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张五常:蜜蜂的神话与利他的行为(2)

2012-08-07 10:20 | 作者: 张五常来源:搜狐博客 五常 蜜蜂 神话 行为

 

 

利他的理论

不难推论,如果一箱纯为传播花粉服务的蜜蜂的租用市值是十元,而该箱预期的蜜浆收获也刚好值十元,租用蜜蜂服务是不用付费的。当年我跟着想到,如果一个果园主人租用蜜蜂服务,其蜂箱数量准确地调校为每箱的租金等于预期的果实的边际产量增加的所值,满足了传统漠视交易费用的帕累托条件,但其中有些蜜蜂无可避免地飞到隔邻的果园去,为隔邻做了传播花粉的服务。蜜蜂不请自来,隔邻的园主可没有付费,传统的帕累托观会怎样看呢?这是有趣的免费「利他」的行为或现象了。

我想到的答案有点新意,把同事巴泽尔吓了一跳。这答案是:如果甲果园租用蜂箱的数量满足了帕累托,蜜蜂乱飞到乙果园去利他,乙不付费,只要乙果园的果实收获增加能因而达到最高点──即是乙果园的边际产量刚好下降至零──帕累托条件会一起地满足了。这里同学们可以假设乙果园的果树品种跟甲果园的不同,前者不需要很多的花粉传播服务。

我跟着提出了一个钢琴好手在家中弹琴的例子。好手弹得悦耳,琴声传到邻居去,后者免费欣赏,共享邻居之乐。这里的问题是琴手每天弹琴的考虑,是自己在边际上的享受与自己的时间在边际上的成本。二者相等他不会再多弹。假设他的选择是每天弹三个小时。免费地给邻居听怎样看了?答案是:邻居虽然喜爱音乐,但听得太多会讨厌。如果邻居的最高享受──琴声给他的边际利益达到零──的时间长短刚好也是三个小时,一分钱不给邻居的琴手也刚好满足了帕累托!这是因为付钱与否,听琴者的最佳选择是邻居琴手弹三个小时。

这个利他不收费能满足帕累托至善点的情况显然有趣。一九七二年的秋天我写好了一篇文稿(见《张五常英语论文选》第十二篇),当时没有发表是因为写好后才察觉到,一九六二年J. Buchanan与W.C. Stubblebine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同样的情况,而过了几个星期A. Harberger 造访西雅图,读到我的文稿,说他也有一篇文章说过同样的话。英雄所见,何其略同也。

当年搁置这里发挥

没有发表,但当时的打算是把该论点发挥到真实世界的现象去,多表演一下才发表。文稿搁置下来后,转到研究其他题材,忘记了再回头。后来出版《论文选》时从一位旧同事那里找回该稿,一字不改地放了进去。

我当年打算怎样发挥呢?首先是从上节提到的英国A. Walters对我说的一件事。他是研究建造新机场的,对我说一个新机场的建造,其邻近的地产物业之价一定上升,反对建机场的吵闹一般是为了索取多点补偿。想想吧,飞机升降的噪音很难受,单看这不良影响机场邻近的物业之价不能不下降。另一方面,机场带来不少商机与就业,邻近物业之价会被带起了。一落一上,二者相加的效果是机场导致邻近的物业之价上升。跟蜜蜂乱飞与琴音传达邻居一样,如果机场的建造导致有联系的物业之价升到顶峰,不需要任何干预,传统的帕累托条件是达到了。近于无从估计,因为飞机飞到很远的地方,一个新机场建造带来的利与害,或大或小波及整个地球,而这边厢商机提升,那边厢商机可能因而下降了。

我们不能只要机场带来的商机与就业而推却飞机升降产出的噪音。伸展开来,在社会中,不止一个人的行为会有外部效应,不止这些效应对外人可能有利或有害,而最普遍的情况是像建机场那样,利与害二者皆出现。我们不能只取其利而否决其害。正确的处理是利与害合并在一起考虑。羊毛出在羊身上,要是羊毛不能先剪下,要肉不要毛我们也要整只羊算价。

所谓「外部性」是社会无所不在的现象,有关理论的胡闹我说过了。日常生活中我们交朋友,每个都给我们带来利与害的影响。我看人家,人家也看我;交朋友只求利、不要害,你会是个很孤独的人。绝大部分的人类行为是没有通过明显的市场处理的。利与害的外部效应互相捆绑着,二者大致打平没有市场也近于满足着帕累托,而二者捆绑带来的外部利益上升愈高对社会愈有利。这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的对他人有影响的行为没有通过大家熟知的市场,而加进可以看为准市场的风俗、宗教、礼仪等约束,人类的生活会逐步改进。只是利益团体与政治的存在,人类自发性的「自己生存也让他人生存」的意向受到左右。

回头说工厂污染邻居,像机场那样,工厂的存在也给邻居带来就业与商机。政治不论,利益团体不谈,本章说的经济逻辑直指市场的安排会把有污染的工厂放在适当的地方,不需要政府或环保团体的左右。一个上皆的住宅地区,工厂不会出得起价在那里买地。原则上,考虑到上文说的利与害的外部效应合并出现的情况,帕累托条件的要求是一个地区的总地价能达到最高点。需要的是权利有界定,而这是回到科斯之见了。说需要政府策划、左管右管,只不过是利益团体的操作,而政府官员也是一个利益团体。

我从来没有说过不需要政府管治,也没有说过不需要政府策划。没有利益团体的左右,政府的策划一般是顺着市场的取向。这观点是从中国经济改革的发展学得的。在拙作《中国的经济制度》可见,新劳动合同法推出与北京调控失当之前,中国的县际竞争制度发展得最好的那段时期(我看是一九九四至二○○七)是有说服力的例子。一个县政府有决定土地用途的权力,他们当然有策划。然而,无论一块地策划着的用途是什么,只要投资的人能说服管治者有较佳的用途,能给整区带来较高的收入,原定的策划可以更改。重点是县际竞争压制着利益团体的涌现。

最后我要提及一所加州大学分校的例子。美国加州南部有一所加大分校,约五十年前建在一个荒芜地带。这是源于一个大地主把最上选的那部分免费捐出,要求大学光临。大学建成后,该地主还拥有的在邻近的土地之价值急升,发了达。中国的成语说是抛砖引玉;本节的分析说是购买外部效应。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