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王立杰:一错再错的传统

2011-10-09 12:26 作者:王立杰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税实际上有非常丰富的形式,当它换一副脸孔出场,人们或许还会击掌叫好。但凡此种种,都瞒不过商人的眼睛

地方官将从农民那里征收来的粮食通过水运的方式输送到京城,这叫做“漕”。这其中,需要设置沿途管理的大小官吏,还需要征用大量的人力。细细算来,漕运成本非常高,运抵京城后实际收益不大,于官于民都不便。

汉宣帝时,连年丰收,谷价低贱。按照当时的制度,第二年关东地区要上缴漕粮四百万斛。当时的大农令中丞耿寿昌以善于计算功利著称(他修订过著名的《九章算术》),甚得宣帝宠信。他提出一个变通的办法,即停征关东滨海地区的粮税,而将海税(相当于渔业税)提高到原来的三倍。多征的海税款,用以在京城附近地区买粮,供朝廷之需。

御史大夫萧望之反对这个办法,并讲了一个很婉转的故事。据说,在武帝时期,曾经实行过官办捕鱼业,结果海不出鱼。无奈,只好恢复民办,鱼才复出。善政有祥瑞,弊政现灾异。如今要加征海税,恐怕鱼又要藏到深海去了。当然,萧望之说这个故事,是以反对海税为由反对漕粮改籴粮。海税的多寡只是个量的问题,漕改籴却是制度上的质变。

宣帝重实效不重理论,听不进他的老生常谈。推行漕改籴政策后,果然大大减省了漕费。耿寿昌乘势建议将该制度推广到全国。于是,在偏远边境地区几乎都设立了官办粮食贸易机构,这就是“常平仓”。

在谷贱时,常平仓高价籴粮;谷贵时,它低价粜粮。听上去很像李克的平籴制度,实则大异。平籴制度的功能在于稳定粮价,在荒年与丰年之间进行平衡。而常平仓的设立,目的在于增加朝廷的财政。在籴与粜之间有差价,不是平籴平粜。这就相当于朝廷在粮价上加征了一笔税,与桑弘羊的均输制度异曲同工。

盐铁官办、均输、常平仓等,都是儒生所反对的。汉元帝即位伊始,欲行圣人之治,撤销盐铁官和常平仓,还利于民。然而,朝野的穷奢极欲自汉武帝以来已成风气,以元帝的资质和魄力难以有所改变。于是,不到三年时间,朝廷财政吃紧,不得不恢复盐铁官。

历朝统治者的头脑中都有一根弦,即政治的稳定与税率是相关的。特别是农业税,重税是大忌。但朴实的农民并不知道,税实际上有非常丰富的形式。当它换一副脸孔出场时,人们或许还要击掌叫好呢。而凡此种种,瞒不过商人的眼睛。但商人又能有何作为?以私利计,无外乎谋求为朝廷做一个“包税人”而已。

有些时候,传统就好像是一道谜题,如果你只按照谜面的字义去解释,结果便是一错再错。从周礼的泉府、李克的平籴、桑弘羊的均输,到耿寿昌的常平仓,就是这样一道传统的谜题。当它遇到一个急躁而又愚笨的解题人时,后果将是戏剧性的。

王莽做事,极其注重引经据典,以为如此能重现三代圣王之治。他进行了一系列繁复的政治和经济改革。他最亲近的智囊刘歆,是西汉古文经学派的大师级人物。刘歆向王莽推荐了周礼中的泉府制度,并引用《周易》解释该制度的精髓在于“理财正辞,禁民为非”。王莽总结得更精辟,一个字:“斡”。在汉代,“斡”这个字,读音和意思都与“管”字相同。

纵观王莽推行的经济改革,无不贯彻着一个管字。其中最著名的为“五均六斡(管)”制度,将盐、酒、铁、名山大泽、五均赊贷、铸钱等六项产业实行国家专营。王莽认为这些产业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如果被豪民富商控制,将致民不聊生。然而吊诡的是,各郡施行五均六斡制时,任用的都是富商。官商勾结,专利盘剥,假造账簿,侵吞府库。王莽的应对措施是下下之策,即为六斡制度设置重刑以威慑。王莽抱着圣人的理想,却将民脂榨尽,喂饱了豪商污吏。以至于将顺民变为流民,流民聚为叛匪,叛匪又修成义军,把他当做一个小丑吞噬了。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