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特约专栏

【专栏】让·皮埃尔·莱曼:“走出去”是政治山芋?

2012-12-05 07:59 作者:让·皮埃尔·莱曼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T|T

任何跨境投资都会被认为具有经济民族主义的潜在危险

文/让·皮埃尔·莱曼(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埃维昂组织创始人)

上世纪80年代,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即使在我最疯狂的梦境中,也无法想象今天的中国发展到目前的程度。北京既保留着中国传统音乐,也成为了发展西方古典音乐的重要都市。

毋庸置疑,这个国家正在迈入一个新的时期。在过去的30年中,关于中国的关注都聚焦在开放政策上,而现在,焦点正在转移到中国“走出去”的发展趋势与挑战。11月6日,我在伦敦参加了由中欧商学院主办的“寻求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动力”的会议。

在这场会议中,尽管来自中国与西方的各位演讲者在诸多话题上观点差异显著,但是各方却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了合意——目前中国“走出去”策略最大的障碍就在于语言与文化的交流。当中国的企业家们希望从主要的出口商变身为投资者时,无论他们选择的路径是海外新建工厂还是跨国并购,交流都是一个主要的潜在难题。

此处必须预设的前提是,相对于进口,任何跨境投资都会被认为更有经济民族主义反弹的潜在危险。无论从上世纪60年代欧洲对于美国的投资,80年代对于日本的投资以及现在对于中国和印度的投资,这些案例中都能看到这个前提的真实性。尽管欧洲与美国也经常会有一些潜在的反弹的小动作,但是它们都已经理智地向国外投资者开放了。而东北亚的经济体对于外来投资则是守卫森严。比如说在韩国和日本,你几乎找不到任何跨境直接投资。而印度也因为抵制外来投资而闻名,这一点在现在有关外商投资零售业的争议中就可见一斑。而在上述方面,中国已经做到了更加开放,这也是中国的开放政策很成功的原因之一。

在2000年时,中国还缺少拉丁美洲的贸易伙伴,但是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不仅成为了大部分拉美国家主要的贸易伙伴,也在拉美进行了大额的投资。中国现在不仅是巴西的主要贸易伙伴,也是巴西最大的投资伙伴。此外,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向中南美洲提供的资金比泛美开发银行、安第斯开发银行以及世界银行三家银行提供的总额都要多。在非洲和亚洲的大部分地区,中国也开拓了这样的局面。

中国的投资者也正在寻找向欧洲和北美市场扩展的机会。到目前为止,最知名的即是吉利收购沃尔沃以及联想对于IBM的PC业务收购。2005年由于政治干预,中海油收购UNOCAL失利,诠释了某些紧张因素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与此同时,文化的敏感性也可能影响收购。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他们在平衡考虑中国的投资的问题上,虽然原则上皆是欢迎的,但中国和中国企业的性质仍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恐慌的元素。

想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全球玩家,取得充裕的资金只是最早期的功课。更具挑战性的是文化冲突的问题,特别是如何与当地的股东间建立信任和承诺。对于文化的感知至关重要,也就说投资者要理解其投资地区的民众的观念、期望和生活方式。中国的跨境投资者还要有敏锐的政治触角,以了解甚至是预期中国的对外投资将会遇到怎样的政治待遇。正如我此前预料的那样,无论在哪里、无论投资来源,外国直接投资都会是潜在的政治热山芋。而中国面临的情况只会有过之,因为中国是这一领域的新面孔,也因为对于在世界各地甚至是亚洲的许多人,中国并不为人所熟知。

注:本文详见2012年第23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