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伤我儿,更伤中国教育

1999-11-30 08:00 评论(0)T|T

近据东方早报O道,8年前,上海某初二学生王楠子,因为上课爱说话成为老师心目中标准的差生,无奈,其父只得把他送往美国读书。不成想,8年的美国教育竟然让王楠子这个不成器的孩子变成了全美动画比赛个人冠军。对于孩子翻天覆地的变化,其父王恩重特有感触,他表示:现存教育体制、教师素质及教学方法的缺陷,正在把孩子本有望成材的孩子弄成“水泥脑袋”。对于自己的巨大转变,王楠子也表示,是中美两国的学校氛围及老师对学生态度的截然不同使然。他说,接茬、开玩笑、迷恋运动,在美国根本不成为老师批评学生的理由,相反还会得到鼓励。他举例说,一次,他像过去在国内一样插嘴,当堂纠正了美国中学老师的一个错误,没想到,这个老师不仅没有指责他,还表扬他“你真是个天才”,让他大受鼓励。

王楠子的转变,同样令我万千感慨。我的孩子正在上中学,接受的是王楠子在国内接受的那种教育。我一直认为,孩子目前接受的这种教育,实际上等于在一步步销蚀其自由、创想的天性,并有可能最终成为一个一生碌碌无为的人。本来孩子爱好广泛,喜欢博览群书,现在,孩子已经将考试分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因为老师手里始终挥舞着考分的大棒,他一个孩子又能怎么样。我真担心,他将来也会成为“一毕业即失业”大军中的一员。因为他今天受到的教育,和那些大学毕业求职无门的学子们并无二致。

中国教育积弊深重,一向备受诟病,却始终不见当局有任何实质性整改举措,令人不胜唏嘘!教育关乎国民素质,关乎国家竞争力,甚至关乎民族生死存亡大计,是不折不扣的大课题,因此,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把教育视为角逐场。但是,中国素质教育在热闹了一阵子之后还是无疾而终(这样说早吗?),难道提高国民素质就这么困难吗?难道我们真的摆脱不了应试教育的宿命?我们也知道老师很勤苦,为了孩子他们伏案于青灯之下,呕心沥血,无怨无悔,所以,我们在批评教育存在问题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谨慎有加,唯恐稍有不慎,伤害了教师的感情。然而,“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理想不能替代现实,谨慎不能替代理性,爱教育更要设身处地替教育着想,做教育的诤友,而不是听任其问题持续存在。正是因此认知,我格外敬佩丘成桐先生,他作为美国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全球最具声望的华裔数学家,完全没有必要指斥中国高校存在的问题,从而得罪于一大帮中国高校的官僚们,但是,拳拳赤子之心,让他无法面对中国教育之怪现状哑然无声,这样的人我们不尊敬还敬重什么?遗憾的是,现在,丘先生几乎成了中国高校最不受欢迎的人,悲乎!

今年,中央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口号,为什么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口号?我想,一定是中央深刻认识到,如果我们的企业乃至整个国家再不能建立创新型开发能力,而是一味走追随、模仿之路,用不了几年,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局面将难以维系。因为普遍缺乏创新能力,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致命的短板和威胁。这种情况再不能持续下去了。

建设创新型国家谈何容易!对于目前的中国企业来说这个课题尤其困难。别的不说,单就人才就不支持。

一个国家的发展,最持久、最根本的动力,不取决于这个国家有多少石油,更不取决于这个国家军力多么强大,而是取决于这个国家能否建立创新机制,拥有巨量创造型人才。因此,套用一句名人的话,叫:人才,只有人才,才是推动国家发展的动力。近年来,大批中国企业纷纷走向国际市场,但是,真正有实质性作为的却不多见,主要原因就在于中国企业普遍缺乏技术和产品创新能力,在产品的领先性上,无法和国际企业形成竞争。为什么中国企业缺乏技术与产品的领先性?因为中国企业缺乏创造型人才;为什么缺乏创造型人才?因为中国多年来形成的教育思想和教育方法,均不支持创造型人才的发现与成长。

一个最能说明中国教育不成功的例子就是:中国拥有13亿人口,竟然至今没有获得一块诺贝尔奖。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人及中国教育的奇耻大辱。

还有能证明中国教育不成功的例子,比如上面说的王楠子,在国内是差生,到了美国反而成了人才。我们的老师能解释为什么吗?

我曾经参加过一次孩子的家长会,但是,这次家长会让我心痛了很久。整个家长会,不过是老师安排成绩好的学生轮番给家长介绍他们的学习经验而已(准确说应该是考试经验),只在最后,班主任老师才讲了几句话,却是要求所有学生不得在校使用手机,一旦有违者,一律没收。据我所知,台湾的小学生可以在校使用手机,不知道这算不算台湾教育失败的证明。我一向认为,我们的教育离现实太远,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花不长久,单纯的环境培养的孩子没有适应力。我们的教育,总给人“培养书呆子”的印象,离现实太远了。

更有甚者,现在许多学校实行分班制,只把重点放在学习成绩好的学生身上,对于那些象王楠子这样的学生,基本上采取放弃的态度。这样的教育不仅不负责任,简直就是昧了良心,每一个缴了学费的孩子,都有权利要求获得平等的教育资源,可以,我们的老师剥夺了他们这个权利。

当全球教育均着眼于培养创造型人才的时候,我们的教育培养的不过是“听话的孩子”、“会考试的人”,这就是我们的差距。我想,即使教师的祖师爷孔老夫子,都不一定同意这种做法。听话,不过是奴才的表现,难道我们的教育就是为了培养奴才吗?

然而,更奇怪的是:当众多有识之士反复指斥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并大声呼吁进行全面教育改革的时候,我们的教育当局却自始至终充耳不闻,既不解释,也不行动,一任危局持续下去。这是不是典型的渎职与不作为?怪不得如今一说到教育,有志之士皆哑然失声,伤心也。还有什么比麻木不仁更可怕?还有什么比“万马齐喑”更可哀?

在中国教育改革的纷争中,我们看到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现象:中国教育改革,有裁判员,没有运动员。大家都是慷慨激昂的指点江山者,谁才是改革的身体力行者?没有。按道理说,教育主管部门,以及管辖下的学校、老师,应当成为改革的中坚力量,然而,恰恰是这些部门和人员,成为旧教育体系顽固不化的维护者,指望他们自觉改革成吗?改革,应该由中央政府推动,但是,我们至今也没有看到中央政府教育改革的决心。

教育,从小里说是培养人才,从大里说是创造国家未来。其重要性,不知道胜过国家石油储备多少倍。今天,我们为了国家利益,在积极建构能源战略储备,但是,比能源更重要的“人源”储备,却在一天天不经意地流失着!

我儿不如仲永早慧,也许今生做不了什么大事。但是,我仍然不希望他有一天“泯然众人矣”,而今天他所受的一切教育,都让我为之担心。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