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让·皮埃尔·莱曼:全球“董事会”越来越膨

2012-06-21 16:29 作者:让·皮埃尔·莱曼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许多国家和组织希望在G20里得到个席位,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中国企业家》】全球势力在变化。自从19世纪初开始的西方世界的主导权已开始改变,强国仍富,但一些新的力量在崛起。    

世界正进入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水域,没有地图指导我们前行。尽管哪些国家将主导全球GDP的猜测满天飞,但长期的经济的猜测一般最终都是错误的。

四年前,也就是金融危机爆发前,在我参与的一项2025年全球趋势的研究中,我们将前景分为四类:相对的确定性、相对的不确定性、关键的不确定性(我们实际上可能不知道,但是结果却将会有重大的影响,比如说气候变化)、以及“黑天鹅效应”(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件导致巨大的干扰以至最终破坏整体的趋势)。

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地理政治和全球经济的主导者是英国;在20世纪,接力棒被传给了美国以及于20世纪被贴上了“美国世纪”的标签。

任何权力的过渡都会出现各种形式和级别的权力的斗争。跟此前历史相比,这次转变要和平得多,但是也有一些水平面下的摩擦。

正如上期专栏所写到的,此前世界的特征是全球各种议程都被美国和其北大西洋的联盟以及日本主导着。这些可以从WTO、世界银行、IMF等主要的世界机构看出来。1975年G7的成立也是个集中性的体现,G7可以看作是非正式的全球“董事局”。在20世纪末,这个机构明显地过时和陈腐了,所以1997年它们决定接纳俄罗斯并成为了G8。从选择俄罗斯,而不是中国或者印度这点,不难看出西方在全球管理上的偏向。

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非常明显这种全球格局并不是能够站得住脚的。这年的11月,第一次的G20峰会开始了,这是在财政部长的一个非正式群体上建立起来的,各国的头脑得以碰面和商讨。2008年华盛顿DC和2009年伦敦的G20峰会都在积极地寻找全球协商,经济大国的领导都不希望世界经济像1930年代那样再次分裂成不和的状态。

然而,自此以后,G20峰会更多流入形式而非实质解决问题,而且整个团队出现了惊人的膨胀。在最近的2011年法国戛纳的峰会上,除了此前的G20国家,新加坡、埃塞俄比亚、西班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被邀请出席以及13个地区性和国际性的组织。事实上,这并不是20个国家的峰会,而是37个!其实可以被称作是G20到G40的群体。

尽管国家领导碰面了,但是全球重大的议程,比如贸易、气候和金融等议程却没有得到快速的解决。这有很多原因,一来是机构过于庞大导致集体决策难以达成;二来是许多国家和组织希望在G20里得到个席位,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尽管新兴经济体的参与至关重要,但是对于全球管理的方向的建议性意见并不存在。

峰会会导致各种金钱和环境上的花费,见面还是会比不见面好,尤其是当碰面产生了建设性和积极的讨论。为了有效的讨论,可能将参与方缩减为原来的20个会比较好,或者让整个欧盟只有一个席位,这样子就是16个参与方了。我们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里,但是全球多极化的管理组织却运作得不好。马上就要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召开的峰会并不见得能够解决该项紧急的任务,没有实质内容的会议形式将不能够持久。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