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公司

【封面】失控:雷士照明的“权力游戏”

2012-07-05 08:55 作者:袁茵 马钺 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7)T|T

雷士照明的灯光能射向未来,却无法照清吴长江脚下的路。企业家遭遇逼宫并不新鲜,特别近十年随着投资人力量崛起,创始人与资本的博弈若隐若现,但吴长江的劫数仍是典型样本

文 | 本刊记者 袁茵  马钺     编辑 | 杨婧

【《中国企业家》】“谁要赶我走也不可能!”

香港豪华酒店走廊尽头一间客房中,雷士照明(02222.HK)前董事长吴长江将身体深深埋在沙发里。窗外就是中环,端午节前夕,人们行色匆匆,而吴长江无心观看风景,在创建雷士至今的十几年里,这是他少有的低迷时刻。

2012年6月19日,言称要“亲自出席”雷士股东大会的吴长江食言了,投资客们等来的只是雷士照明一则公告,称董事会正在对所谓的传闻进行调查。

这样的传闻太多了—吴长江因重庆一地块陷入麻烦、他豪赌上亿、遭遇资本清洗、滞留境外真正的引爆点发生在5月25日,雷士照明公告称吴因个人原因辞任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以及雷士照明全部附属公司所任一切职务。这意味着,他已经失去了对自己一手创立公司的控制权。

一个月前他的妻子吴恋选了这个房间,吴长江需要清静,可片刻安宁也是奢望。“说(我)被带走了?你看,我老婆一直照顾我啊,呵呵!”6月22日,吴长江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这也是他辞职后首次与媒体见面。他强调自己是雷士这艘船上的一分子。“明理的人都知道,大家已经上了船,如果不愿意下船,你想赶也赶不走。”他所提到的“大家”包括赛富亚洲、施耐德和高盛,“何况我还是一个创始人,如果我不想下这个船,谁也赶不走我,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当一位创始人反复强调他不可能被赶走时,你不难嗅出他内心中的惶恐。作为一位草根创业者,有太高几率会倒在黎明之前,而吴长江则几乎抵达彼岸。他足够勤奋、精明、强悍、进取,当然还有运气:创业之初,他有当年的同学做左膀右臂,棋至中盘,资本又在他最需要的时刻出现。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同窗反目,几乎将他逐出公司,他绝地反击,险胜,又为资本所裹挟,再次出局。

创业者即使做对了每一件事,仍有可能败走麦城,吴在几个关键时刻多有失误,他创业初期的核心能力曾屡建奇功,但越向后走却越暴露出缺陷。有人多次提醒他要规避股权分散带来的风险,但他不以为然,他把与合作伙伴和资本之间的矛盾与冲突看成创业阶段必然经历的磨难,那些避免被清洗的股权设计方案,“过去我从来没想过,现在还是这样想。”

即使在上市之后,吴长江也没有摆脱创业之初的心态,他从来都是只要有机会,就想去抓住。他常说,天上不会掉馅饼,肯定有风险,你如果不去冒险,永远都没有收获。但他忘记了,投资者却总是看到的风险多一些。“这怎么说呢?他们那些观点、想法,也不是不对。”吴长江含糊的反思,“股东以及外界的一些不理解,我都能想象到。”

过去十五年来中国出现了大批明星创业家,而最近五年他们中的一部分却进入“事故高发期”,有人败于和资本对赌,有人受困于政商关系,有人陷入合伙人纠纷,有人败于性格缺陷。创业者如何在第一阶段的成功后,跳出“中途夭折”的劫数,生长出持久旺盛的生命力?

吴长江的故事提供了一面镜子。当然,他依然认为这并非终局,采访结束前,吴长江在沙发里把自己埋得更深,他神色疲惫,眼袋略微浮肿,仔细斟酌问题,碰到敏感词,他要么用不解的目光盯着你,要么闭目思考,眼睛睁开时话题已经转移到他感兴趣的内容上。当我们问“你重回雷士的可能性会有多大啊?”他声音提高了一些。

“你实在要问的话我就告诉你,我是大股东之一、我是创始人之一,我哪天状态OK了还要回来。”这个预言就像《终结者》系列中的施瓦辛格的经典台词:“Iwillbeback!”

怀有英雄梦想的人总会不自觉地进入电影中的桥段,这一次,他还能卷土重来吗?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