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张五常:从黄奇帆的发展思维说中国的财富累积

2012-09-11 09:49 | 作者: 张五常来源:搜狐博客 张五常 黄奇帆 财富

一口气写完了《科斯定律与租值消散》,共九节,约三万七千字,累了,要转换话题三几期,让脑子憩息一下。那九节是有重量的学术文字,从四十年前美国的学报水平看,足以为九篇独立的引首文章。当年自己可没有这样的本领,今天是发挥着累积了三十年的观察与思想,动起笔来如长江大河,所到之处不见古人也。老了,记忆力退化,易累,拿起笔不到两个小时就要休息。

朋友要我到重庆跟市长黄奇帆倾谈一下有好些日子了,可惜不是市长忙就是我忙,安排不易。他日理万机,比我重要。最近市长说找到空隙,而我又刚写好了那第九节。也不容易:我的孙子孙女要大驾光临,比玉皇大帝重要。盘算良久,只能在八月二十九日飞重庆,住一个晚上离开。

市长是二十九日深夜从北京飞回重庆的,睡不到几个小时,三十日早上九时带我参观他的称意项目,至下午一时分手,途中他不断解释四个小时。主要是他说,我听。其实我心里有好些问题,但实在累:二十九日晚朋友带我到一处吃火锅,要爬山上去,不是汽车不能到,而是驾车的仁兄不知有车路。此爬也,使我想到王石五十二岁时攀登珠峯。让市长多说是明智的选择:他比我年轻十六岁,让赛不可以让那么多。王石呢?他从珠峯回归后我用狂草写给他八个字:山不在高,到顶则名!

黄奇帆以经济实践的本领知名神州,用不着我介绍了。我曾经写过,这个人思想细致紧密,组织力强,对数据的掌握有系统。他的经济发展策略跟我认识的一些其他地区的干部的构思相近,胜出的地方有三点。其一,奇帆兄的构思比较有系统,也比较清晰。其二是他做出来的有大气。其三最重要:遇到难题他能想出解决的妙方。有人说北京对重庆格外通融,可能对,但说实话,重庆不是一个容易搞起经济的地方。今天,大体来说,重庆的经济是搞起来了。还未成定局,我们还要走着看。

政府策划与市场运作可以互辅

先说一件事。有些朋友说这些日子重庆的经济发展是向左走,要回复到漠视市场的计划经济那些旧日子去。这说法不对。我曾经是美国两家高举自由经济的少林寺的学徒,整个二十世纪高举自由市场的经济大师我全都认识,对他们的思想瞭如指掌。他们不是反对政府策划,而是反对政府干预市场甚至取代市场可以做得比政府有效率的事。

我比前辈市场大师胜出的地方,是跟踪了中国的改革发展三十多年,即是比他们多见了一个世界。这是胜出很多。弗里德曼和我的交情是哥哥与弟弟之交,认为我的经济学自成一家,永远维护。他知道我不反对国「有」,但认为国「营」无效率;他也知道我不计较是国企还是私企,认为要点是国企的股权大部分要卖出去,好叫股民有权把股价沽得七零八落。我不反对好些项目由政府策划甚至动工,认为某些事项政府处理可以节省交易费用,但到了某一点政府要交出去给市场。在分析县际竞争的制度中,我指出干部们是在做生意,很懂得哪些项目要给市场处理,而一个政府项目发展到哪一点政府要脱手他们很清楚。不要忘记,中国改革之初所有土地是国家拥有的,政府要把使用权交出去,怎可以不预先策划呢?困难是一些庞大项目,例如兴建机场、三峡工程、高速铁路、货币政策、宏观调控等,是脱离了县际或地区竞争的范畴,需要由北京上头主导,问题就变得复杂了。

从无到有的财富累积

回顾改革发展之初,中国有的是些什么呢?一是土地(包括地下不足以炫耀的矿物),二是人力(包括不少大可炫耀的聪明人)。除了这些中国一穷二白——绝对是,穷得今天的年轻同学无法想象。在这样的局限下,中国怎样搞出今天举世哗然的经济奇迹呢?重要的制度改革不论,答案是中国提供土地与劳力,引进资金与科技知识,从而搞起土地与劳力的生产力。这些生产力的上升带来土地与劳力的价值上升,而这些价值的上升就是财富累积的上升了。

看似简单,这发展没有政府的主导难以成事。有三方面。其一是土地的征用或地役权的执行需要政府出手。土地的所有权在国家手上大幅地增加了方便。如果土地的征用要通过西方的eminent domain的法律程序,只征用一小块要三几年,庞大的项目十多年也不一定有结果。

其二是抛砖引玉,即是以土地购买外部效应。我曾经提及美国加州南部一所大学分校,由一个私人地主免费提供庞大的上佳土地,加大分校建成后,该地主因为大学的存在,他还拥有的在邻近的土地之价急升,发了达。这种私人从事的抛砖引玉是个别性的,很少见到。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政府廉价或免费提供土地,希望引进外部效应的行为常见,而在过程中不少土地因为抛了出去,变作私人财产。这里要注意。抛砖引玉不一定容易。政府廉价或免费把土地送出去,能换取可观的增值税收是很不错的成绩,但能否带起其他地价则还有问号。抛出去的土地是砖头,劳力与其他土地的升值要高于砖头的成本才算是玉。从这些年中国发展的整体看,引来的玉相当可观,也即是说财富的累积相当可观了。

其三是政府可以协助减低生产的成本。这样说,传统的经济分析不会同意,因为减低成本历来是企业家的操作,政府的「干预」一般只会提升生产成本。问题是,在真实世界有不少不同企业可以共同减低成本的设施,因为企业之间的洽商(交易)费用过高而办不到,但政府可以。

重庆电子工业发展的实例

写到这里我要先说黄奇帆向我详加解释的重庆的电子产品行业的迅速发展。选择电子工业可不是黄市长的发明:我调查过的工业地区没有一处的领导人不梦寐以求地希望引进这项所谓无烟工业,但谈何容易哉?三年前你敢打赌这个到处皆山、雾多盛产美人、离海岸遥远、曾经是恐龙喜欢聚居的重庆,会把电子工业搞起来吗?三年前黄奇帆打这个赌,今天重庆的电子产品,以件数算,占地球的五分之一。市长说再过两年这件数产量会达地球的三分之一。

目前看,电子工业是在重庆发展起来了。我认为还要多看几年才作得准。当然要抛砖引玉,而在砖头中的工人宿舍、康乐设施等皆搞得有声有色。但最重要还是政府协助减低生产与销售成本。主要是两点。其一是打通了古时的丝绸之路:火车开到到欧洲去,由北京跟多个国家达成协议,车过之处用不着逐国清关。从中国沿海船运到欧洲三十三天,从重庆火车走新丝绸之路十四天,节省了十九天,货物所值的利息节省市长算得详细。其二是重庆一口气引进了六百多家电子产品的零件制造商。魄力如斯,老人家壮年之际恐怕斗不过。

现在让我转到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财富累积(capital accumulation)。这话题传统经济学的处理一律失败。两年前我推出的「仓库理论」是重要的突破。我指出,如果财富累积的一般理论不包括着一些本身毫无产出收入的「仓库」——例如收藏品——不可能找到理论上的均衡。土地与人的脑子也是财富累积的仓库,但有产出的收入,其市值为何财富所值也为何,是由收入的预期以利率折现决定的。不是那么容易:凡是牵涉到「预期」经济学都头痛。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