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退出 登录 | 注册 |

首页 > 博客 > 记者专栏

【特写】现代牧业“万牛阵”

2011-06-04 08:04 作者:王子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评论(4)T|T

现代牧业“万牛齐养”,希望颠覆传统养殖模式甚至乳业模式。由于其间存在诸多难题,这场颠覆并未终结

【《中国企业家》杂志】(文 王子)站在张家口沽源县郊区,空气清澈而干燥,风会提示你已抵塞北。这里海拔约1400米,虽已入夏,树木尚未发芽,农田裸露着泥土,绿草只敢在背风处露头。

从一个二百米的小山头下望,最显眼的是一排排淡蓝色的屋顶,那是现代牧业(01117.HK)塞北牧场的牛舍。牧场占地近4500亩,整齐划一的房子,实际分成了犊牛舍、青年牛舍、泌乳牛舍等。常能看到数百头奶牛赶往挤奶设备,挤完奶后,它们会自行踢掉挤奶器。

按照规划,这里奶牛存栏量将达到3万头,目前存栏2.3万头,是全球养殖密度最高的大牧场之一。类似这样的牧场,到2015年现代牧业将建成30个。

自2010年11月26日上市以来,现代牧业就不断引发争议。外界看来,与蒙牛的“血缘”,不仅让它的出身显得神秘,也让它未来的业绩支撑过于单薄;数万头牛的超级牧场模式,在环保与防疫方面令人担忧;如此高度集约化,奶牛与饲料的来源也面临挑战。

2011年5月中旬,在实地探访现代牧业多个牧场,并采访多位投资人之后,本刊专访了一直沉默的现代牧业董事长邓九强。邓削瘦而精力充沛,自称是“养牛种草的农民”,他认为现代牧业,正如其名字的暗示,是对传统养殖方式摧枯拉朽的颠覆。

2008年之后,乳业江湖几番洗牌,向产业链上游突进,已是幸存者的普遍逻辑。现代牧业正是在这种形势下一路高歌。断言它的模式能为解决奶源危机闯出一条生路,或者只是一个吹大的泡沫,都为时尚早。不过,它的故事,却能完整折射中国乳业近年来的生态。

出身蒙牛

现代牧业创立于2005年,5年后IPO,市值140亿港币左右,等于在养殖业复制了一个“蒙牛速度”。

没办法,虽然现代牧业一直强调自己的独立性,但谈及它,总免不了牵扯到蒙牛。它由多位蒙牛前管理层创立;它的扩张和蒙牛如影随形;老牛基金会的旗下公司是它主要投资者之一;至今它97%以上的销售额都来自蒙牛。

邓九强今年60岁,比牛根生大6岁。他曾是一家国营乳品加工机械公司管理者,因工作关系,与伊利、三元、完达山等乳品企业负责人都十分熟悉。当年牛根生还在小作坊做冰淇凌时,两人就已相识。他在蒙牛11年,是公司创业元老之一。后任蒙牛集团副总裁,负责牛奶加工厂选址建设。

2004年,蒙牛乳业 (2319.HK)上市,2005年集团总收入达到108亿元人民币,与伊利共同成为乳业中唯一销售额破百亿的企业。彼时警钟尚未敲响,不过蒙牛已意识到奶源缺失的潜在风险。

“养殖属于农业,乳品加工属于工业,两种行业利益并不一致,整个链条中就不具备可控性。”邓九强对此深有感触,“国内乳品的加工能力在世界都是一流的,但这么多年做下来之后,我们感觉压力最大就是奶源,这方面与国外差距太大。一个大品牌,把自己放在脆弱的奶源基础上,是件很危险的事。”

但是,当年蒙牛无法从事养殖行业。“这是境外投资者给它的限制。”接近蒙牛的人士透露,原因是奶牛养殖风险大、投入高。“建一个像样的牧场,投资要7亿多,也就能年产300多吨牛奶,而只要拿2.5个亿,就可以做一个年加工800吨的工厂。”据悉,当时投资者和蒙牛约定,全年用于“扶植奶站建设”的基金,不能超过2亿元。

如此看来,蒙牛“墙外开花”,再建一个实体经营奶源,似乎是早晚的事。实际上,现代牧业成立的原因也与邓九强自主创业的冲动有关。

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是此事促成者之一。高精明干练,之前担任泰安市招商局董事总经理。她曾将蒙牛一个乳品加工厂引入泰安,因此与蒙牛高层熟识。此后,泰安市一位官员调任安徽要职,希望高能把蒙牛也带到安徽落户。高丽娜奔走沟通,终将蒙牛引入马鞍山。

负责蒙牛马鞍山项目的正是邓九强,建新厂需要解决奶源问题,而安徽奶牛养殖业欠发达,无法提供足够奶源,高丽娜本来设想从国外引进良种奶牛,然后由蒙牛交给农户去养。“结果这条路走着走着觉得不妥,没有集约化养殖最终还是解决不了问题。”邓九强说。

为研究安徽奶牛养殖业如何发展,邓九强曾陪同安徽官员去唐山考察,唐山是奶牛养殖重点区域,他们到时正逢夏天,有些村子两千人养两千头牛,雨后水气一散,太阳一晒,气味刺鼻,参观者几乎进不了村。

邓的用意就是帮助对方理解,这样养牛是不行的,回到安徽后,他建议:你们给点政策扶持基金,我找几个股东,做一个大型集约化奶牛企业试一下?邓的方案是他去筹集8000万元人民币,政府支持个4000多万,土地等方面再提供些优惠,凑2亿多元就能把牧场建起来,政府慨然应允。

不过,无论专家、牧业企业还是投资机构,均对建设大规模集约化牧场持保留态度。即使在蒙牛内部,对此也多有担心。一次在酒桌上,有高管直言不讳地说:“老邓,那个模式不行的,别忘了,家有千万,带毛的不算。”

筹建初期,邓九强与高丽娜邀请三元、光明等知名乳业企业高管,以及行业专家齐聚马鞍山,探讨奶牛养殖,到场者没一个人支持。他们的看法是,奶牛养殖规模一般以几百头为限,再大的牧场,一旦发生疫病就可能血本无归,每日堆积如山的排泄物也难以处理。而邓九强的规划更令人惊讶,他要建存栏7000头以上的牧场。

面对一片反对声,邓有些上火,发言说:关于规模搞一万头对不对就不要讨论了,我在美国看过一万头的牧场,也看过两万头的,人家管理得很好。各位就说说我们现在要做这件事,需要注意什么就行了。

他没有实现募资8000万的目标,集资到6800多万时就无人入股。参与集资的共28人,大部分是蒙牛中高层管理人员、销售商与供应商。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中国移动用户发送ZGQYJ至10658000订《中国企业家》手机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热点文章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