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比尔·费舍尔:四十年的领导力

2012-05-18 16:04 作者:比尔·费舍尔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国际经济学教授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最顶级的智力是,敌对双方如何在保持各自想法的情况下,仍能实现共同的目标

比尔·费舍尔: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国际经济学教授

【《中国企业家》】“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这是毛泽东说过的话。回应这句话,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说:“此刻,就在今天,中美两国人民能够一起去建立一个全新和更好的世界。”

——这发生于1972年2月。

在如今这个全球领导力缺失的年代,这的确很难想象:在并不久远的过去,曾经有政治领袖愿意改变自己的思维,在更大的愿景下,放弃意识形态的差异;专注于更大的全球性问题,达成一定程度的妥协。

那一天,通过电视看到尼克松的车队从北京首都机场到钓鱼台国宾馆,大家都很难想象中国此后40年的成就。当时的中国跟世界贸易隔离,基础设施受到“文革”的破坏,政治体系也一度支离破碎。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尼克松的中国之行是毛泽东的一次巨大的领导力展现,但是这次重大的领导力的成就却没有在它的40周年纪念日得到足够多的重视。

尼克松对此次出行也有自己的考虑:减少核武器拥有国可能的敌对,给前苏联施压,争取国内政界的更多有利地位等。这些目标都不是关于经济目标的,不是关于分解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或者市场自由主义,尽管最终也出现了各种好的效果。客观来说,尼克松是一个非常具有战略性远见的政治家。1967年,在外交事务方面,他就写道:“在这个小星球上,没有道理让将近10亿的有能力的人民生活在愤怒的隔离中。”他也非常看好中国的潜力。

回到今天,我们很少有人会午夜梦回,担心中国人的好战性。在世界民族之林中,中国人已经成为一个很好的成员;1972年最大的对手前苏联已退出历史舞台;越南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双方关于台湾问题也达成了一定的共识。这些都不坏,或许美国最大的损失是制造业从西方转移到中国。因为中国的出现,西方损失了一些就业机会。但我们是否想过,随着全球市场上新的玩家出现,我们很难保持现存的所有优势。西方也有很多收益的,比如社会上,一些不太富裕的人以合理的价格购买到性价比更好的中国产品。根据加利福尼亚南部大学金融和商业经济系教授陈白柱(Baizhu Chen)的观察:“从2000年到2011年,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提高了632%,与此同时,美国对世界其它地方的出口只提高170%。”

在尼克松出行前夕,法国文化事务部部长安德烈·马尔对尼克松说道:“你将是去实现本世纪最重大的一件事。16世纪时的探险家每次会为了一个纯粹的目的出行,但他们每次都能实现完全不同的重大发现。世界的命运在你的手中。”这是领导力的一次顶级展现,除了基辛格、周恩来,尼克松和毛泽东给我们展示了非常高端的政治艺术。他们超越了国内政治意识形态的差异,坚持自己的信念和原则,同时足够灵活地去处理国际政治。

正如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的名言——“最顶级的智力是,敌对的双方如何在保持各自想法的情况下仍然能实现共同的目标”,毛泽东和尼克松做到了。在全世界的观众面前,没有任何的保护网,在不同的意识形态下,为了一个目标。这是领导力的一次重大展示,正如尼克松后来所提到的“这是改变世界的一周”。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9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