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端宏斌:为何电荒问题总也解决不了?

2011-05-31 09:25 | 作者: 老端的观点来源:搜狐博客 电荒 问题 端宏斌 拉闸限电

朋友老王是个小企业主,不久前他打电话告诉我说,当地政府通知他的企业要拉闸限电了,一停至少十天,啥时候恢复说不准,但他的生产线可停不起,好在他早就已经自备了柴油发电机,现在就是多囤点柴油准备“过冬”。中国的不少事情想起来总感觉很荒谬,上次他购买发电机,是因为地方政府为了达成节能减排的目标拉闸限电,可是自己用柴油发电更不经济、更不环保、碳排放其实更高,但由于不会进统计局的报表里,所以貌似单位GDP能耗就被降下来了。不过这回看样子不是做门面功夫,而是真没电了。

中国有很多总也没法解决的问题经常会周期性的出现,比如电荒,似乎每年这个时候,就会爆发大范围的缺电。这次电荒的导火索是干旱导致水资源不足,使得水电供应不足,可是在中国火电的比例是78%,水电比例只有两成,把问题归结为水电似乎说不过去。电监会的数据称,预计6月份高峰时段全国最大电力缺口将达到3000万千瓦,而年初至今,全国日最大缺煤停机达980万千瓦,相当于一个重庆的发电装机容量,由此看来问题的根源还是在火电。

有研究显示,2010年发电装机容量相比2004年增加了120%,而同期发电量的累计增长仅为90%。这说明装机容量是足够了,但是因为开工率不足才导致的电荒,为何电厂不愿意发电?因为现在的煤价高,电价低,售价不足以弥补成本,所以电厂宁可长期检修不干活。2004年以来,电价提高幅度仅为32%,同期煤价上涨却超过150%。今年1-4月份,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亏损额合计105.7亿元,如此亏损下,如果不干活能减少损失,还真不如长期停产。

第一季度,工业用电占全社会用电量的72.45%,而且呈现出占比逐年提高的趋势,如果害怕居民反对而不愿提高民用电价,那完全可以提高工业电价,用工业电的盈利补居民电的亏损,可电价为何迟迟不愿提高呢?因为这只是表象,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

中国现在仍然是以外贸出口为主导的加工型经济,为了保证出口竞争力,一味的压低产品价格和成本,这就要求中国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尽可能的低,电价不能涨,工资不要涨,对于那些基本赚不到钱的出口商品,政府还要给予退税补贴,用中国的资源、人力和环境为代价,保证出口的增长,就这样中国有了3万亿的外汇储备,不夸张的说,这些钱是中国人用汗和血以及被破坏的环境换来的。但是人类对于资源的索取总有个限度,超过这个限度,资源价格就要暴涨。

电力系统改革之后,电力企业被要求以企业化运作,这就变成企业要负担煤价大涨带来的亏损,于是各发电企业就会找这样和那样的借口,今天检修,明天维护,能少发点电就少发。而这种缺电的情况,又反过来带动了下游企业对极其浪费能源的柴油发电机的需求,转过来又将油价推高。一旦有人提出应该提高资源价格,提高劳动者收入,就会有既得利益者跑出来威胁说,你敢提高我就敢撤离,宁愿去越南也不在中国了,以此来逼迫中央就范。同时还放出烟雾弹说,提高电价就要提高CPI,老百姓一听要涨价就纷纷摇头,但事实上工业用电价格不计入CPI,和居民的关系并不大,居民用电所占比例只有12.5%,可一旦群众被发动起来反对涨价,那就真不能涨了。

西方发达国家的消费者,一方面通过廉价的中国商品享受着能源价格的补贴,一方面又痛骂中国人大量排放二氧化碳污染这个世界。沿海地区的企业主们,通过出口中国各种廉价的资源,获取了巨额的财富,接着把这些钱都拿去炒房,继而推高房价。于是那些打工仔们发现,自己不管如何努力的工作,工资收入总赶不上房价,这是因为他处在利益分配链的末端,他越努力相对就越贫困,他创造出来的价值被他的老板拿去买房子了。

回到文章开头,我问老王:“你用柴油发电的成本太高了,你还能盈利吗?”老王回答说:“肯定赚不到什么钱了,但好在我还能拿出口退税。”一个中国的企业,将中国的商品廉价出口到国外,可他赚的竟然是中国政府的补贴,还有比这更“神奇”的事情吗?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