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公司

【酷公司】博纳影业的野心:对抗“好莱虎”

2012-06-07 08:53 作者:邹玲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1)T|T

引入新闻集团,清除“定时炸弹”,一场惊心动魄的交易之后,于冬能够赢得未来吗?

文 | 本刊记者 邹玲  编辑 |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于冬发现自己在四十一岁的时候学会了不慌张。

过去一个月,这位曾经在资本市场摔过跟头的博纳影业董事长兼CEO,悄无声息地达成了一项重要交易:新闻集团出资6000多万美元,收购博纳影业集团19.9%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几乎同一时间,博纳还拿下了北京银行5亿元最大单笔授信,并与规模达10亿元的金玉投资基金达成合作。

 

 

这一系列交易刺激着于冬对未来的想象力,他不再掩饰自己的野心与抱负,“未来的电影行业洗牌中,博纳肯定会成为六大或八大之一。”他告诉《中国企业家》。

2010年底,于冬将自己一手创办的博纳影业带到了华尔街,成为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民营电影制作公司。但股价当天下跌22.6%也带给他极大的挫败感,他感觉自己既凄惶又慌张。他看不懂华尔街,也难以平衡投资人之间的利益诉求。

此一役,于冬终于有了摆脱资本束缚乃至驾驭资本市场的快感,一边秘密与新闻集团谈判,一边劝退财务投资者。甚至直到交易达成的最后一刻,财务投资者们都不知道真正的接盘者是谁。

借助与新闻集团的交易,于冬一次性实现了股东利益的平衡、惊心动魄的股权交接和成功的套现,解决了一直悬在自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同时为博纳争取到了世界级的影视媒体资源。他表示,要颠覆与好莱坞合作的方式,并在中美合拍片中占据先机。

于冬究竟怎样赢得了默多克与邓文迪的“芳心”,又如何与几家财务投资者周旋谈判,从而最终达成协议?5月25日,刚刚从戛纳电影节回来的于冬在他的办公室接受了《中国企业家》杂志独家专访,讲述了这个过程曲折、跌宕起伏的精彩故事。(以下为于冬自述)

邓文迪的早餐会

我跟新闻集团的第一次接触,是在去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当时我跟默多克先生被安排在同一个论坛发言。结束后当天晚上有个晚宴,就在这个晚宴上我经好朋友田溯宁(宽带资本董事长)引荐认识了默多克先生和邓文迪女士。当时周围人很吵,但是我记得默多克听我介绍博纳的业务和中国电影的前景时,不断点头,听得很认真。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让人愉快的会面,但过后不久我就忘记了。谁会想到不久的将来新闻集团会跟博纳有如此深刻的联系呢?

真正开始跟新闻集团有交集,是我们4月2日发公告,回购红杉资本300万股ADS(美国存托凭证)之后。我这一次回购是有原因的,就是为了给资本市场信心,我想引入战略投资人,而回购更多的股票是第一步。

很快,高群耀(新闻集团全球副总裁)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我们对博纳挺感兴趣的,什么时候有空我们碰一下面吧?”我答应了。当时博纳的股价一直很低迷,整个中概股被低估,我很高兴,终于有人看到博纳的价值了。

但起到决定作用的是邓文迪。4月底,邓文迪回国后的第一天,我去她家里开了个早餐会。她家在北池子附近,一个幽静的四合院。同行的还有刚刚下飞机赶来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卡梅隆导演,以及福克斯的老板。就是这次早餐会以后,博纳的命运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这一次,邓文迪很详细地问了博纳的情况,和希望将来合作的方式,但是并没有谈到投资的事情。

邓文迪热爱电影,她对投资的事情是几乎不懂的,但她发自心底地热爱电影这项事业,甚至把默多克也拉来上电视,为电影做宣传。所以这是我们之间对话的基础。我们甚至谈到了未来有可能合作拍摄的一部影片的题材,邓文迪一谈到这个就两眼放光,她是一个对电影痴迷的人。我心里隐约觉得,博纳跟新闻集团未来会有不小的交集了。

从4月2日高群耀打来电话,到5月12日我们跟新闻集团签约,整个过程只用了短短一个月。我签完了感觉还跟做梦一样。但是我心里是冷静的,以至于消息披露出来后我那些投资人纷纷恍然大悟,笑着埋怨说,“哥们够冷静的啊,当初死活套你也不说。”我知道,一旦说出来整个交易就可能泡汤了,我不能慌。

整个交易过程虽然短,但很曲折。

我深知引入新闻集团主要解决的是两个问题:一是优化股权结构。当初给我做第一轮和第二轮融资的红杉、海纳亚洲以及经纬中国几家风投在博纳占到了27%的股份,与我作为第一大股东所占的36%股份相差无几,这种结构是不合理的。因为他们是财务投资人,是迟早要退出的,这种持股结构让其他人都进不来,公司的治理结构无法完善。

二是如何退出的问题,我上市以来没有套现过一毛钱,而他们作为VC在解禁期之后也几乎没有套现,因为这么大的一笔股权,如果是在我不知道卖给谁的情况下交易,我心里会非常不踏实。于是寻找合适的、长期稳定的战略投资伙伴成为我们一致的共识。

现在新闻集团作为一个可能的买家也是合作伙伴出现了,我必须考虑的是,怎么实现三家风投平稳地出让股份,既不伤害博纳的股价又能顺利让新闻集团进驻。

一致行动

因为我要引入战略投资者,手上又没有那么多股份,只能跟红杉、海纳和经纬他们买,但如果是新闻集团分别跟他们三家谈,那样效率很低,而且很可能他们会要一个高价,或者三家的价格都不一致,最后导致交易时间会很长甚至流产。所以我跟我们的财务顾问(易凯资本)商量,最好是由我出面向三家基金回购,然后再卖给新闻集团。

但这样又有一个问题,一是我买股票的钱从哪儿来?二是,他们会不会相信我?如果中间有任何一点不信任,我的计划都不会实现。

首先我这些投资人都很看好博纳的长期发展前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卖,但我跟他们讲如果他们不卖,战略投资人永远进不来,股价也永远上不去,所以必须得卖掉一部分。这一点达成共识后,我告诉他们我已经在找战略合作伙伴了。

回购他们手中的股票得借钱,我曾经想过各种办法借钱,借银行的钱,借亲戚朋友的钱,甚至高利贷的钱,但后来发现这事会变得风险特别大。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