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陈九霖的出山设想

2013-08-23 09:25 | 作者: 曹顺妮来源:《中国企业家》 陈九霖

重出江湖的陈九霖,还能再创辉煌吗?

昔日航油大王的出山动向,一直备受关注。自2009年1月从新加坡监狱出狱归国后,陈九霖刻意保持着低调。与2012年从牢狱出来的风云企业家顾雏军头戴“草民无罪”的白帽子为自己平反的宣示形象截然相反的是,陈更喜欢以静默的方式蓄势。

2013年8月18日,惯以笑容示人的陈九霖出现在北大孵化器的一层会议室。这间在北大东门东北方200米的简易楼房的会议室,是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每周末举行校友创业沙龙的地盘,这种半私密的活动惯常也就三四十人参加。此次因陈九霖出场,竟然来了150多号人。作为87届校友,陈九霖被邀请来分享他的企业经营理念,甚至人生感悟,以及创业方向。

活动是下午2点半开始,陈九霖提前一个多小时到场,时而与粉丝合影,时而为新书《走近陈九霖》签名。这本由出版社朋友编著、融合陈本人的文章以及媒体报道的传记,据说在当当网几度卖断货。

与大半年前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的憔悴相比,陈九霖脸庞圆润了些,看起来更为健康,沉重的负荷感和笑容背后的凄凉感不易察觉。另外的一个变化是,这一次他坦然承认已不在葛洲坝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任职。2010年他出任葛洲坝国际副总经理的新闻被媒体大为报道。

在开讲之前,陈九霖又把中央电视台2010年报道其回归国家队的新闻视频调出来,静静看完,笑了笑,仿佛在回忆旁人的故事:“当时新闻播出后,金地中心的葛洲坝国际办公室,每天都有大批记者在那里围堵我。而当时我在非洲的海外项目上忙活。”

本刊记者大半年前也去金地中心围堵过陈九霖,只是物是人非。鲜有人知道陈的动向,还有人甚至不知道陈九霖乃何方人物。没有解释为何离开葛洲坝国际,陈对于未来打算,还是不肯露半点讯息,只是说在再次创业前,“我希望给自己留有充分空间。”

此前在本刊的《陈九霖等待组织召唤》报道中提到,陈九霖出狱后完成三件事:安抚家人、恢复公职(到葛洲坝国际)、拿博士学位(清华大学)。这三件事在2012年底前全部完成。2013年春节期间,陈九霖把其博士论文升级为新书出版:《石油衍生品合约监管法律问题研究》。

牢狱痕迹并不是靠三件事就能简单抹去,陈九霖曾寄希望于国家队,并一直等待着组织的再次召唤。所以在其归国后,陈提醒自己三件事不得碰:不提政治敏感话题、不讲体制内事项、不吐露中国航油事件内幕。

但积压多年的隐忍,让陈九霖还是忍不住为自己叫屈,“作为一个正常人,我恶意扰乱新加坡金融秩序的犯罪动机何在?利益驱动何在?其次,作为仍在职的公司主要负责人,谁愿意所任职的公司出现亏损呢?”陈九霖在讲座上反问。

“我最大的短板是政治。”在北大上学期间以进入仕途为事业梦想的陈九霖,经历沉浮后,点评自己实在是个不懂政治的人。对于中航油事件,他不避讳地认为,原本是一起商业事件,最后却被政治化。就像其在《石油衍生品合约监管法律问题研究》一书中所述,他以“消防员”角色承担了“纵火者”的惩罚,“中国航油集团售卖中国航油股票筹资补交交易保证金,是母公司层面集体决策的结果,根本不是我的个人行为,为何将刑事责任强加于我个人头上?为何本人所承担的责任却重于做出最终决策的法人呢?更为荒谬的是:法人承担的是民事罚款,……作为执行其决策的雇员却要承担刑事责任?……新加坡当局及其有关部门在整个事件过程中的一系列决定,尤其是强加于本人的罪名,是一错再错。我这里披露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至于事件的真相,作为当事人之一,陈九霖确实还有很多内幕尚未披露。但当年的不懂政治,或者是不会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人的陈九霖,主动地把自己送到新加坡法律面前。在从北京回新加坡接受检查前,新加坡好友打电话劝告其千万不要回新加坡,等中、新两国政府达成妥协,以不判罪的前提下再回新加坡。陈没有听从建议,他希望公司早日凤凰涅磐,也相信新加坡的法律。

2004年12月23日,新加坡媒体曾大肆报道前任总理李光耀对陈九霖和中国航油事件的看法:陈九霖出身寒微,聪明而有自制力,靠资本运作能力在新加坡快速崛起,成为非常杰出的年轻企业家,又能在出事后主动回到新加坡协助调查,说明中国政府希望朝第一世界大国走去,而不是走第三世界发展之路。当时舆论一致认为陈九霖将不会接受太严重的惩罚,毕竟新加坡国父都出面讲话了。陈本人也甚为欣慰。但一位律师朋友却私下警告陈九霖做好应对最坏结果的打算。这位朋友分析,李光耀提到出身寒微,表明陈是一个没有政治背景的人;而那些表面上听来是夸赞陈九霖能力的话,以及由案件谈到国家的世界地位的讲话,与案子根本没关系,意味着新加坡有意将那个经济案件拔高到政治高度,加之李光耀本人出来专门发表讲话,事情已变性到政治案件了。

听完朋友分析,陈九霖倒吸冷气。此后的案件审理,应了朋友的话,根本无法乐观。甚至在法庭2006年3月21日判其4年3个月的处罚时,上午检察官还提出,鉴于陈九霖根本没有逃离的风险,提请法官允许陈先回家处理完家事、延期3星期后收监,法官当场同意检察官的意见。可至傍晚宣判时又改为当天收监,理由是陈有出逃危险。第二天,新加坡正式批准中航油重组。这个时间差,让陈九霖苦笑无奈,也让外界产生诸多联想。

但至今日,回忆当年回新加坡接受调查前回家看父母一事,陈九霖拿着话筒的手抖动了几下,就像撕开那道最痛的伤疤,本能的疼痛并不能靠后天的意志力去掩盖。当时究竟是何种心境见父母?陈九霖跪在母亲面前说了一句话:自古忠孝难两全。中风昏迷无法开口讲话的母亲泪流满面,用手指指向门口,示意让陈先去处理案件。此情此景,让在场乡亲和朋友哭成一片。这是陈与母亲的最后一面。

不懂政治的陈九霖,面对过往浮沉,虽能用平静的语调去讲述,但不经意间抖动的双手,眼底的泪光,令人唏嘘。

陈九霖不再像20年前急于证明自己,那时,只要有央企抛出诱人的橄榄枝,他就无法拒绝地接受。而现在,他更像个布道者,到国内外高校、企业等去讲解资本运作和能源行业趋势。而对于工作,他谨慎起来,“时机不到时,潜龙勿用。”这是他对创业者,更是对自己的提醒。狱中,他每天做3000个俯卧撑,因为当机会再次出现时,他不能先报废了。虽然在中国航油事件爆发时,他也曾想到过跳楼自杀。

出山时机不到,但方向从来没变。“还是自己擅长的能源领域。”陈九霖总结自己的优劣势,短板是政治,优势是能源和资本运作能力。单笔投资超过5000万美元的大型投资项目,他已操作过22个投资项目,有些是在葛洲坝国际完成的,有些是帮助企业家朋友完成的。但这些项目他很少跟人去提。不管怎样,只要有人向其问道,他总以异常认真的态度去回答。

在场的一位央企负责人问海外投资的注意事项,陈九霖答了三点,海外投资的春天来了,但要打破控股情结;二是在投资的国别上,打破亚非拉情结,要不失时机地投资欧美发达国家;打破去国外新设公司的情结,“童养媳”比并购重组的风险更大。

而要创业,发展战略+人才+资本三大能力要具备。发展战略要遵从自己擅长、熟悉的行业并持之以恒,不能因出现困难就怀疑商业模式;资本运作是资源整合能力的重要体现,要用资本手段促进企业发展壮大;企业发展离不开人才,人才的重要性往往被忽略,从创业开始就要一手培养人才,空降兵好用,但很难搞。

在场的粉丝似乎有些按耐不住。一位从江浙一带跑来的个体户女老板,直接向陈九霖发出邀请:陈总,你说你擅长资本运作,我虽然不是开大公司,但我愿意把钱交给你,你来做吧!

女老板的直率,逗笑全场。陈九霖笑了笑,说,当我有资本的时候,我会考虑三点:第一,我能为股东带来多大回报?第二,创业阶段需要把控股权,要一个人说了算,因为对企业长短期的利益考虑,导致管理层理念冲突是很常见的;第三,我要在哪个领域、以何种方式创造价值。

陈九霖坚持要在资本和能源两个方向去发力。这种偏执的劲头,就像其所说,创业的基因是“进取精神”,什么困难都打不倒。没有困难反而是让人不安的。

当然,在困厄压得他喘息无力时,《圣经》、《金刚经》、《古兰经》、《道德经》、《易经》、《了凡四训》等宗教类和哲学类书籍,成了他精神上的慰藉。狱中不知将这些典籍翻阅多少遍的陈九霖,在讲座开场前,用了各种宗教的故事来解读数字,其微博和微信里也常常用宗教故事来传播各种感悟。

拿宗教故事布道的陈九霖,难道成了宗教信徒?“我没有信仰宗教,我只信仰清华大学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陈说,虽没有宗教信仰,但他信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人生而有命,许多内容无法选择,比如出身、死亡等等;他还说,在经世的人生智慧与经验外,也同样存在超自然的力量。陈九霖举例说,当年接到下属报告出现交易巨大亏损电话之前,他正在韩国游乐园和家人度假,而当天幼子非要将其用玩具手铐铐起来,陈为逗儿子开心,任由儿子摆布进塑料监狱中。游戏刚刚结束,他就接到公司亏损的那个噩梦般的电话。他立马丢下家人,回到新加坡。岂料,游戏成真。

过了知天命年龄的陈九霖,还自创了个词,叫“生命律”,凡 皆有平衡,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人生亦不例外。要在无常亦有常的人生中平衡,可选择做与不做。“人不能犯罪或受到迫害,否则就有可能坐牢。一旦坐牢,人的正常生命规律就会被改变。”

除了相信有命和存在超自然力量外,陈九霖经历无法选择的牢狱之灾后,还选择信了《了凡四训》中的这句话:人的命数可逃么?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他认为,自身的作为与选择也非常重要,正所谓“种豆得豆,种瓜得瓜”。

不信神的陈九霖,关于他的出山设想,似乎没有必要再纠结于任何细节,毕竟,他的方向从未变过。

举报该文章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看公司》栏目以中企独特的视角带你读懂当下纷扰的商业迷局,拨开市场迷雾,看清各家公司的运营逻辑,剖析企业市场表现背后的真相。

本栏目作者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一线记者编辑,他们的文章秉承《中国企业家》杂志一贯的视角,聚合了中企多年的积累与沉淀。

本栏目结合当下热点,并以明星企业及重点行业为切入点,试图分析并总结当下各企业普遍面临的商业困境,为后来者提供足够的启发与借鉴!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