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公司

【酷公司】中研非晶:非技术派的冒险

2012-07-09 10:23 作者:马吉英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3)T|T

非技术人员出身,如何在技术的蓝海里淘金?营销型技术公司胜算几何?

 

申旭斌说,自己是一个赌性很大的人。这一回,他下的赌注不小

 

文 | 本刊记者  马吉英    编辑 | 王琦

【《中国企业家》】对于外行来说,要在几分钟之内判断申旭斌做的是什么生意,并非易事。他40多岁,身材保持得还不错,不像其他中年男人一样身材发福。在他办公室墙上的显眼处,挂着他在2008年作为广州的奥运火炬手的照片。

他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佛山市中研非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研非晶)董事长。这是一家研发生产非晶纳米晶材料及电器元器件的公司,坐落在佛山市里水镇。从广州到里水镇,需要一个小时车程。或许,没有别的环境能跟申旭斌和他的创业团队眼下的艰苦奋斗更匹配了——沿途交通拥堵而繁忙,风景也有些凌乱和荒凉。

但申旭斌和他的团队的信心似乎未受环境的影响,他们坚信自己发现了一个“金矿”。

“非晶纳米晶材料的市场规模应该是无限量的。因为它是个高级替代品,只要这个社会发展一定会用好材料。”申旭斌的看法很乐观。

2009年,中研非晶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分别只有2661万元和82万元。到了2011年,相应的数字是15274万元和4108万元。其中,国内和国外市场的业务贡献度分别是70%和30%左右。

中研非晶的野心不小。这家公司目前的规划是做全产业链,也就是从冶炼到元器件、从原材料到终端客户,而不是只做其中的某个环节。“我们之所以做全产业链,也是基于成本方面的一个考虑。把每一个环节的成本通过管理压缩一点点,最终我的竞争力就比单个环节的企业要好。”中研非晶总经理宗常宝说。

申旭斌说,自己是一个赌性很大的人。看起来,他下的赌注不小。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孤注一掷,倾其所有,一旦失败了就很难翻身”。接下来的问题是,他有足够的底牌吗?

作为中研非晶的创始人之一,申旭斌在过去的20多年里并不是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里搞研发,而是在健身器材行业摸爬滚打。1989-2002年,申旭斌一直在山西澳瑞特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从事营销工作。从公开资料来看,这是一家以制造、营销健身器材为核心的公司。

实际上,中研非晶的前身就是他跟几个合作伙伴共同投资组建的一家健身器材公司。

尽管已经在健身器材行业耕耘多年,但该行业日益激烈的竞争仍旧无法让申旭斌游刃有余。在一次跟某政府官员的交谈中,他听到了非晶材料产业的新商机。直觉告诉自己,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我做的话,能不能够做到领导者的地位?为什么这个行业除了安泰就没有特别大的企业?”他得先想清楚这几个问题。他发现,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在于,高门槛、技术密集型、资金密集型,但是又不是马上能做几百亿、上千亿。这对超级大的企业来说没有足够的吸引力,而对普通企业来说,又很难达到门槛的要求,“卡在中间,正好我们这群人做。”

申旭斌口中的“我们这群人”,包括现任中研非晶总经理宗常宝。两人也是中山大学EMBA的同学。在2010年加入中研非晶之前,宗常宝是广西一家名为奥奇丽的日化企业的总裁。两个人的共同特点是,都是营销出身,对资源的整合能力和市场把握能力比较强。

经过两年多的调研和准备,2009年年中中研非晶开始投产,并在当年实现了盈利。

这当然不仅仅是抓住了机会这么简单。在宗常宝看来,跟其它技术型企业相比,管理团队中的营销背景是中研非晶独特的优势。

“有的企业懂得怎么做材料,但不懂得怎么把材料做成产品。我们本身是做材料,然后我又知道这些东西往哪儿去运用,未来的市场在哪儿。我们是有针对性的,是给客户提供整套解决方案。”宗常宝说。

“不是说你想做个什么事就能做什么事,还是看你所拥有资源的完整程度。”申旭斌说这话的时候,像个经验丰富的演讲者,表达极富感染力。资源不仅仅包括资本和技术,还包括人脉资源和政府资源。因为,“关系也是生产力嘛!”

宗常宝给申旭斌的评价是:“狂热的企业家。”跟申旭斌比起来,宗常宝的忧患意识似乎更强。实际上,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他已经掩饰不住连日出差的疲惫。

在搭建公司的核心团队层面,或许能体现出申旭斌在整合资源方面的能力。目前,中研非晶的副总经理王建明在非晶产品的销售方面有多年的经验,而在技术方面,张家骥是中研非晶的底牌之一。据宗常宝介绍,已过古稀之年的张家骥是中国最早研究非晶应用的专家之一,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也是公司的股东。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行业人士看来,中研非晶的优势在于经营机制。“民营企业老板说了算,而且他们都在基层,了解市场情况。而在之前的国有企业,要搞一个技术革新,还得层层批,哪个环节里有点儿人际矛盾的话,就卡住了。”该人士说。

不过,按照目前国内非晶材料的发展状况,中研非晶要在技术上占领制高点并不容易。在宗常宝看来,这个行业“是一个新兴行业,连行业协会也没有”。参与者们不但需要跟专利、垄断和模仿者打交道,在公司成立初期,有时订单增长但人手不够,宗常宝和申旭斌甚至需要撸起袖子到车间去干活。

在调研的过程中,申旭斌发现全球的非晶带材主要是由日立金属所垄断。而国内的安泰科技在全球则是排名第二。申旭斌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跟日立金属合作,购买日立的非晶带材,生产相应的非晶产品。“你和行业最好的公司联姻,本身你的定位、品质就在最高端。这也是营销的策略。”他说。

为什么日立能相信这家刚成立不久的小公司?“也不是随便一家就能跟它(日立)合作,也要获得它的认可。”申旭斌说。他的营销经验又派上了用场。他看到了日立存在的问题,比如行业垄断地位带来的傲慢,但也知道日本企业做生意最在意的是合作伙伴的“忠心”——“忠诚度体现在很多方面,并不是你跟他做了多少生意才算忠诚,而是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对他的支持。”几轮沟通下来,申旭斌终于拿到了日立的单子,现在,中研非晶是日立在华南地区唯一一家合作伙伴。

硬币的另一面是,技术和人才仍旧是中研非晶的短板。不少国内做非晶材料的企业都是成立已久的国企,有多年的技术和专业人才的积累。而中研非晶位置偏远,要想延揽到高端技术人才,并不容易。

在绞尽脑汁挖人的同时,申旭斌和宗常宝还要绷紧神经提防竞争对手的“卧底”。按照目前中研非晶的技术实力,树立技术上的门槛并不难,但技术门槛能把竞争对手挡在门外多长时间?“再难的东西,只要别人在行业里攻一两年,还是能攻得下来。”宗常宝说。

虽然中研非晶所在的位置并不好找,但这并没有打消竞争对手来刺探情报的念头。“有的企业派过几个人到我们这里应聘,主要就是看我们的技术是不是比他先进,做的量有多少。”宗常宝说。

到了2012年,整体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也让申旭斌有些担忧。因为一旦经济下行,导致电力需求降低,中研非晶就有可能失去大的电机厂的订单。如何能更快地抵达商业的安全区域,是申旭斌和宗常宝一直在努力实现的目标。

这家公司至今没有风险投资进入,已经在筹备上市事宜。虽然公司的高管中都没有运作公司上市的经验,但团队还是为上市定下了一个紧凑的时间表。按照这个时间表,今年将是中研非晶上市目标的实现之年。

申旭斌承认,整个创业过程走到现在,自己是一个有争议的人。“我做事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可。有些人会认为我太冒进了,胆太大了,应该再保守一点。”他说。显然,他还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走。

补充阅读:

非晶纳米晶材料属于软磁材料。所谓软磁材料,指的是容易磁化和退磁的铁磁和亚铁磁材料,主要应用于电机、变压器等电器的铁芯。目前使用最多的软磁材料是硅钢以及各种软磁铁氧体。但由于非晶纳米晶材料具有更好的节能性,对硅钢和铁氧体的替代性应用正逐渐成为其产业化的动力。2009年,非晶材料及电子元器件项目被国家发改委纳入了《电子信息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13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