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陈志国:中国还有什么没被 “实名制”?

2012-01-30 09:38 | 作者: 来源:腾讯博客 实名制

近闻北京一些超市购买菜刀实行“实名制”让人感觉不是滋味。如果菜刀也被列为“社会安全因素”的话,那么剪刀、水果刀,西餐用的不锈钢刀叉等等,也要“实名制”吗?那么地上的砖头石块是否也要“实名制”搬运呢?现实生活中能用于行凶作案的工具太多了,“实名制”能解决一根绳索勒死人的问题吗?

买火车票要“实名制”。在火车上经常有警察检查《居民身份证》,让人想起战争时期查路条查良民证,但我没有看到中国哪一部法律或条律规定公民乘车必须携带《居民身份证》。

买避孕药“实名制”。而一元避孕套自动发售机在公共场所到处都是,有些地方将其作为一项计划生育实事工程,不知此“实名制”与“自动售货”是自嘲还是搞笑呢?

网络游戏“实名制”,上网开微博“实名制”……我这里列举的“实名制”与银行信用卡“实名制”、房地产交易“实名制”等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和范畴。有些“实名制”是必要的,有些“实名制”是不必要的。

不要把“实名制”搞成“紧箍咒”。有了“实名制”就是让你的一举一动登记在册,就抓住了你的手腕,就可以查你没商量,这是一些管理者的出发点。然而谁想过,我买一把菜刀也有可能进入你的查处范围,也要在你的监控之下?你有什么权力这样监控我?谁给你的这种权力?我的权力呢?记得三十年前我曾在百货商场文体用品柜台买过一支汽枪,任意购买,柜上也有小口径步枪卖,只要单位介绍信就可购买。现在小口径步枪肯定买不到了,汽枪也不见公开卖的了,而社会治安更差了。

不要把“有罪认定”适用于全社会。为什么要严格监控,一个最直白的解释是怀疑我可能“犯事”。如果“我”是一个犯罪嫌疑人,或是被有权机构认定的监控对象,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把“我”的范围扩大到全社会,这就是对人丧失了最起码的信任和尊重。由于概念扩大到了全社会,这里的“人”就转变成为群体,已经构成“人民”的概念,这就更不是某些管理者随意画圈圈能确定“实名”的了。居民买把菜刀也要“实名”,在某些管理者的眼里岂不“草木皆兵”?中国社会问题没有到如此地步呀,值得这样惊惊乍乍故弄玄虚吗?殊不知这样做给民众造成的心理压力更坏,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怎么啦?

“实名制”必须与保密细则相配套。很多行业、部门和单位的安全信息管理并不严格或规范,信息泄露是常有的事,有些信息甚至被工作人员私下出卖赚钱盈利。就拿购买火车票来说吧:管理者只是公布了购票的“实名制”,但我至今没有看到任何为客户“实名”保密的规定和有关泄密处罚条例的公布实施。这就是管理者权利和义务的不对等。

“实名制”是个人隐私范畴的重大事项。我也肯定对于某些社会服务和商品买卖实行“实名制”是必要的,但必须经过严格论证,经相当级别有权部门的审核发布施行。不是哪个单位要“实名”就可“实名”的。再举个例子说:如果某个时期市场物资紧缺了,买米买菜要“实名”吗?如须“实名”,是粮店、菜场就可以定,还是要某级政府管理机构和部门批准发布实施呢?“实名”不是杂货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实名制”不是强化社会治安的“万能钥匙”。要打开社会治安每况愈下这把锁,既要靠科学管理,更要靠公民社会素质的整体提高。而要搞好社会风气,首先要搞好执政党的党风建设,只有党风正、政风正,民风、社会风气才能顺。富兰克林有句名言“Those Who Sacrifice Liberty For Security Deserve Neither.”说“牺牲自由的安全是不值得的”,何况牺牲自由就有安全了吗?我想,这句话从某种角度来理解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其实中国早有“大禹治水”的典故,不必借外国和尚来念经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