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特约专栏】努里尔·鲁比尼:全球经济六大患

2011-08-22 09:39 作者:努里尔·鲁比尼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RGE董事长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3)T|T

中国现有的增长模式不可持续。中期看,或因银行不良贷款、公共债务和产能、房地产过剩而硬着陆

首先,大多数发达国家未来几年,可能发展态势不足,不是V型复苏。欧洲、日本等的经济复苏是虚弱的。企业和政府必须减少债务,增加储蓄,减少支出。美国目前就业率非常低,欧洲、日本也是如此。经济、社会、政治问题都会显现。

其次,主权债务的风险。10到15年前,经济危机主要是在新兴市场发生的。从墨西哥到东亚到土耳其、巴西、阿根廷等。现在全球经济的一个悖论是,过去的债务人变成现在的债权人,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借债,成为债务人。

大部分发达国家都形成大量公共债务。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这些国家的主权债务不可持续,爱尔兰、西班牙等欧元区国家能不能持续。已经有许多国家,如日本、意大利,赤字超过GDP的100%。除了这些官方数据,还有隐含的人口老龄化,带来社会保障及各方面的问题,成为公共债务增长的潜在因素。总之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第三,欧元区的周边国家,如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甚至比利时、法国,可能也会困难。除了预算赤字或公共债务,还有其它问题。

他们的银行系统非常脆弱,会把银行的问题社会化,转移成公共债务,变成主权债务的风险。也会把债务转移到银行,很多银行持有政府的债券。除了公共债务,还有私营机构的外国债务、银行债务、家庭债务、企业债务。他们的经济已经失去竞争力,10年前就在失去出口市场;并且工资增长非常快,欧元一直在升值。

欧元区的所有国家增长都非常缓慢。失业率居高不下。欧元区恢复增长、恢复竞争力,不能用私营的、公营的赤字解决问题,必须清理,财务去杠杆。这些都是长期问题。欧元区也意识到希腊资不偿债,必须债务重组。但重组债务操作非常困难。

希腊这些国家还比较小,有足够资源帮助他们,如果债务危机扩大到意大利、西班牙,他们太大了,救不了他们。如果他们失去举债能力,欧元区系统性债务危机就会非常严重。我认为欧元区正在向正确的方向走,比过去做得好。但不能忘记欧元区周边国家的问题还会持续很多年。现在的解决方案,只是一部分问题的解决方案。

第四,美国去年增长率2.8%,潜在应该是3%,今年在2%之下。有乐观主义者说,这是一个短期状况,因为石油的问题,欧洲的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之后,今年下半年就会有3.5%-4%的增长。但我比较悲观。

过去几个季度,消费增长还行,不是因为工资的增长,而是美国的可支付收入受到政府的补助、减税的刺激。通过增加公共债务解决私人债务的问题。政府总有一天必须削减开支、削减转移付款,加税的时候,美国家庭的可支配收入会减少,减少私营的消费、减少需求。这个问题将来会更加严重。我们透支了未来的增长。

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仍然非常疲软。由于诸多原因,现在公司没有雇佣新劳动力,失业率高居不下,就没有足够的劳动收入和消费者信心,意味着消费的疲软,薄弱的增长。美国有一个领域已经探底,就是房地产市场。现在供大于求,价格还在往下走,美国很多家庭会失去他们的房产,因为付不起抵押贷款。高油价也在减缓美国经济复苏。对其它国家也是如此,欧洲、日本和新兴国家都依赖石油。美国地方政府的债务也居高不下。他们不会马上违约,但会降低开支,加税。就会让美国的财政状况更糟糕。

美国现在有一个不可持续的财政赤字。如果什么都不做,长期利率一定会上升,使经济复苏乏力。但另一方面,如果太快降低开支,太快加税,财政上会有很大的问题。也会减缓经济复苏。

所以我相信,美国经济增长,今年会继续疲软,明年也会继续疲软。这不是一个短期受冲击,而是一个长期惯性的问题,因为美国公共和私人领域债务太高,去杠杆的过程会非常痛苦,需要很多年的时间。

第五,新兴市场现在增长非常快,但也是他们脆弱性的表现之一。很多经济体,首推亚洲,长期经济过热。通胀和信贷增长太快,已经出现资产泡沫,从房地产到股市,到大宗商品都出现泡沫。通胀和资产泡沫,都是新兴市场的政策造成的。他们没有足够紧缩,利率太低。实际的利率是负。

这些经济体却不愿让他们的货币升值。货币升值有一个好处,对抗通胀。如果经济过热非常严重,通胀失控,政策必须紧缩,会造成经济增长放缓和“硬着陆”,会比人们预期的更严重。

第六,中国短期能够保持高增长,今年明年还会超过8%。中国也会用很多工具、一些非市场化的行政的工具控制通胀。所以我并不担心中国2011或者2012年出现“硬着陆”。我对中国的担忧是中期的。明年政府换届之后,会发生什么?

在我看来,传统的中国的模式,是出口导向增长和工业化。基于一个非常弱势的货币。但2009年开始,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出口下滑。中国能继续保持高的经济增长,2009年达到8%,不是因为增加了内需,而是因为巨大的固定资产投资,今天已接近GDP的50%。巨大的固定资产基建投资,以及商业、住宅的房地产投资,国有银行向国企提供非常廉价的信贷,增加更多的产能。显然在很多行业,已经出现产能过剩的问题。

中国的增长模式基于出口,巨大的固定资产投资,高储蓄、低消费,消费只占GDP的35%、36%。这是一个不可持续的模式。我是这样看,没有一个经济体能有如此的生产率,每年都把GDP的50%用于再投资。

最终,中国会有三大问题:第一,不断增加的银行不良贷款,很多投资项目,特别是基建的投资项目,现金回报非常低,边际盈利很低。第二,除了不良贷款,还会有很巨大的公共债务。中国学者和我的同事已经做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如今中国公共债务已接近GDP的80%。第三,还有商业房地产、制造业产能的过剩。这些将会使中国经济“硬着陆”。

中国需要做的,是调整GDP的比例,使人们更少地储蓄,更多地消费。现在的问题是,中国能否成功实现这样一个转型?从供给方变成需求方?转型够快,避免经济“硬着陆”?特别是在到2013年上半年的一年半时间里。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