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酷公司

【酷公司】星空华文的“中国好生意”(4)

2012-08-16 09:34 来源:南都周刊 评论(2)T|T

所有这些归根结底都是一个“钱”字。《中国好声音》的一次性投入就近一个亿,比如导师们坐的转椅每把造价就达80万元。在音响方面,田明把专业团队请到现场,光是一套音响就花了近两千万,还请来了奥运会开闭幕式的音响总监金少刚压阵。

“这个制作费用,在跟浙江卫视准备合作的时候,我就心里有数了,已经做了预算的。我做过很多节目,所以我非常有信心。我们做的时候就跟浙江卫视承诺,收视率要达到2.0以上,低于2.0的话,我们赔钱给他们。”田明告诉记者。

尽管遵循宝典是节目能够最大程度获得成功的保证,不过田明在很多方面,还是更相信自己对中国观众的判断。比如中国人“喜欢听故事”,那就在《中国好声音》中,加入更多的故事和情感渲染。

学员徐海星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在她登场之前,节目组就以小纸条的方式,给导师们列出了一些参考问题,这些问题,在真人秀行话里叫做“钩子”,其作用是引爆情感“炸弹”。

当徐海星唱完之后,导师便用小纸条上的问题问她:“你父母来了吗?”徐说“我妈妈来了,然后我觉得我爸爸也来了。”

“觉得啊?”那英对这个陈述感到困惑,而接下去的对话则顺理成章,导师们貌似不经意地交流,带出了徐海星父亲刚刚过世的不幸消息。这个片段,也成为了《中国好声音》最催泪的场景之一。

“一般10个钩子,最后能成功2个。”很多不可预测的因素都决定着现场的走向,而这在《中国好声音》的总导演金磊看来,就是一种戏剧张力。

编导也通过剪辑和搭配的方式,让诸如杨坤的“32场演唱会”这样的娱乐点,能够更加突出,也让刘欢脱帽致敬这样的情绪高潮,安排在对收视率起关键决定作用的10点左右。这些都是星空华文传媒在制作了多年综艺节目之后,所熟谙的电视把戏。

“任何好的模式也可能做坏,任何坏的模式也可能做好。”田明把模式看做是一把枪,往哪打,怎么打,才是关键。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