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王立杰:“裸捐者”卜式

2011-09-26 13:02 作者:王立杰 清华大学法学院法律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忠厚商人卜式应对政局动荡局面的唯一策略就是:捐!

清华大学法学院法律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老实质朴的人,颇得儒家赞赏。人们将这种人称为“长者”。

汉代有个忠厚的商人,名叫卜式。“卜”这个姓非常特别,它源自殷商时期一个重要的官职:卜筮官。这个官职及其技艺都是世袭的,后来演化为“卜”姓。卜姓定居洛阳,是殷遗民的一支。

卜式曾将田宅财物都让给弟弟,自己只带了百余头羊,隐居山中。十年后,他靠畜牧大富,弟弟却破产了。他又将自己的产业分给弟弟。

对于道德楷模,往往有两种大相径庭的评价。一则认为他们是天性淳厚,一则认为这是大奸巨滑。汉武帝对匈奴用兵,财政吃紧。卜式上书,愿捐一半家产助边,却不要求任何回报。这反而让武帝犹豫了,看不透这冠冕堂皇的理由后面藏着何种居心。

武帝咨询丞相公孙弘。公孙弘从政之前,靠养猪维生。他自认为能洞彻这位畜牧业“同行”的心思,极力劝诫武帝:卜式的行为违背了人之常情,背后必有不轨奸谋,如果听任了这种人的请求,将会导致乱法伤化的记过。于是,卜式捐家产一事便束之高阁了。

捐家产虽有媚上矫情之嫌,但其中或真有一番赤诚与纯朴。卜式自谓从牧羊中悟出一套理论:使羊遵循自然的规律饮食起居,有害群的,及时除去。在他看来,治国之道也异曲同工。

武帝为筹军费,所用的方法无非是铸新钱、征重税。急功近利的政策扭曲了经济社会自然生长的规律,压垮了社会健康的生产链条,造成百姓失业、流民横行。同时,商人们利用政策的漏洞,大发其财,无异于苛政的帮凶。这就是卜式亲眼所见的社会状况。而他的应对策略异常的质朴:捐!

私人捐助军费,可以在不影响社会经济制度的基础上动员社会资助战争。只要制度的根基没有乱,社会的生机就汩汩不绝。卜式没有资格与汉武帝争辩战争的意义,也没有能力要求匈奴安分守己。他便将希望寄托在那些传奇的将军身上:所有人慷慨解囊,资助将士们能够尽快一劳永逸地消灭敌人,结束战事。

铸新币政策失误,百姓被盘剥得一无所有,朝廷也无利可图,反倒让商人们赚得脑满肠肥。武帝不得不伸手从商人的腰包里掏钱,这就是缗政。缗钱是一种商业税,针对商人的财产以及一切的商业行为。

商人们自然想尽各种办法藏匿财产,避免缴纳缗钱。缗政推行得非常艰难,效果不佳。此时,汉武帝想起了那个捐家产的商人。元狩二年,卜式再次出钱二十万,通过河南太守发放给流民,赈济贫弱。武帝借机大赏卜式,赐爵封官,并布告天下。

武帝要把卜式塑造成楷模,鼓励天下人慷慨解囊。哪知卜式无心做官,商人们也不买账,武帝这才相信卜式确无甚心计,是个天真的老实人而已。

汉家自有制度,王霸道杂之。和颜悦色地树楷模不奏效,当权者便换上另一副面孔:缗政中最恶劣的告缗制度推广开来了。告缗,就是刺奸,鼓励百姓互相揭发逃纳缗钱的行为。被告者交由酷吏严加法办,告人者则可以从罚没的财产中分一杯羹。告缗将人性中的恶念与贪婪充分地发掘出来。短短几年,中产以上的商贾绝大部分被扳倒、瓜分,家破人亡,因财而死者比比皆是。再加上桑弘羊的均输制度联合“剿杀”,商业界几乎被洗劫一空。与此同时,官府却迅速地充盈起来,国家看上去似乎日益“强盛”了。

元鼎五年,南越王相吕嘉谋反。这意味着新一轮的聚敛将至,对满目疮痍的经济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面对这场危机,卜式的策略仍旧是捐。不过这一次,他不仅捐钱,还要捐躯。他上书请求身先士卒,率领子弟和义勇亲往前线陷阵杀敌。

这样热血的举动,确实触动了许多人,武帝决定御驾亲征。战事进行得很快,武帝还没有抵达前线,叛乱便已经平定了。卜式也许并没有离开家乡半步,但却因其一声振臂高呼而升任御史大夫,位列九卿。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