1980年代,在中国最早开放的厦门读初二的郑刚,已经读过了那本著名的《硅谷之火》。乔布斯和风险投资,在那个时候,已经成为他好奇心驱使下渴望了解的一部分。

郑刚是典型的双鱼座,从小对新生事物、不了解的事物都有强烈的好奇心。他的两个偶像—乔布斯和肖邦,都是双鱼座。按照他的说法,这个星座除了好奇心重,“对美非常敏感”,是个很浪漫的星座。

郑刚的脑子里面常常冒出一些奇思妙想。很早以前,郑刚有感于大城市的空气不好,就想能不能把各大风景区的空气压缩,然后销售到各大城市。夏天在看见建筑工地的工人大汗淋漓,他会想能不能发明一种空调衣,穿在身上就不热?他还曾想过把公用电话亭的电话都拆掉,安上触摸屏,成为城市便利生活的小枢纽。在Google上,他发现他的很多想法已经有人在实践。“卖空气这个想法,陈光标已经在干了。”

这些奇思妙想让郑刚“五分钟拍板投资”显得容易理解了:决定投资的五分钟背后,是大量看不见的工作。郑刚的一位朋友说,郑刚经常在凌晨两三点还活跃在微博上,回答问题。“一般人用Google只会看前十几页,但是我经常会看到200页。”郑刚说。

“做投资也是一个体力活,身体要练好,心态要乐观,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困难,要懂得去排解。”郑刚排解的方式是音乐(他总是随身带着魔音耳机),尤其是钢琴。郑刚出生在厦门的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是鼓浪屿有名的音乐“疯子”。他印象里最深刻的一幕,是夏天傍晚父亲光着膀子拉小提琴的场景。从小他和姐姐都接受了非常系统的古典音乐教育,姐姐练小提琴经常会挨父亲的打,于是母亲让他学了父亲不太擅长的钢琴。他是肖邦的信徒,能够演奏肖邦最难的一些曲子,比如《军队波乃列兹》、《英雄波乃列兹》等,2012年春天他还去拜访过肖邦的故居。

“肖邦的每一个大型曲子中间都有一段非常美的旋律,让人觉得美得要死了的感觉。”郑刚说,他经常会被“这种变态的美吓到,因为它完全控制了你”。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