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观察家

【观察家】何伊凡:本能与理智

2012-10-11 07:51 作者:何伊凡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8)T|T

不管中国企业对日本同行鄙夷还是敬畏,都不能终止对它的观察、研究与学习

【《中国企业家》】因为你所知道的原因,我想重读鲁恩·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可发现书找不到了,后来才记起三年前早已把它遗忘在日本丰田市的一个小旅社。彼时,丰田正深陷入刹车门事件,我希望进入漩涡中心看看这家传奇公司。

丰田市留给我的记忆,并非汽车,而是当地人对陌生人的友善。在寿司餐厅吃饭时,我向老板打听如何去一所企业大学,胖乎乎的老板,体态有几分像机器猫,他执意自己开车把我送过去,并拒绝收任何费用。类似经历还有多次,这种温情,在国内我已颇为陌生。

但是我清楚自己并不真正理解日本与日本人,正如本尼迪克特著名的排比句所描述:“日本人既生性好斗而又温和谦让;既穷兵黩武而又崇尚美感;既桀骜自大而又彬彬有礼;既顽固不化而又能伸能屈;既驯服而又不愿受人摆布;既忠贞而又心存叛逆;既勇敢而又懦怯;既保守而又敢于接受新的生活方式。菊和刀正好象征了这种矛盾。”

从未去过日本,也不懂日语的本尼迪克特令我倍感挫败,我发现自己不仅不懂日本人,也越来越不懂某些同胞,他们比日本人更加复杂和矛盾。例如他们为什么通过砸邻居的汽车来伤害隔海相望的对手?为什么逼得中国人经营的日餐馆需要在招牌上裹上国旗以自保?为什么将汤碗扣向普通人?

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托克维尔谈到有两种爱国心,一种是本能的爱国心,这种爱国心本身就是一种宗教,它不做任何推理,只凭信仰和感情行事。“同所有轻率的激情一样,这种爱国心虽能暂时激起强大的干劲,但不能使干劲持久,它把国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之后,往往便任其于安宁中衰亡。”

而另一种爱国心比前者更富有理智。“它来自真正的理解,并在法律的帮助下成长,它随着权利的运用而发展,但在掺杂进私人利益之后便会消减。一个人应当知道法律要求他对个人的福利具有影响,并应当知道法律要求他对国家的福利做出贡献”。

我大段,并断章取义地援引了托克维尔的论述。他实际上解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各国在本能的爱国心消失时要全力以赴地去培养理智的爱国主义?

以癫狂与残忍包装的爱国,只是野蛮人为不加约束本能找一个借口,更可怕的是,他们并不认为这种宣泄是肆意妄为,反而不容置疑地相信占有道德制高点,这足以勾起我们对重演自己历史悲剧的警惕。中日一直互为镜像,即使是双方关系跌至深谷,依然能映射出彼此幼稚的一面。

企业应成为理智爱国主义的载体之一。1980年代,中国制造业曾以日为师,可到2003年,本刊曾用半年时间对中国与日本共70家企业高层管理者做过一次问卷调查,发现中日企业家对彼此的认识依然单薄、片面,充斥着隔膜与傲慢(2003年9月封面报道《中日企业对视》),这种情感今日有增无减。

我个人赞同中国就钓鱼岛问题必要时刻使用经济手段反制日本。作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国,中日若发生经济战,双方利益虽然都受损,但长期看对日本的影响显然更大。但不管你对它鄙夷还是敬畏,都不能终止对它的观察、研究与学习。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19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网友评论

8(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企业家》观点)查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