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比尔·费舍尔:中国的新长征

2011-10-11 16:52 作者:比尔·费舍尔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评论(2)T|T

中国式创新仍然重量不重质。长期成功需要兼具创新和创收能力

比尔·费舍尔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国际经济学教授

中国用了二十多年,完成了从一个赤贫,自给自足经济向世界工厂的征程。如今在不到十年后,她似乎又将成为全球领先的创新者,但中国究竟将如何实现这一伟大飞跃?

很多观察家认为,中国赢得创新领导力的时机已经成熟。据汤森路透集团近期基于专利增长的观察:“史诗般的工业革命,把中国带进现在的状态,而中国即将发生的知识革命,会更上层楼。”

然而惯例同时研究创新的数量和路径两个维度,驱使我们质疑:“中国创新相比数量的迅速增长(至少专利数量),路径的表现如何?”实际上在创意(价值创新)和将创意实现创收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

据《金融时报》报道,很多被计入的中国专利是实用新型,并不能代表作出知识的重大创新。也就是说,不创造价值。此外,至少有一名观察家现场报告说,政府部门立案,鼓励分拆专利,以增加专利数量。

就在8月份,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发布“2011全球创新指数”,整体创新中国只排第二十九(瑞士第一,美国第七)。根据这项分析,尽管中国从不断增长的市场和业务复杂性(作为中等收入经济体)获得创新收益,但也存在社会基础设施不足,创新相关组织和人力资本不足等缺点。显然中国可以提升专利的“生产力”,但这些专利未必有经济效益。另一方面,中国被视为世界顶级的“R&D进口商”,这也服从基于创收的创新战略。

我最近遇到一批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和政府主管,征求他们对中国两种创新方式的看法。有趣的是,毋庸置疑,很多中国新经济公司,因为盗用他人的创新资源,评价较低。但不足为奇,很多西方企业也得益于更早的他人的创意。例如谷歌,我的中国顾问认为,有证据显示借鉴了之前其它搜索引擎的创新。

但综合显示,最终的增长,是通过兼具创新和创收的能力。几乎没有中国企业达到这个层次。更常见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只能在中国本土市场创收。迄今为止不能在海外市场启动创新战略,也不像能在国内那样成功地创收。

有趣的是,百度近期宣布一个新的“框计算”战略,旨在与谷歌差异化。新浪微博进入日本市场,推出英语版,与Twitter竞争。同样有趣的是,三家两项指标均较高的公司,其中两家联想和华为,可能被外部观察家视为不太“创业”,不太“新经济”,不太“独立”。另一家海尔同理。西方式的创新模型有多么误导。

简单地增加创新数量,走不远。为了在全球舞台上搞大,一国企业需要赢得创新相关的收益。这意味着巨大的投入,在全球范围内设计组织架构,建立品牌知名度,全球供应链和分销渠道,以及其它的成功跨国公司所需的复杂体系。

两年前,我和我同事统计,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课堂上的老练的中国经理人,对中国成为全球创新领袖的前景并不乐观。而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的EMBA学员反倒乐观得多(53位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生中,有66%认为中国短期前景是“维持现状”,而洛桑的EMBA学生只有18%认同该说法),或许中国经理人看到了过于热情的外部人士忽视的事实:还需要一场长征,走完漫漫征程,靠的不是表面光鲜,而是管理的精益求精。

本文详见2011年第18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