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让·皮埃尔·莱曼:中国可能要靠非洲和拉美

2012-07-19 15:43 作者:让·皮埃尔·莱曼 埃维昂组织创始人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中国的人口红利在消失,而非洲和拉美在上升,这显然是未来的潜力

 

【《中国企业家》】过去几周,我在阿根廷加蓬参加了会议,在这些地方中国都是讨论的核心话题。上周我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的“设计致胜”(Orchestrating Winning Performance)课程上,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过550名高管分享了我对“新世界中的中国力量”的看法。

中国引人瞩目的是它的发展速度。2000年,中国还仅是巴西的第12大出口目的国,仅仅过了八年,它就占据了第一的位置。类似的情况,在美洲大陆随处可见。而与此同时,非洲也在发生同样的事情,如今它们与中国的贸易额已经是本世纪初期的六倍以上。

在非洲和拉美,人们对于中国的情绪,是一种包含了钦佩、期待与忧虑的复杂组合。中国已成为了带动这些地区经济增长的火车头。连秘鲁这样的贫穷国家也因为中国市场的强劲需求而跨入拉丁美洲增长最快经济体的行列。同时,拜与中国经贸关系的跨越式发展所赐,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7/10是非洲国家。

在美国和欧盟经济停滞的情况下,中国的增长和活力刺激了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而这些地区的国家同时也希望中国将来不仅用贸易促进双边经济的增长,而且在援助(中国已经超过世界银行对两个大洲提供贷款和赠款的总额)和投资方面(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有更好的表现。

而他们疑虑的是中国经济动车是否会如美国、欧盟和日本一样减速?这个猜想貌似正在成为现实。在各种会议上,很多议题都是关于中国经济的(软或硬)着陆及其对各大洲的经济造成的影响。

中国的强劲发展带来的大宗商品牛市显然带动了资源富裕型国家的经济增长。但巴西、墨西哥等国却对此表现出了一定的忧虑:一旦牛市结束,接下来怎么办?尤其是巴西人,他们认为对中国的大量原料出口,虽然短期拉动了经济,然而长期来看会扭曲经济结构,进而有损其工业和整体经济竞争力。热烈的讨论也出现在非洲的各大出版物、互联网以及各种会议和论坛上,讨论双方的观点形成了鲜明的两个极端,一方把中国捧为非洲的“天赐救世主”,另一方则认为中国是“新殖民主义者”。而中间人士认为,中国影响的好坏关键在于中国的投资是否给当地创造了实实在在的就业机会并给当地经济带来了真正的价值。

事实上,大量的疑虑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美国和欧洲早已与中国建立了深入的联系,欧美和中国之间的贸易联系已经存在了数个世纪,在欧美很多大学都设有汉语系和中国研究中心,并有大量说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记者活跃在中国;同样,在欧美的大学也有为数不少的中国学生。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没有误解和关系紧张的时候,不过,显然他们之间的熟悉程度会更深,因为知识的共享和信任的桥梁也许还并不让人完全满意,但是它们的确已经存在。而中国和非洲以及拉美之间的桥梁却依然稀少。

到本世纪中叶,非洲、拉美、加勒比地区和中国(十三亿)的人口总和将超过四十亿。与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的中国相反,这两个地区却依然会享受大量年轻人口所带来的红利,所以对于中国来说,这两个地区将长期保有着特殊的吸引力。毫无疑问,双方互惠合作的前景是良好的。但是要实现这一点,加深相互之间了解、信任与联系的桥梁就必须要建立。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14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