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公司

争议归真堂

2012-02-28 17:32 作者:马钺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1)T|T

这场罕见的商业与道德的碰撞在“IPO诱惑”中被充分放大,但结局依然难料

 

2月22日,福建归真堂养熊基地,一只被放出来活动的取胆熊爬上高高的铁架,向远处眺望

 

文 | 本刊记者 马钺    编辑 |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张小海这几天忙坏了。

“刚接你电话这几分钟,手机就显示三个未接电话。”张小海说,最近一段时间,他每天接到的电话超过600个,几乎都是媒体打来的。

之所以会如此“炙手可热”,是因为这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和他所供职的机构—亚洲动物基金,最近被卷入了一场吸引了无数眼球的争论中。2月1日,在证监会公布的创业板IPO申报企业基本信息表中,从事活熊取胆的福建企业归真堂赫然名列其中,而且上市备注为“落实反馈意见中”,这意味着归真堂上市已进入倒计时。

消息一出,舆论大哗。

事实上,关于归真堂上市的新闻,这已经是第二季了。活熊取胆本身是个老话题。中国最早报道活熊取胆的记者之一、《新民周刊》主笔胡展奋说:“我当年采访是在20年前,到现在活熊取胆仍然存在。”早在2011年初,归真堂就曾递交过上市申请,但在一片反对声中,未见回音,归真堂董事长邱淑花那句著名的“反对我们就是反对国家”就是那时候说的。

作为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的主办方,亚洲动物基金与中国有关部门签订过一纸协议,在10年内解救5000只黑熊,有关部门承诺不再发放养熊牌照。取缔整个活熊取胆行业,是亚洲动物基金的最终目标之一,虽然张小海称亚洲动物基金并不具体针对个别企业,但双方交火在所难免。2011年初,亚洲动物基金曾致函福建省证监会,反对归真堂上市。

今年64岁的归真堂创始人邱淑花迅速陷入舆论围攻,她在2000年成立的这个家族企业目前仅熊胆粉年收入就接近2亿元,而这主要依靠对其养殖的400多头黑熊用人工方式反复抽取胆汁。这种粗暴残忍且落后的盈利模式成为争议的焦点。

这一次,归真堂显然有备而来。邱淑花闭上了嘴,打出了“透明”牌。2月18日,归真堂在其公司官网上发布公告,宣布将向“各界人士”开放养熊基地。2月22日,归真堂兑现了诺言,一百多名媒体记者获准进入其位于惠安的养熊场,现场观摩了一次活熊取胆。

不过,亚洲动物基金遭到区别对待,张小海和8位同事星夜兼程从北京赶往惠安,却被归真堂以“没有事先报名”为由拒之门外。尽管如此,这仍然没有消除媒体、公益组织以及知名人士对归真堂的质疑。

一方是能吃苦、经历过创业艰辛的民营企业家,及其朴素的商业冲动;另一方是站在动物福利、道德伦理制高点的反对者们,这场罕见的商业与道德的对抗在“IPO造富诱惑”中被充分放大。

尽管如此,争议的结局仍然难料,无论证监会还是其它主管部门,都没有对这一事件给出权威的说法与定性。

谁将是宣判者?

支持者

目前,归真堂上市,并没有致命的法律障碍,是否获得行政主管部门的支持以及证监会的批准是其核心。

在力挺归真堂上市的机构与个人中,中国中药协会扮演了主要角色,而归真堂是其会员之一。该协会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管,近期为归真堂频频抛头露面发声的副会长房书亭,曾任中药管理局副局长。支持方的主要依据是,黑熊养殖及活熊取胆并未遭到法律禁止,而抽取胆汁的过程更不像外界想象般残忍与痛苦。

2月16日,中药协会还特意举办了“媒体沟通会”,对活熊取胆的一些关键和敏感问题进行解释。“取胆汁过程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自然、无痛,完了之后,熊就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我感觉没什么异样!甚至还很舒服很享受。”房书亭在这次沟通会上的发言经媒体披露后,遭到了社会各界的强烈抨击。

这加剧了支持者与反对者争论的火药味。沟通会之前,中药协会曾经发函,声称“受西方利益集团资助的、由英国人创办的亚洲动物基金会,假借动物保护名义,长期从事反对我国黑熊养殖及名贵中药企业的宣传”。亚洲动物基金则毫不示弱,迅速向中药协会发出律师函,要求对方收回言论及道歉。

除了房书亭,归真堂阵营中的前官员还包括原卫生部药政局副局长、原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司长张世臣。在归真堂2月22日召开的“养熊基地开放日”专家座谈会上,张世臣称:“目前的法律法规框架下,养熊取胆是合法允许的。”

实际上,黑熊养殖与熊胆提取在中国一直是一个灰色地带,在几十家大型的黑熊养殖厂中,归真堂的规模也不是最大的。熊胆提取所蕴含的高利润造就了许多地方富豪,并促使这些企业不断寻求扩大养殖规模。

在国外,由于黑熊是一级保护动物,活熊取胆是被严格禁止的,国外公司由此研发出了与熊胆效用类似的诸多替代品,但售价不菲。而在中国,由于人工熊胆新药迟迟得不到批准,归真堂和类似的黑熊养殖公司成为唯一的熊胆来源,产生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沈阳药科大学原副校长姜琦表示,目前天然熊胆已非必须。相应的人工熊胆项目从1983年立题到2007年最终完成最后一批上报材料,期间3家研发单位,近20家临床医院,百多名专家教授和研究人员参与其中,花费巨额资金,研究出了可以等量、等效替代天然熊胆的人工熊胆,并且在2006年申请了专利。但令姜琦失望的是,国家药品审批中心就是不予批复,致使人工熊胆始终难以作为一种新药投入生产。

与此相对应,黑熊在中国属于二级保护动物,允许合理的经济利用。国内《动物保护法》的落后以及替代品研究的停滞使得这种原始的熊胆利用方式大行其道。目前,归真堂的熊胆产品已经成为中国富裕阶层和官员的送礼佳品。

阻击者

在抵制归真堂上市的行动中,张小海和亚洲动物基金并非孤军作战。反对归真堂上市拥有雄厚的民意基础。事实上,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对归真堂。许多公众人物和机构纷纷公开发出支持保护黑熊的声音。

“有人告诉我,假如听过黑熊被活取胆汁时的惨叫声,那会是这辈子最折磨心灵的声音。”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说,宠物和野兽都有权利享受自由的生活,不应被虐待!如果我们曾经因为恐惧或贪婪过度伤害黑熊,而那些致残的黑熊只能被拯救,再难被温暖,那么,请从现在开始停止伤害,拒绝活取熊胆,拒绝熊胆制品。早在2010年,阿里巴巴及淘宝网就已经拒售熊胆制品。

百度企业社会责任部负责人贝晓超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百度拒绝所有和活熊取胆制品相关的推广广告。2月22日,姚明专程赶赴位于成都市新都区的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看望从活熊取胆现场被解救出来的黑熊。同一天,姚明在它基金联署签名活动中,郑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姚明之前,已经有将近100位各界名人在它基金组织的联署活动中签名。这支2011年刚刚正式在北京市民政部注册成立的NGO组织在这次反对归真堂上市事件中表现得分外活跃。它基金是由著名主持人和晶、崔永元、赵忠祥、张越等人发起的,前身是“保护动物记者沙龙”,归真堂上市事件被披露后,它基金连夜起草了一封致证监会的“吁请函”,陈述了归真堂不应当获准上市的三点理由,并且征集了韩红、羽泉、赵忠祥、李东生等70多位各界名人的联署签名,送到了证监会。

在它基金组织的一场名为“人造熊胆,路在何方?”的研讨会上,“天然熊胆不可替代”、“活熊取胆新技术无痛苦”、“虐待黑熊反而保护了野生黑熊”等观点遭到了批驳,进一步系统性回应了归真堂的辩解。

实际上,在经过了新一轮发酵、围观和狂热后,抵制归真堂上市已经从纯粹的道德底线批判,过渡到对商业价值的追问与审视。相关人士表示,国家正在限制黑熊养殖,中国对动物保护的法律也将日益完善,归真堂的利润与盈利并不具有可持续性。“如果归真堂上市,其野蛮落后的盈利模式,对创业板和中国商业来说,究竟是进步还是退步?”一位观察家告诉本刊记者,归真堂IPO,就如同让罪犯去上市。
      但法律之外,市场的问题终须交由市场解决。归真堂上市与否正在等待主管部门的一锤定音,在强大反对声音的干预下,其成功登陆创业板的可能性正在降低。而无论结果如何,在活熊取胆存废的问题上,政府已经不能再继续保持沉默。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5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