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特约专栏】张平:为上天而争辩

2011-08-17 13:16 作者:张平 特拉维夫大学东亚学系终身教授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通常认为的真理是陈述式的,而对于犹太传统智慧,真正的真理是辩证式的

这个题目来自雅科夫·艾勒曼给大卫·克莱默《巴比伦塔木德思想史》的书评。本书和本篇书评在《巴比伦塔木德》研究史上都是划时代的,揭示了犹太传统智慧中引人注目的争辩精神。

为上天而争辩,说到底是为争辩而争辩。按拉比犹太教的理解,上帝无始无终,而创世至今,不过五千年而已,人争不争辩,对上帝的影响小而又小。与其说为上天而争辩,不如说为了超越世俗需要借用上天的名义。

来看一个《巴比伦塔木德》故事。拉比约哈南是他那个时代的大贤,又是一个美男子。古人评判美男子,看是否长得像女人,以色列和中国都是如此。有一天,他在约旦河洗澡,碰到江洋大盗雷实·拉奇实。

拉比约哈南对拉奇实说:“你的力量应该奉献给《托拉》学业。”拉奇实说:“你的美貌应该奉献给女性。”拉比约哈南说:“我有个妹妹比我还漂亮,如果你肯忏悔并献身《托拉》学业,我就把她嫁给你。”拉奇实就此洗心革面,成为一位出色的学者。这对师徒一时声誉鹊起。

有一天两人在经堂辩论,谈到刀具的洁净问题。对拉比犹太教,洁净是个大问题,涉及日常生活方方面面。按常理,器皿只有在制造完成后,才会沾染不洁。这里的问题是:刀具何时算造成?

拉比约哈南说:“在炉中熔炼之后。”拉奇实则说:“在水中淬火之后。”本来争辩是这对师徒的日常科目,这次或许因为显得太无知,拉比约哈南突然发火,嘲讽拉奇实说:“土匪当然清楚自己的行当。”拉奇实被揭杀人越货的老底,恼羞成怒,两人吵得天翻地覆。

拉奇实愤懑难消,回家一病不起。他的妻子,拉比约哈南的妹妹,找哥哥求情,希望看在她就要守寡,孩子们就要失去父亲的分儿上,与拉奇实和解。拉比约哈南却引经据典,宣称一切由他自己照顾。拉奇实郁郁而终。

拉奇实死后,拉比约哈南悔恨无比,再不去经堂讲学。众贤哲为了让他回到正常生活,派了另一位《托拉》学者拉比以利以谢·本·派达特跟拉比约哈南学习。拉比以利以谢大概是怕再刺激拉比约哈南,无论拉比约哈南说什么,都从拉比犹太教另一部经典《巴拉伊塔》举出例证支持。

没多久拉比约哈南便无法忍受,对拉比以利以谢大叫:“你跟拉奇实有一丁点相似吗?以前无论我说什么,拉奇实总是提出二十四个反驳,我再以二十四个反驳回击,由此构成对传统信条的全面理解。现在我不管说什么,你都说《巴拉伊塔》上有一条支持您的看法,难道我自己不知道我说的是对的吗?”

拉比约哈南站起来,撕破自己的长袍,放声大哭,连叫道:“拉奇实,你在哪儿啊?”直到昏迷。虽然众贤哲为他祈祷,不久他还是死了。

在《巴比伦塔木德思想史》一书中,大卫·克莱默提出一个真理形态问题:通常认定的真理,都是陈述式的,是一种结论,比如:A=B。而对于犹太传统智慧,这顶多算是真理的一部分,真正的真理都是辩证式,比如甲说,A=B;乙说,A=C,丙说,如条件D成立,则A=B,否则A=C,等等。

对于拉比犹太教,任何一个离开争辩的论断都算不上真理。对于拉比约哈南,《托拉》真理只存在于他和雷实·拉奇实的争辩之中,而不会存在于拉比以利以谢的唯唯诺诺里。当拉奇实死去,他再也找不到争辩对手,《托拉》真理就消失了。这是生存的依据,死亡也就无可避免了。

任何“无可争辩”的真理都是缺乏生命力的真理!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