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方星海:关于明年经济政策的几点思考

2012-12-06 09:45 | 作者: 方星海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方星海 经济政策 房价

我国经济发展的一条成功经验就是维持较快增长的势头,从而吸引全球的注意力,让全球的资源为我国发展所用。国外一些对中国不友好的人士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每当我国经济出现下滑时,他们就会拼命渲染,企图遏制甚至扭转我们的增长势头,因为一旦国际上都认为我国较快增长的势头没有了,就会有外企在我国布局减少、我国贸易谈判地位下降等一连串的负面反应发生。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明显下行,最近广交会成交额和到会人数均下降,对此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今年年底之前倘若没有明显的新增长因素出现,则明年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制止增速下行势头,维持中国经济的“正向势头”,继续将全球资源吸引到我国来。以下是我认为明年可以做的几件事。

一、大量增发中长期国债、较大幅度增发地方政府债券,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事业支出。

我国各类基础设施建设的空间还很大,比如与水资源和城市化相关的设施。基础设施主要应由政府投资,不能过多地使用银行贷款。我国是世界上少有的发行国债潜力很大的国家,去年底国债余额为7.2万亿元,只有GDP的15.3%。今后五年内国债余额增加10万亿元是完全可能的,到时候占GDP的比例也不会超过30%。一个国家能够安全地借大量资金的机构总是很少的,而这又是经济较快增长的必要条件,我们应该把发国债这个潜力好好用起来。各省市政府和计划单列市政府发行地方债也有不少潜力,当然发债额度要继续由财政部批准。去年和今年都只批了500亿元,把它增加到每年1000亿元应没有问题。大量发行中长期国债(10~30年期限)对我国金融市场形成良好的利率收益率曲线至关重要,能够促进金融市场的深入发展,还能够给老百姓提供既无风险,又有较高收益的投资产品,免得老百姓在股市上挣扎。我们发国债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不需要卖给外国机构,国内就有足够的购买力。

二、适当减税。

减税的一个途径是降低中小企业增值税率,给处于困难状况的中小企业减负,以使它们能继续经营下去,增加就业。因此而减少了的财政收入问题,可纳入上述的发债计划一并考虑。

三、加快服务领域的开放。

我国金融、教育、医疗、娱乐、法律服务等服务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服务产品的质量不够高,消费者难以感到物有所值,消费意愿提不起来,这是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例一直较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服务业质量的提高比制造业要难一些,必须加快开放,引进高质量的服务供应商,加大竞争力度。我国服务业市场非常大,我们把门开大一点,全世界最好的供应商都会蜂拥而至。当今世界也只有中国才有这个吸引力。

就金融而言,对外资机构的股权比例限制、网点设置限制和业务种类限制都应尽可能取消。我们搞了30多年的金融开放,到现在外资银行占我国银行业资产还不到2%。我们设置了那么多“限制”,人家就不愿,也不敢大量投入了。

四、调整人口政策。

现在国际上唱空我国经济的一种声音就是中国的老龄化在迅速加快,今后中国的经济将会和日本一样。不幸的是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亟须我国最高决策层做出政策调整。多年来我们期望提高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均无效。调整人口政策对提高消费最有效。虽然从政策调整到发挥功效有一段时间,但对改变预期则是立竿见影的。

五、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

最近美国很有影响的皮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东亚十个经济体的货币币值在过去两年半中,与人民币的关联度首次超过了其与美元的关联度。这项研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东亚国家原来一向是把它们的货币与美元挂钩的。这表明了人民币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也表明了这些经济体与我国经济的关联日趋紧密,已超出了它们与美国经济的关联度。如果我们再加把劲,抓住美国不断实行量化宽松、美元币值遭受怀疑的良好时机,使人民币较快成为一个比较国际化的货币,那将非常有利于我国企业在国际上做贸易和从事投资活动。同时,这样做也是进一步把国际经济注意力吸引到我国来的非常有效的措施。

六、继续调控住宅房地产。

不能利用住宅投资和投机来带动经济增长,否则不利于其他行业的发展,积累的金融风险也太大。国际上衡量房价高低的一个通用办法是大城市的中等公寓房房价与该地中等收入家庭年收入之比,若该比例在10以下,则房价处于合理的区域内。我国大城市当前这个比例基本在20以上,说明房价已经太高。明年应该继续用“套数限制、扩大房产税覆盖面、加大经适房建设投入”的组合政策进行调控。目前的套数限制过严了一点,可适当放松,但不能取消。

考虑明年的经济,我认为应该防止两种倾向。

一是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已经进入换挡期,不可能再维持较快增长了,所以应主动求低。但我国可做还没有做的改革开放的事还有很多,怎么就能断定经济不能再较快增长了呢?从本质上说,我国人均GDP才5500美元,还远远没有到较快增长期结束的时候。要把能做的事都先做起来,速度只是一个结果。

二是认为经济最近已有好转,没必要近期推出重大的改革开放新措施了。这是看不到国际竞争格局稍不小心即有可能发生扭转。奥巴马第二任期内有可能推出一些重大的经济外交举措。若美国经济较快回升,那美国将会对国际资本和其他资源形成很强的吸引力。若那时我国增长乏力,就会形成强烈对照。此外,各种不规范的委托理财等金融风险在增长乏力后会较多显现。

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应把明年的增速预期定在多少呢?目前国际上的预期是7%,我们不能顺着国际预期往下走、将增速定为7%,这样很可能会出现前述“负反馈”的情况。我们应该有信心、有实力出乎国际市场的预料,扭转国际市场的预期。摄影记者/吴军

(作者系上海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