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频道 > 商业模式

【封面报道】实业迷途

2012-08-21 07:43 作者:袭祥德 马吉英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曾经的“听风者”,面对这一轮持续久、烈度强、层次深、应对难的经济调整陷入失聪的风险。高增长时代已然远去,“转型”这个老话题从未像今天这样现实而迫切

文 | 本刊记者 袭祥德 马吉英   编辑 |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中国制造业的代表公司怎样看当下形势?几句话刻出了一片肃杀图景。

2012年上半年,中国GDP增长首次跌破8%心理关口,降至十年来最低点,而在微观层面,几乎所有制造业企业都步入低增长或者负增长,所受冲击远超GDP的下滑幅度,钢铁、工程机械、造船等基础行业尤甚。

看看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庞然大物们:中国最大的民营造船企业熔盛重工7月底发布盈利预警,股价下跌19%;中国最大的挖掘机制造商三一重工将其年度销量增长预期从40%下调至10%;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报告其上半年营业利润下滑22%;中国最大的集装箱生产及多元化企业中集集团发布预警称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55%-75%

对中国制造业领袖们而言,并非第一次接受周期的洗礼,可这一次有所不同。首先持续久。“过去我知道冬天过去之后肯定是春天,但今年却不知道冬天有多长。”江苏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告诉《中国企业家》,钢铁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且看不到短期内复苏的希望。

再者烈度强。被誉为最具民营企业活力和行业竞争力的三一集团,多年平均增速68%,即使是金融危机的2008年业绩增幅仍达到50%。但是,今年上半年,三一仅实现了5%的缓慢增长,并爆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

“三一这样的企业增速下降都如此剧烈,可以想象装备制造行业所受到的重创。”一位工程机械行业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一直以来,三一都是工程机械行业的代表,它超越常规的发展历程,成为中国制造业不再仅依靠低价也能在全球崛起的样本。

第三层次深,上一轮衰退尚在2008年,彼时惨状不再赘述。安邦咨询合伙人、高级研究员贺军认为,2008年就像一个健康的人突然让车撞了一下,伤口看着很明显,咕嘟咕嘟冒血,但人体的机能和器官功能还是正常的—这是外伤。而这一轮经济下滑表现为投资无力,内外需持续萎缩,更像是外伤感染后,疾病向全身蔓延,系统性问题全面爆发,肌体日益虚弱—这是内伤。

更难熬的是应对难。面对下滑,经济何时能够反弹?中央政府是否会推出相应的刺激政策?再次成为商界与学术界的热门话题。按照以往的经验,经济降温之后往往迎来新一轮投资热,屡试不爽,但这条饮鸩止渴式的狂欢之路已难以为继,虽然经济减速仍考验着政府的宏观调控思路,但政府主导型投资已出现放缓迹象。

“在我们所服务的基础材料行业当中,他们都认为寒冬可能不是一年两年的事,目前存在结构上的过剩,短期内投资拉动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徐浩洵博士说。贺军的判断则更为冷峻。他认为,这一轮经济调整将是一轮历史性的调整,“中国不可能再以那么高的速度发展了。”

在过去30年中享受了粗犷式增长红利的中国制造企业,正陷入神话褪色的窘境。实际上,自2006年以来,关于中国制造业需要转型的呼声就不绝于耳,当时本刊曾在长三角、珠三角地区,记录了一个又一个蜕变、死亡、迁徙的故事(详见本刊2007年1月封面报道《中国制造:斗胆多卖了三五块》),而到今日,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正从天空飘落,转型,这个毫无新鲜感的说法,变得现实而迫切。

2012年7月—8月,我们走访了三一、海尔、沙钢、中集四家中国最优秀的制造业公司,它们都经历过市场的惨烈洗礼,都已跳出仅仅依靠低价来获得竞争优势的陷阱,在所在的领域都已数一数二,都依然在强劲的上升通道,都曾经单独登上过《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封面,而今天再次请它们登上同一期杂志,是因为它们都面临领先者的焦虑。外界都在看,在告别“高速增长时代”后的“中速增长时代”,标杆如何适应新的生存法则。

并非所有受访者都忧心重重,例如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沙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他们依然在按照发达国家工业化率与城市化率来计算,自己所在的行业在中国还有何等惊人的空间,“中国经济没有问题,现在我们这种迷茫,完全是对一些问题的错误概念引起的。”向文波反驳我们。

在热映的电影《听风者》中,梁朝伟饰演的街头小混混,虽然是盲人,但天赋异禀,听觉非常敏锐,以此屡建奇功。中国制造业的优秀公司,曾经就是这样的听风者,它们对商业生态有动物般的直觉,然而在这一轮,即使最乐观的人,也承认有迷茫之感,面对未来,他们听到了太多杂音,谁都知道远方必定是朝阳,但必须要摸索通过一条陌生的隧道。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