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博客 > 记者专栏

【特别推荐】东星航空为何“非死不可”?(3)

2011-06-03 06:39 作者:房煜来源:《中国企业家》 评论(25)T|T

 

“但是,这个案子恰恰很好判断。”尹正友认为,作为一家航空公司,最重要的资产无非是航线、飞行员、经营网点等。这些资产只要在公司经营存续期间,就能发挥其价值。且对于债权人而言,重整无疑比破产有利得多。“中航油也是国有企业,要求重整既是为了避免自己的损失,也是为了防止国有资产的流失。”

随后,中航油将案件上诉至湖北省高院,希望得到更高级司法机关的支持。

上诉过程中,中航油曾一度看到转机。本刊了解到,为了厘清破产程序与重整程序能否并行这一法律模糊地带,湖北高院洋洋洒洒长达万字的裁定书中对此从法理上做了详细阐述,其中写道:“破产法设立的和解、重整、破产清算这三大程序,是并行不悖的法律制度。”“并行不悖”四个字意味着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并不排斥受理重整申请的可能性。但看到最后一行仍是一盆冷水:湖北高院决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另一个战场上,汪潮涌也曾在湖北高院那里得到一丝安慰。由于武汉市中院不予受理东星国旅的异议,东星国旅不服裁定,上诉至湖北省高院。湖北省高院认定:一、撤销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武企商破字第4-18号,对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重整东星航空有限公司的申请不予受理的裁定书;二、本案由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据此,8月25日,东星国旅再次向武汉市中院提出重整申请。这已是东星航空最后的救命稻草。

但是,整个事件中第二个诡异的24小时出现了。在收到东星集团重整申请的当天(8月25日),武汉市中院便下达裁定驳回,该裁定到达后立即生效。不足24小时后,8月26日,武汉市中院便下达了[2009]武企商破字第4-2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东星航空破产。此裁定一出,任何人再无回天之术。

梦断航空

东星航空终于死了。一切努力终成尘埃。东星航空最终进行破产清算,相关资产被拍卖,航材大多被国航低价拍得。曾经要求重整的众债权人获得的清偿率约为10%。时至今日,曾为很多企业“起死回生”提供过法律服务的尹正友提到东星破产案,都叹息不已,“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吞下东星航空后,国航在武汉及华中的市场份额上升至15%。本刊记者欲向国航及武汉市有关部门询问其对东星破产一事看法,截止发稿时未获回应。

业内人士指出,整个事件中,一个法律程序上的“巧妙的结”在随着事件的进展慢慢扣死:重整确实可以实现东星航空的价值,但停飞东星航空的举动则无法自圆其说。如果破产,则债权人所称东星航空之价值,将再也等不到证明的机会。一家航空公司只要不飞起来,就是破铜烂铁一堆,没有人知道其价值几何。

更为重要的是,业内人士提醒道,2009年4月,国航湖北武汉分公司开始筹备,招募了大批来自东星航空的飞行员,沿用了东星航空开拓的航线。这家分公司被东星员工调侃最多的是:“他们喝水用的杯子、坐的椅子都是从东星航空拿走的。”谈及此,一位老员工连连叹息,“国航已经把原来东星的飞机飞上天了,东星不破产是不可能的。如果重组,就意味着国航要把已经吃进去的再吐出来。”

这位老员工还记得,停飞决定实施后,国航员工欲拿走东星仓库中的设备,这位员工问,谁让你们来拿的?回答:清算小组同意了。这位员工又争辩道,很多东西东星尚未向供应商付款,还存在三个月的账期,没有真正的所有权;国航即使要拿,也应该等待破产之后,设备产权回归所有人后,再去所有人那里租赁使用。但东西最终还是被拿走了。

而兰世立的家人则有些后悔当初跨入航空业这一高度垄断、烧钱很厉害的行业。“兰世立有没有后悔?我不知道,如果还能见到他,我会问问他。”2011年春节以后,兰世立其家人已经半年没有行使探视权了,其间,只有一位从新加坡飞抵武汉的新加坡律师作为代理人,见过兰世立一次。

这位曾经做了五年“航空梦”的狂人,如今在监狱里依靠阅读各种报刊杂志和学习背诵法律法规度日。据说,兰世立现在的法律功底已和一些专业律师不相上下,这也是他最大的精神慰藉。

注:本文详见2011年第11期《中国企业家》,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