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何华真:末学在中国横行

2012-09-27 09:10 作者:何华真 Mastermind传承壮大辅导CEO、教授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6)T|T

六西格玛如同美式毛语录,与中式批斗无异

【《中国企业家》】一天,我的COO上班时一脸不悦,问她发生什么事,原来前一天她参加一个婚礼,碰见她的表弟,她的表弟刚入职一家国际审计师行的顾问部,负责TQM/ISO认证,席间就大吹大擂,说TQM怎样了不起,几乎天下无敌,他个人又怎样神功大发,力震客户。我的这位女将,早已转战过神州南北,如果以工厂数目计,她空降的次数可能比我更多,对TQM/ISO这些玩意有多大效用,当得上教授有余,却被这小哥烦闷得哭笑不得,唯有自忖一句:“少说话”,硬生哑忍全席。

月前,笔者与一审计所首席合伙人及他的二代一起晚饭,席间多来了一位二代的朋友,笔者坐在他身旁,交换名片后,马上身凉半截,口舌半闭。原因很简单:他的名片上居然印着六西格玛培训师。虽然以名片取人,或有不对,但有些时候,逢人只说三分话,有其处世道理,六西格玛的底蕴究竟又是如何呢?

进入1990年代日式TQM/ISO大肆宣传,令很多厂家如痴如醉,以为TQM/ISO就等于天下无敌,同时亦吸引了当时一些管理学名宿,当了他们的代表,整个商界变得很别扭,很多名宿因而变成妖道,TQM形同邪教。当年北京首屈一指的计算机公司,亦是身受其害,最后要由笔者散功去毒。其实TQM/ISO本身何错之有,错就错在那些宣道者,将之神魔化,令企业家错觉,以为入教后就会有如日企/美企,神仙放屁—不同凡响,培训师更惯性对于下层员工施毒,尤其制造业,来化身假科学洗脑。为什么培训师会这般积极施毒呢?因为一旦成功洗脑,下属变得如臂指使,行事不知多简单,但将来要整体戒毒,就不知要多辛苦,才能刮骨去毒。要三言两语点破其毒害之处:最简单及铿锵的一点就是,TQM/ISO最多只能帮你改善产品/服务素质,而不能直接令你多卖多赚,所以绝不是上乘神功,只该列入功能性级别,在后方使用的软工具。

至于六西格玛的来源更具玩味,是美式包装的毛主席原创产品。在1990年代,美国企业腐朽,40岁以上,不知进取的蛀米大虫级行政人员比比皆是。香港至2000年也有段时间,制造业要全力对付555行政人员,是指50岁,5万月薪,中5毕业的“老不死”。美国通用电气的韦尔奇就在1990年代,提倡六西格玛这美式文化大革命,用以批斗那堆40岁而工作不力的员工,要求他们参加些什么颜色带的考试,考到就留下,考不到就出局。而六西格玛就等同美式企业毛语录,手法与中式批斗无异,竟变成一种集体改进手段。奇怪的就是美国号称资本主义自由社会,虽然大部分大型公司是民企,但干起事来,却非常有中式集体味,这套六西格玛飘来中国后,竟然被官爷机构捻来栽种,变成中国的行政人员的企业跆拳道,由国家有关单位主持考带,真是奇上加奇。

但无论美式日式,这些都不是一些高级培训手段,有如沃尔玛、华润万佳卖的货色,是老百姓的普通货。企业家用这些辅助产品,调高一下中低层的管理水平无可厚非,如果企业家或高管自己误入邪教,将之奉为神明,而对上层学问如公司治理、企业政治、资本壮大等真正领袖学一窍不通,亦不能为企业谋划出一统山河之通天大略,即是饮不够知识奶,幼童以至中童饮婴儿奶,就算不是毒奶,营养所需不合,仍难以茁壮长大。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18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