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比尔·费舍尔:大学开始破坏性创新

2012-05-23 15:48 作者:比尔·费舍尔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国际经济学教授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跟所有的破坏性创新一样,未来的大学会有新赢家和输家

【《中国企业家》】传统大学教育的标签是,脱离实际的学习、远离产业一线的教员、高昂的学费、浪费时间的教学要求和减少雇佣机会。

与此同时,辍学生中却产生了这个时代的很多英雄,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理查德·布兰森、拉里·埃里森、马克·扎克伯格等。他们的故事引发了对于大学教育的质疑,大学教育究竟能否在社会最激动人心的领域提供路径作用?当然,我们也看到这些逐步蔓延的挫折感转换成各种努力,人们尝试用各种低成本的方案去取代大学教育在求职中的作用。但坦率地说,其中的大部分方案并没有产生足够好的效果。

追求利润的培训学院不会认真挑选录取人的资质,于是产生了低毕业率和更低的就业前景;由皮特·泰尔首创的“辍学生”项目也只是在起步阶段,在全世界都在期待更有思想、远见和道德的商业领袖时,不太适合去减少他们在大学教育中能够接触多样化领域的可能性。体验式学习在大学课程中的作用也没有发挥好;远程教育或者家庭教育更像是单独的被动的学习方式,没有足够的社会化和充分互动性。

最近,破坏理论的专家兼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克莱·克里斯坦森和亨利·艾林共同写了《大学的创新》一书。这本书传达的信息是“破坏”正在教育产业中发挥作用,如爱达荷州的杨百翰大学跟哈佛大学不同的是,这所大学正在使知识的获取变得更加流水线化,减少时间和金钱的成本。克里斯坦森和艾林认为这是产业内最初的破坏形式。但真正对现今教育体制起到冲击作用的将会是更多外在的资源。说到教育产业的破坏性创新,科幻小说家威廉·吉布森的名言“未来已经来了,它是不均匀分布的”可能是最好的语言。按照吉布森的说法,我认为重新定义教育产业本质的将会是那些非传统的、基于科技的努力,比如TED教学、可汗学院,有着16万注册者的斯坦福大学神奇的教学典范《人工智能入门》以及即将问世的麻省理工大学的在线教学项目等。它们的创立者,个人或者群体,是为了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为了竞争。

尽管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都是现今教育产业的领导者,但维护现在的领导地位并不是它们创新的首要动机——它们过去和现在都是教育的典范。或许未来某个时间点,“加强现实”技术将会应用于教育领域。加强现实技术,是指将虚拟图像或数字投影在现实的物品上,会带来更加立体直观的感受,也加强学习效果。这些都跟现阶段教育的供给产品有很大的差异,这些破坏式的创造可能会改变关于学习的各种神圣的前提假设。

跟所有的破坏性创新一样,未来的大学会有新赢家和输家。通过思考,我认为我们很有可能会目睹以下的变化。

新玩家的涌现:如果我们不再需要大学校园和长期合约的教职员工,如果破坏性创新的商业模式不再建构在赞助性研究上,那么传统的行业进入障碍也会消失。除了此前提到的TED课程和可汗学院,大量的新的玩家会进入教育领域,比如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等非传统的玩家。它们不光可以提供专业博士领域的研究,也能够提供面向大众市场的硕士项目。我们也可以预见针对硕士学历的各种更加专业化的教育项目的复兴。也会有更多的国际领先机构的合作,比如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研究机构能够供给很好的当地文化研究的教育。

散开和团结:虚拟教学的竞争不会是低成本的生产,也不会存在战略性的重大缺陷。因此,先发优势和存在品牌识别度将会是重塑未来高等教育的重要资产。我的感觉是,跟学生联合会一起,大型的全球型的虚拟教育提供商将会减少小的地区性大学的市场吸引力。我们将要见证不是一种教育提供商对另一类教育提供商的完全彻底的替代,而是更加缓慢的重要现金流的转移。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会见证整个高等教育市场的逐步统一化。

新的成就分类:证书狂热让我们对过去关于毕业证书的成见说再见。全球性的大品牌的虚拟教育提供商会发现,直接大量的证书认证比弱化评估价值更方便。这类教育更强调广度而不是深度。

全球性教学将会更多通过科技,而非地区校园的分支机构达到。不管是将这类卫星式的校园基地放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国或者南亚,这些科技将会使得基地发挥社交中心或实验中心的作用,让那些毕业生和当地教职员工使用,而不仅仅是供那些巨星型的教职员工使用。那些稀缺的昂贵的教育资源将会扮演一种教育集散地的作用,给那些“巡回演出”一些场所式的归属感。

万花筒式教育方式的进化:学期和固定的日程表将会成为前产业时代的产物,未来的教学将会高度定制化和移动化。除了大众化定制外,主要的教育提供商将会随时随地传输任何的教育资源,当然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关于移动IT和内容的投资。这会使得传统的校园变成象征式的东西,某些时候成为一些工作间或支点等虚拟教育难以取代的特定教学的场合,这也会让它们的重要性下降。

高质量教学的复兴:随着大学商业模式从为了投资者的利益专注于研究转向解读研究学习,高等教育将会更加重视高质量教学的价值。兰迪·波许教授的最后一课让人们感受到整个社会对高质量教育的渴望以及期待着多样化的学习方式。兰迪·波许是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人机交互及设计教授。2007年9月18日,在被诊治得胰腺癌并只能活三个月后,他在他的母校作了一场题为《真正实现你的童年梦想》的公开课结束自己的教学生涯,引起极大反响。TED教程被广泛认为有着巨大的传播贡献。现今著名的学校被研究者统治着,他们的主要精力放在A级期刊发表文章和得到更多的研究资金。随着全球教育时代的来临,我们也能够期待如同摇滚明星般的学术传播者,他们也将会是世界级的研究者。这些跟传播表现相关的现金流也会让传统大学等机构重新重视教学的重要性。

教育认证机构的衰落:认证是关于大众消费运营的最低标准的认可。虚拟教育的魅力在于,它们并不再是针对大众市场,因为“还不错”并不够。就像米其林餐厅推荐和酒店质量的AAA标志一样,我希望有类似Zagat指南的机构来提供更加全面和专业的同类教育产品的对比并解释相关原因。

教员任期的结束:没有写错,目前的教室教学方式更多的是体能竞赛,年轻的教员更有可能因为体能和外貌的魅力而获得更多的报酬。如果用经验的履历来替代教室内的个人接触,虚拟教学将会出现更多的季度性教员。鉴于注入“新鲜血液”和成本考虑,大学的雇员制度将会发生很大的改变,会更多的采用短任期的、基于课程表现等的雇佣制度。杨百翰大学已经采取了这种方式,我的母校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也一直没有提供长期的雇员制,没有任何人因为此而后悔。

破坏性创新正在来临,我们也不知道它最终会成什么样?但可以确定的是,科技演化意味着破坏性创新的到来。这不再是简单的运营重新安排,而是深刻的复兴。现在,美国这些盛名的研究型大学吸引着全球的目光,因为其学术性的文化等。但在新的教育浪潮中,并不是所有的先进的东西都有可持续性。无论是美国还是全球的教育机构都应该动起来,进行大的改变,尽量保存如今它们所引导的特质。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10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