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陆 | 注册 |

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宁向东:大银行的“规模绑架”

2011-10-11 12:47 作者:宁向东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评论(0)T|T

利率自由化的改革,本质上就是一个刺破大气球的事

据说前段时间,某位领导人听取银行业老大们的汇报,当老大们争相表示自己的银行有怎样的规模增长和好的业绩时,这位领导人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银行大鳄们赚钱的缘由。他说应该首先感谢周小川,因为在很大程度上,这些银行的业绩取得应该归功于央行的“存贷差”政策。事实正是如此,央行对于存贷款利差的管制,保证了银行特别是特大型银行的旱涝保收。这其实是一个二十年来公开的秘密。

我不知道领导用这样的话来敲打老大们,是否是在为拟议中的利率自由化改革吹风,但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中国的银行业再不加大竞争的程度和强度,再不把中国资金市场的定价机制放开,则扭曲的货币价格无疑将持续保护中国银行业的低效率,最终拖累到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节奏和步伐。最近,每当讨论到二线民营企业贷款难、高利贷盛行、贷款利率高上天的时候,我都会想到利率自由化改革的刻不容缓。

利率自由化改革意义重大,它将会在极大程度上改变中国人的收入模式和经济结构状态。但是,最大阻力正来自于中国金融业这个改革最滞后的领域,来自于那些规模愈来愈大的银行。事实上,没有一批市场意识强、资产管理水平高、真正具有竞争机制的银行,不敢让有效率的二线银行去并购没有效率的一线银行,利率自由化政策的推出,只会降低所谓的“金融安全”水平,因此,也不会有哪个领导人敢去冒风险去大力度地进行这项最为根本的改革。我一直以为,所谓“微调”只是获取改革政绩的一种说法,不会在根本上影响中国资本市场的定价机制。

由于中国经济近年来的高速成长中,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扮演了主要角色,于是,商业银行的贷款模式也就相应固定,更加流向大项目大企业,导致大银行越来越大,在政策制订中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强。这一切都客观地限制和妨碍了正常的竞争机制和淘汰机制的形成。

中国银行业的资产总额已接近或超越了不少发达国家,其中,少数大银行更是在资产和经营规模上居于世界最高水平。“大”所带来的光环和影响力,掩盖了很多矛盾和问题。

中国的商业银行按照它们的“出身”,可以简略地被分成三个板块:第一板块的老牌国有银行“工、农、中、建、交”,虽然基本上都完成了上市,也进入了世界500强,但在管理水平上与国外同类银行相比依然较为薄弱。第二板块由招商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等股份制商业银行组成。近年来,这些商业银行整体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其中不乏有管理体制和经营策略都大大好于第一板块的佼佼者。第三板块是城市商业银行。这一板块的银行绝大多数规模小,抗风险能力低,容易受到地方政府政策的左右,甚至非常容易出问题。

真正影响到利率自由化改革进程的,其实主要是第一或第二阵营中的大家伙们。改革到了今天,它们已经形成了对于政府改革的“规模绑架”。也就是说,当第三板块的银行出问题时,当政者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因此在政策出台时也不会有太多的顾忌。而对于第一阵营的特大型银行,设计者考虑改革的力度时,就要充分考虑它们的承受力,防止引火烧身。这就形成了一种博弈关系。我有一个朋友形象地描述了这种情形:就像一个小的气球,谁都不怕用针去刺破它;但气球如果够大,刺破气球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搞不好,就要被气球炸飞。利率自由化的改革,本质上就是这样一个刺破大气球的事。

本文详见2011年第19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