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潘海霞:富士康劳工事件反思

2012-10-24 07:39 | 作者: 潘海霞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富士康 劳工 事件 潘海霞

【中国企业家网】劳工事件成了盘旋在IT代工之王富士康头顶,挥之难去的魅影。

2012年9月,富士康的江苏淮安工厂被曝当地院校学生被迫在富士康代工的苹果IPHONE5生产线组装产品。近期,富士康的太原、烟台等地工厂被爆雇佣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对烟台工厂的指责,富士康已于上周承认。

此外,富士康的太原工厂发生了群殴事件,其在郑州工厂有4000人的大罢工。

上一次,富士康劳工问题缠身乃是2010年。当时,短短数月连续有13名工人在富士康深圳园区跳楼自杀。此后,富士康的内迁被看作是解决劳工问题的途径之一。孰料,它很快就爆发了诸多问题。

问题之一是,公权力与商业势力相互勾结的问题。富士康内迁,有扩张生产基地,降低劳动力成本等诸多方面考量,它顺应的是中国沿海制造基地转移到内陆省份的潮流。与此同时,内陆诸多省份都在抢夺承接制造业基地的大蛋糕,不少城市“全官招商”,把招商引资作为最大的政绩工程来抓。富士康内迁的大挑战之一是劳动力。新兴的内陆制造基地,不像广东、深圳那样具有辐射全国的劳动力积聚效应。对此,富士康在这些城市设厂往往与当地政府有协议条款,让当地政府承诺供应充足的劳动力。为了引得“金凤凰”,地方官员也往往大包大揽。被曝光的富士康淮安、太原、烟台等工厂的学生实习工的幕后推手就是当地政府,他们利用手中权力,层层施压,最终诸多学校无奈强制安排学生前往富士康实习,以至于发生了童工事件。这一点,富士康难以推卸责任。

其二,也是富士康面临的老问题,如何让生产线工作和工厂生活变得“更湿润”?迁往内地的富士康,在管理上基本还是延续了以往的模式,对工人严格控制,手段甚至有些粗暴。富士康太原工厂骚扰起因之一则是保安对员工的辱骂。这种粗暴非人性的管理手段难以被新一代产业工人接受。

其三,如何准确评估自己的能力?对于劳动力的问题,富士康也采取了积极举措。几年前,富士康启动了机器人项目,推出“三年内造百万机器人”的计划。不过,一贯激进的郭台铭显然忽略了造机器人的难度。据报道,如今,富士康机器人数量还不到规划的二十分之一。机器人未能如期上岗,或许也是引发富士康今年劳工事件频发的原因之一。面对繁重的业务订单,他们明知送来的实习生有多么不情愿,甚至明知他们还是未成年人,也不管不顾,将之安排到生产线上,甚至让他们上夜班。

上述三大问题,折射了富士康把控力或自知力不足,面对超出接待能力的代工订单时,它不敢或者不舍得说不,只是拼命上。这也折射了所有代工厂商的共性问题,路在何方?这个涉及富士康命运的问题,郭台铭自然早有思考,他已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局,向上整合上游资源,跟日资企业合作,向下切入中国消费市场的大蛋糕等等。残酷的现实是,无论是上下游产业链贯通,还是机器人计划进展都不顺利。

富士康就像一个紧绷的高速旋转的陀螺。年过60岁的郭台铭一直是拼命三郎,或许,他最需要的是放下。放下增长至上,放下速度为王,放下规模为王的既定成见和束缚后,或许能找到真正的解决之道?

《中国企业家》网站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010-64921616-8657)。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看公司》栏目以中企独特的视角带你读懂当下纷扰的商业迷局,拨开市场迷雾,看清各家公司的运营逻辑,剖析企业市场表现背后的真相。

本栏目作者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一线记者编辑,他们的文章秉承《中国企业家》杂志一贯的视角,聚合了中企多年的积累与沉淀。

本栏目结合当下热点,并以明星企业及重点行业为切入点,试图分析并总结当下各企业普遍面临的商业困境,为后来者提供足够的启发与借鉴!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