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茅于轼:农民逃离土地是好是坏

2012-12-26 08:47 | 作者: 茅于轼来源:搜狐博客 茅于轼 土地 农民

最近各地发生土地撂荒,农民不愿意种地的现象。这一现象非常值得关注。因为我国是一个土地并不充裕的国家,居然发生土地的撂荒,把稀缺的资源闲弃不用,其中必有某种制度性的障碍,阻碍了资源的合理配置。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资料图)

土地是一种具有广泛用途的资源,可以种庄稼生产粮食,蔬菜等等,也可以修马路,盖楼房,做停车场。究竟该做什么用要看这块土地的具体条件。也有一些土地是不值得利用的,比如山丘,沙漠,远离人口居住地的可耕地。但是现在发生的撂荒是原来用来种庄稼的地现在废弃不用了。为什么?因为种庄稼的收益太低,赶不上进城打工的收益。农民纷纷进城了。农民的这种选择显然是对的。正因为大批农民进城打工,中国才有高速的经济增长,他们的人均产值大大地提高了。现在我们还有将近一半的农业人口,和发达国家比起来还太多太多。我们的目标从事农业占的人口至少要降到总人口的10%以下。现在发达国家的农业人口都在5%以下。

按照奉行计划经济者的想法,土地和农民是生产粮食的两大要素,少了那一样粮食生产都会不足。因此规定了18亿亩红线不得减少的严格政策。各地政府(唯一的土地供给者)在发展用地方面受到极大的限制。土地的使用不能随这块地的具体条件决定,耕地转换成其他用地是严格不允许的。在十分必要的条件下也要从别的地方开发一块面积相同的耕地作补偿,并经过极为复杂的审批手续。这种规定实在是自欺欺人。面积相同,单产不同,产量能保证吗?这项错误的政策造成的损失可能达到GDP的几个百分点。幸亏计划经济的奉行者没有规定要多少农民留在农村种地,和耕地一样,农民进城要进过审批。事实上我国有几亿农民进城了,粮食不但没减产还连年增产。这是搞计划经济的人永远也想不通的事。事实上建国以来人口增加了一倍半,人均粮食消耗增加了一半多,耕地还减少了。靠的是单产的提高。现在低产田还不少,减少粮食浪费和技术增产的潜力并没有用完,限制耕地面积是没有道理的。当前我国的经济增长率在下降,如何保持较高的增长率是全国人民关心的大事。废除资源有效配置的障碍是潜力之所在。毫无道理的耕地红线规定应该及早停止。

原有的耕地被废弃不用,难道土地真的过剩了吗?显然不是。一块地不适合于作耕地,完全有可能改作其他用途。有一些城里人愿意搬到农村去住,或者因为羡慕乡村生活,或者因为较低的地价能够降低生活费用。还有许多工厂原来在城里,现在城市经济发展,其他用途能使土地的收益大大提高,工厂占地要改为别的用途,工厂就要搬到别处去。原来的耕地是一个备选方案。废弃的农用地就有了别的利用机会。所以农地抛荒的原因正好是不允许土地使用的转换,使得不能“地尽其用”。土地使用的扭曲使得我国土地紧张的问题雪上加霜。

农民逃离农村,是个人追求较高的收入,也是国家城镇化所要求的。有人认为农民离开土地是因为粮价太低,所以农民不愿意种粮。可是我们应该想一想,是什么导致了粮价低?在市场中价格是由供需决定的。在过去半个世纪中粮价不断走低(尽管有起伏),就是因为粮食有点过剩,粮食不再稀缺。现在已经不是马尔萨斯时代。在他活着的时候,以及在他以前的几千几万年里确实是粮食产量限制了人口的增长。但是从十九世纪以后粮食的生产逐渐赶上了人口的增长。虽然这二百年中全球人口从十亿增加了六倍,到了七十亿,粮食反而越来越多。如果不是粮食产量的巨大增长人口的这种高速度的增长是根本不可能的。现在产粮大国愁的是粮食卖不出去,粮食供需的总趋势是供过于求。所以粮价才会太低。我们也没有理由埋怨粮价低迫使农民放弃种粮。事实上我国的粮价比世界市场上的粮价还略高一些。从经济利益来讲我们应该进口粮食。只是为了供应的安全我们放弃了大量进口。其实是用经济代价换取了供应的安全。到底有没有这种安全的必要也是有很大争论的。

我国现有的农民中大部分都要在未来的二三十年中转变为城里人。这是铁定不移的。现在的问题在哪里?改革以来的三十年中已经有几亿农民进了城。但是他们中能够把家眷一起搬进城的还只是少数。大部分还是农民工的身份,在城市没有固定户口,住在集体宿舍里,到春节时回家过年,过完年再进城打工。这不是真正的农民进城,不是我们所要的城镇化。是什么妨碍了真正的城镇化?最主要的原因是城里的居住成本太高。不要说买房买不起,连租房也租不起。可是另一方面大中城市里都有数目巨大的空房。一方面房子空着,另一方面许许多多的农民工租不起房。这是资源的巨大浪费。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

房价高是需求高,供应低造成的。需求高是因为经济增长率高,储蓄率高,财富分配集中于富人,他们手中的钱缺乏良好的投资机会,只好去买房。并不是富人没有房子住而买房,而是钱没有地方去才买房。

供应低的原因首先是土地供应不足。土地的供应被地方政府垄断了。他们希望抬高地价,这样有利于增加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也由于前面提到的18亿亩耕地红线的限制。彻底解决的办法是让农民可以直接和房产开发商协商土地买卖的价格。在众多农民的竞争下,土地价格一定会下降,供应也会增加。如果农民能够从出卖土地中提高收入,城里的住房价格也因土地供应的增加而下降。就会有更多的农民有条件在城里买房租房而变成真正的城里人。从短期看,对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的房子征税也许有助于帮助解决农民进城中的住房问题。总起来看,我们应该欢迎农民进城,并实事求是地解决他们在城里的住房问题。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