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观点】沃伦·巴菲特:“先智后愚”的长线赢家

2012-05-23 15:54 作者:沃伦·巴菲特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CEO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0)T|T

尽管我们的货币上印有“我们信仰上帝”的语句,但操作印钞机的却是人

【《中国企业家》】2011年我们的股票(class A和class B)每股账面价值增长了4.6%。在过去47年,即现任管理层就职以来,账面价值从每股19美元增长到99860美元,年复合增长19.8%。

我和伯克希尔的副董事长、我的合伙人查理·芒格对2011年公司取得的进展感到满意:董事会的主要工作是确保让合适的人选来运营我们的业务,确认下一代领导人并让他们做好准备明天就可以接管公司。2011年开始,康布斯(Todd Combs)作为一名投资经理加入了我们,在年末结束不久,韦斯勒(Ted Weschler)也加入了我们。他们两个人都拥有杰出的投资技能,以及对伯克希尔的承诺。在2012年,他们两人只掌管数十亿美元资金,但他们拥有的大脑、判断力和魅力,可以在我和查理不再运营伯克希尔时掌管整个投资组合。

“荷尔蒙”与地产

任何一个董事会对于谁会成为CEO的继任人都很有热情,同样我们也有两个非常好的超级替补。届时,我们可做到无缝交接,而伯克希尔公司的前途将保持光明。我个人98%以上财产是伯克希尔公司股票,将如此多资金投入到一只股票中并不符合传统智慧,但我对这一安排感到满意,因为我知道伯克希尔业务质量好且多元化,而管理他们的人又如此能干。有了这些资产,我的继任者就有了良好的开端。不要把这段话解读为我和查理会去哪里,我们仍非常健康,并且喜欢我们做的事情。

去年,公司的主要业务表现很好。我们投资的五个最大的非保险公司,美国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BNSF)、伊斯卡(Iscar)、路博润(Lubrizol)、马蒙集团(Marmon)和中美能源(MidAmerican Energy)都取得了创纪录的盈利。这几项业务在2011年税前共盈利超过90亿美元。而在七年前,我们只拥有其中一家,就是中美能源,当时其税前盈利为3.93亿美元。除非经济在2012年走弱,我们这五项业务应该都能再创纪录,总盈利能够轻易超过100亿美元。

总体来说,我们运营的所有公司2011年在房地产、工厂和设备上投入了82亿美元,比之前的纪录还要高20亿美元。大约95%的投入都在美国,这可能会让那些觉得我们的国家缺乏投资机会的人感到吃惊。我们欢迎海外的项目,但预期未来伯克希尔的资金承诺主要还是在美国。2012年这方面的开销会再创纪录。

我们现在在四家非常优秀的公司里占有大量股份:美国运通13%,可口可乐8.8%,IBM 5.5%,富国银行7.6%。我们将这些持仓视为在伟大的公司里的合伙人利益,而不是基于短期前景可供出售的证券。

我的好消息说完了。接下来是2011年伤害我们的一些事情:

过去几年,我花了20亿美元购买了一家位于德克萨斯州的电力运营商Energy Future Holdings发行的多种债券。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2010年,我们对这笔投资计提了10亿美元损失,去年又补提了3.9亿美元。

在去年底,我们将这笔债券的账面价值按其市值8.78亿美元确认。如果天然气价格维持在目前水平,我们很可能将面临更多损失,金额甚至最终能够抹去目前的账面价值。无论结果如何,在我购买债券的时候都算错了收益损失概率。在网球术语中,这是一次重大的“非受迫性失误”。

另外,去年我还告诉大家:“房地产复苏很可能在一年左右时间内开始。”我错得离谱。我们拥有五家企业,其业绩受到房地产业的显著影响。这直接影响了美国最大的移动房屋制造商Clayton Homes的业绩。

长期看,房屋的数量需与家庭的数量相当(在考虑通常比例的空置率后)。然而,在2008年前的一段时期内,美国增加的房屋数量高于家庭数量。不可避免的,最终我们造了太多的房屋,泡沫破裂的威力动摇了整个经济。这还给房地产业带来了另一个问题:在衰退初期,新家庭形成的速度放缓,在2009年这一下滑非常剧烈。

这一毁灭性的供求关系等式如今逆转了:每天新的家庭数量要多于房屋。人们可能在充满不确定的时期搁置置业,但最终荷尔蒙会接管一切。在衰退期间,一些人最初的反应可能是“暂时同居一室”,但与对方父母同居一室很快会失去吸引力。

我们目前每年建造60万个家庭房屋,这远低于新家庭形成的数量,购买和租赁需求正在吸收此前遗留下的过度供给。然而当这种修复发生时,我们的房地产相关企业却手忙脚乱,他们在2006年的员工数字为58769,而如今却只有43315。作为经济中至关重要的部门,它不仅包含建筑业,还包含所有对其依赖的行业,房地产业仍然在经历其自身的衰退过程中。我相信这是就业复苏远远落后于我们在经济的绝大部分行业所看到的稳固和显著复苏的原因。

明智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在缓和衰退中起到重要作用,但这些政策工具不会创造家庭,也不能消除多余的房屋。幸运的是,人口因素和我们的市场体系将会恢复所需的平衡,很可能在不久之后。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我们的年均住宅建造量将再度达到100万栋或更多。我相信,一旦这种情形发生后,那些自命权威的人将对失业率的下降程度感到惊讶。他们将再度意识到1776年以来就一直确认的事实:美国的好日子还在前面。

利息是假,购买力是真

投资行为被形容为这样一个过程:在今天投出资金,预期未来能收回更多的钱。在伯克希尔公司,我们将投资定义为将今天的购买力转移给他人,而预期在未来收到合理的购买力(扣除对名义收益的税收)。更简洁的说法是,投资是放弃今天的消费,为了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有能力消费更多。

从我们的定义中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推论:投资的风险并非被beta值衡量,而是由一个合理的概率,即投资导致其所有者在持有期间损失的购买力的概率来衡量。资产价格经常大幅波动,而只要他们在持有期间内可以合理确信提供增加的购买力,那么这些资产就不是风险高的。而正如我们将看到的,一个波动性小的资产也能充满风险。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