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商业模式

华清嘉园“创业帮”:800元就能办公(3)

2012-06-08 10:00 作者:刘恒涛来源:《创业邦》杂志 评论(0)T|T

风光不再?

“第一个我觉得华清嘉园能够创造出一种家庭感,在一个大的办公Office里面,大家感觉就是打工,弄一个三室一厅或者说在车库里面,大家感觉就跟一家人一样干点事儿。一开始很艰苦,但都是冲着未来做的。”2005年,前百度首席架构师雷鸣,在华清嘉园开始了酷我音乐的创业旅程。雷鸣说,那时候他们还会请阿姨做饭,平时加班还专门有人买零食,当时的氛围非常好,大家都有创业的感觉。

“在那儿,加班直接支个床就睡了,有厕所可以洗澡,很方便,因为早期加班真是挺多的。写字楼里就没那么方便,晚上会关空调,周末保安还会来赶你走。”

同样在华清嘉园起步,雷鸣的酷我音乐和狗民网有些类似:起步很早,保持较长时间没有做营收,但如今酷我音乐已经成长为有2亿用户,进入稳定增长期。

“我当时秉持的观点,第一个是乱世出英雄。因为乱的话,大公司不太愿意趟这个混水,小公司会很短视,趁机捞一笔。这其实反而是一种机会,任何混乱的市场,都会慢慢规范化,慢慢被理顺,各个产业链上的玩家,都会慢慢地清晰起来。”雷鸣选择做音乐,是因为他认为音乐是互联网的一个基础应用。

2005年,酷我音乐在华清嘉园诞生,天使投资人和一见一样,都有百度联合创始人徐勇。

除此之外,华清嘉园的位置,非常有利于从周围招人,一开始的时候,酷我音乐只有4个人是全职的,其他全部都是来自北大、清华、中科院兼职的学生。这些学生白天不怎么来,都是到晚上大概5点半、6点钟过来,一块儿干到晚上十一二点回去。雷鸣告诉记者,他以前在百度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百度最早一批人也基本上都是兼职。

这些兼职的学生,除了节约成本外,因为比较单纯,还更容易接受公司的文化;因为都是很优秀的学生,做事情很认真,干活也很拼命。“如果说有些人能真正成长起来、培养起来,他将来对公司是很有感情的,他的成长潜力也是非常大的。”酷我第一批留了十几个这样的学生。半年之后,公司急速扩张,达到了20多人,住不下了,于是搬到了附近的财智大厦。

接近的地理位置促进了密切的交流,2006年左右,是Web2.0的创业高峰,中关村一带有很多小型聚会。雷鸣、吴世春、徐易容等人还成立了“百度逐鹿同学会”,定期聚会。

“没有谁组织,吆喝一声,大家都出来了。”吴世春说。一般是去咖啡馆去吃顿饭,那时候他们经常去逐鹿茶楼,那里有自助餐,很适合聊天。

吴世春就是在这种聚会上认识了当时年仅22岁的徐乐,后者当时创办了试用网,正打算从清华大学退学。试用网也是在华清嘉园创办的,2007年的时候徐乐还找过吴世春。徐乐后来做了一个支付公司,之后又做游戏,如今是矩阵游戏的创始人。

但如今,华清嘉园的好时光已经不在了。

“现在有一个什么问题呢?国家规定民宅不能作为公司注册地了。以前华清嘉园的那两个楼是可以当做注册地址的,现在不行了。”吴世春说,现在为了注册个地址,很多公司要绕一个大弯。

创业的成本也高了,陈超仁说,最早期的时候,注册一个公司5万到10万块钱就可以了,还能招到很好的人。现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2万元左右的薪资,根本招不到特别好的人。

另外,监管成本拉高了企业的创业成本。陈超仁说,政府所设的很多这个证那个证,增加了创业的成本,以前创业者兜里有三四十万元就可以创业,现在没有三四百万元根本不可能。

唐阳也有类似感受,近年来他明显觉得找他看项目的清华同学少了,“有点缺货的感觉”。

“现在毕业生选择创业的越来越少了,很多同学毕业,第一个想的是我去哪里能够有北京户口,能够月薪2万元,能够解决幼儿园上学的问题,脑子里就没有那种革命的意愿了,成了一个社会规定的附庸。”

但唐阳仍然喜欢这里的氛围。他说,这个地方靠着高等学府,人才浓度和质量都比较高,而且还比较宜居。

“这边比较适合一开始有一个主意,纠集几个敢死队员开练。要是搞出点儿名堂来了,要社会招聘,要企业管理,乱七八糟的事,就不适合了。其实华清嘉园很适合那种拿了天使到A轮之间的创业企业。一般拿到A轮以后,这里就坐不下了。”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