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让·皮埃尔·莱曼:澳大利亚向东

2011-10-11 12:42 作者:让·皮埃尔·莱曼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评论(0)T|T

比较优势应被视为静止的,还是因环境而变化的?今天的比较优势会不会隐含着明天的比较劣势?

让·皮埃尔·莱曼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埃维昂组织创始人

8月下旬,我有幸赴昆士兰州海曼岛,参加著名的澳大利亚领导力培训营。

澳大利亚基于历史和人种,作为发达国家和经合组织(OECD)成员,直到最近都被视为属于“西方”。也属于“北方”,与“南方”的发展中国家相对。人口构成上,澳大利亚直到实行白澳政策的1970年代早中期,绝大多数人口是白人。当然在地理上,澳大利亚既不在北方也不在西方。

上世纪后几十年,事情开始起变化。1973年废除白澳政策,目前亚裔占人口的8%,还在增加。与欧洲的经济联系开始削弱,部分是因为亚洲的崛起,最初是日本,然后韩国、中国香港和台湾,最近是中国大陆、印度和东盟。同时也因为欧盟的农业保护政策。

所以在上世纪末,澳大利亚被拉进亚太经济的快行道。这种趋势因为2008/09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和美国欧洲经济黯淡的前景而进一步加强。在世界中心从西向东的运动中,澳大利亚占了一个好位子。

展望未来,可以说,澳大利亚具有高速成长的消费基础:据估计每年有大约110万亚裔进入中等收入行列,到2025年全世界2/3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在亚太地区。

最大的冲击来自亚洲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的巨大的资源需求。19世纪下半叶以来,资源价格长期下降,直到2002年被中国的需求逆转。预计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价格仍将持续上升。这也将是澳大利亚的繁荣所在。在四种主要资源煤炭、铁矿石、天然气和石油中,澳大利亚前三种都供应充足。

我们在海曼岛上讨论了这些发展折射出的澳大利亚的比较优势问题。澳大利亚天然的比较优势,在于它丰富的矿产资源。但比较优势应被视为静止的,还是因环境而变化的?今天的比较优势会不会隐含着明天的比较劣势?

坚挺的澳元更有利于销售资源产品,而澳大利亚制造业的竞争力在迅速衰减。澳大利亚制造业的未来在哪里?如果有一天资源繁荣终结,坚挺的澳元将使澳大利亚产品在价格上没有竞争力,澳大利亚出口商可能被众多的亚太消费者抛弃。还在侵蚀澳大利亚目前有比较优势的另三个领域:教育、旅游和城市的投资价值。澳大利亚教育日益提升的竞争力带来可观的收益。不仅是财务收入,更提升澳大利亚的技术水平、智力资本和全球网络。现在美元疲软,结果来澳大利亚的外国留学生显著地流失到美国及其它地方。

澳大利亚面临的另一挑战,是融入亚太地缘空间。这个国家幅员辽阔,相当于美国刨去阿拉斯加的大小,但只有很少(不到2300万)的人口,还在迅速老龄化。澳大利亚如今的平均年龄是38岁,到2040年是45岁。

时任总理的陆克文2009年10月提出“大澳”概念,计划增长1300万人口,到2050年达到3600万,从而使国家更强大、更年轻、更有活力。这一目标需要更多的移民,其中大部分将是亚裔。

澳大利亚会从一个白人占压倒多数的社会,变成亚裔和澳大利亚人种日益增长的社会吗?或者实际上不是种族,而是价值决定一个国家的认同和比较优势?这一动议被陆克文的继任者吉拉德否决,但争论仍在继续。

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个人比较乐观。澳大利亚拥有非常强的“软实力”,拥有一系列有吸引力的价值。未来澳大利亚人的民族渊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这些价值。

本文详见2011年第19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