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张平:思想的起源

2011-10-09 12:24 作者:张平 特拉维夫大学东亚学系终身教授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把贤哲间的争辩换成我们跟自己的争辩,思想是自我质疑的能力

汉娜·阿伦特是现代顶级犹太思想家之一。1960年当摩萨德特工不远万里将纳粹余孽艾希曼(屠杀犹太人“最终方案”负责人,战后逃亡阿根廷)带回以色列受审,阿伦特以《纽约时报》记者身份,在耶路撒冷追踪记录这场世纪审判。不过由此而成的《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书却得罪了几乎所有人:一时间她不但成了犹太民族的叛徒,也成了德国人民的公敌,甚至多年朋友也有因此与她断绝往来的。

这本“离经叛道”之书内容繁杂,其中特别令公众不满的,认为十恶不赦的艾希曼是个“平庸的恶魔”,并由此认为所有的邪恶都是平庸的。这与传统认为恶人老谋深算,邪恶的行为是被高深的邪恶思想指导的看法大相径庭。在阿伦特看来,邪恶根本就谈不上思想,更不用说高深了。而在旁人看来,把艾希曼“降级”为平庸,未免有为其开脱的嫌疑。

晚年的阿伦特进一步发展她的理论,从“平庸的恶魔”开始,尝试回答“什么是思想”这一人类所面对的根本性问题之一。在阿伦特看来,思想起源于人的自我分裂,分裂的自我之间建立起来的一种对话关系—对一件事物,一种观点,人必须有自己跟自己反驳争辩的能力。

为什么邪恶总是平庸的,因为恶人的头脑通常会被一种看法所垄断,一切行为都跟着这种看法走,丧失自我修正或抵制的能力,最终做下丧心病狂的事情。

当然并不是所有平庸的人都是恶人,但恶人都一定是平庸的人。很多人没有思想,但也没有被邪恶沾染,仍可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但这样的人永远面临危险,一旦恶势力当道,邪恶的执行者便来自这些人。反过来,所有有思想的人都不可能是邪恶的,因为这样的人随时处在自我批判与自我反省之中,邪恶不可能在真正的理性面前站住脚。

如果你读过前边的“平行逻辑”系列,就不难看出阿伦特的理论实际上是把人与人之间不同观点的平行逻辑关系内化为自身的思维方式,把贤哲间的争辩换成我们跟自己的争辩。

从某种意义上说,阿伦特自己的一生也是“平行逻辑”的典范,正如她在艾希曼一事上所表现的那样,即使被所有人视为异端,她还是拒绝放弃思想的独立性。

回到创世初,也许更能看清楚思维起源的路径。当亚当和夏娃偷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之后,产生了思想。何以得知他们产生了思想?当上帝来到伊甸园,他们躲起来不肯相见,他们坦承是因为自己赤身裸体,羞于相见。

按照《圣经》的看法,人的身体是上帝所造,是好的。亚当和夏娃在受诱惑之前,光着身子在园中跑来跑去,没有觉得任何不妥。然而服下智慧果之后,他们批判的目光首先指向自己,指向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由此追求改变。在那一刻,思想便诞生了。

因此,一个偶有所得便在众人面前喋喋不休的人,谈不上有思想;一个抱残守缺,认为自己的信仰无可争辩的人谈不上有思想;一个自以为是,以自己为楷模不停挑剔别人的人谈不上有思想。

一个有思想的人,首先是一个能对自己信奉的观点提出争议、对自己沿袭的方式提出质疑的人。这并不是说这种人会摇摆不定,他也可能通过争辩坚定自己的信念,也可能去批评他人,但他永远不会放弃向自己挑战的权利。在自我之外,那个平行的自我始终是充满生命力的。

正如无可争辩的真理是缺乏生命力的真理一样,无可争辩的思想是不合格的思想。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