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满天无人机就要来了?多少快递小哥要失业?京东、顺丰都拿到空域批文

2017-09-04 18:01 | 作者: 刘佳玲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无人机 京东 顺丰

640.webp

8月31日,京东获得覆盖陕西省全境的无人机空域书面批文,也是国内第一张覆盖全省范围的无人机空域批文。

上一次关于无人机的大消息还是在6月底,“顺丰与赣州市南康区联合申报的物流无人机示范运行区的空域申请,得到了东部战区的正式批复,成为目前国内唯一获得正式审批的,且由企业、中央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共同推进的示范空域。”

以后,是要满天都是无人机的节奏吗?

除了获得陕西省无人机空域的批文,京东还发布了首款可用于支、干线运输的倾转旋翼无人机VT1。这是一种将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优点融为一体的新型飞行器,具备占地面积小、垂直升降、可在空中平稳悬停等优势,具备200公里以上飞行距离能力,起飞重量为200公斤以上。

640.webp (1)

此前,京东CTO张晨曾表示,公司研发的无人机未来将覆盖中国10个省份,公司还在测试载重量为一吨的无人机。在充电后,这些无人机最大的飞行里程可以达到50km。

对于此次发布的倾转旋翼无人机VT1来说,假设一件包裹的重量是1公斤,那么VT1一次可以运输200件包裹。这意味着,京东可能于近期试验跨乡镇、跨地市的无人机支线运输与快件分发。

但京东对于实现大规模无人机支干线运输仍然比较谨慎。

京东有关工作人员对《中国企业家》(ID:iceo-com-cn)表示:“西安的无人机研发中心将重点研发中大型无人机。京东将加快布局干线、支线无人机通航网络的进度。但现在就谈支干线无人机的商业化运营可能还有点早。京东会先在局部地区进行相关的摸索和尝试。”

大型无人机的研发可比小型的难得多。

互联网分析师柳华芳对中企哥说:“例如无人机的动力系统,小型无人机使用电池就可以了,大型无人机则要考虑是用螺旋桨还是喷气式,驱动方式是烧油、电力驱动还是混合驱动,每种机型的载重和耗油情况如何,这些都需要大量的实验。京东选择西安作为无人机研发基地,也是因为西安有大量的航天技术人才、企业,方便京东和其他企业进行军转民、跨学科等项目合作。”

一两年内,无人机或可大规模送货到家

目前,京东无人机的应用主要集中在末端配送环节,无人机型号较小,时速可以达到100km,运送的货物的重量为5kg到15kg,主要用于代替快递员,和消费者直接对接,进行配送末端的收件派件工作。

无人机能够实现全自动化配送,无需人工参与就能完成自动装载、自动起飞、自主巡航、自动着陆、自动卸货、自动返航等一系列动作。

640.webp (2)

柳华芳预计,按照京东目前的工作效率,2020年有机会看到京东启动无人机支干线运输配送,一两年之内,京东无人机末端配送将实现大规模商业化运作。

无人机收件派件的成本比快递员低多少?

目前京东已经在江苏宿迁、陕西西安实现载重10公斤至15公斤、续航15公里至20公里的小型无人机的常态化运营。京东有关工作人员表示:“通过无人机进行配送,在成本上可以接近人力配送的成本。但现在配送的规模还不大,随着京东无人机配送范围的不断扩大,无人机本身的造价大幅降低,预计未来无人机配送成本与现在人工配送相比可下降50%左右。”

这个数字比今年6月京东掌门人刘强东在采访时的表态更保守一点。

当时,刘强东说,推广无人机送货之后,乡村地区的物流成本可以下降七成,而在京东未来的乡村物流模式中,每个村都将有一名京东快递员接待这些无人机。“今天,我们在大街小巷雇佣了七万名快递员,这是很高的成本,如果能够用无人机来送包裹,这个成本将会很低。”

无人机的到来,开始让中国200多万名快递小哥感到不安。

今年2017年京东年会上,刘强东曾说,“不会因为技术让兄弟们失业”,话犹在耳,但京东在发展无人机上,脚步越来越快。

7月20日,在联想2017 TechWorld大会上,刘强东阐述了未来无人机的布局:将在四川建立185个无人机机场,建成后将实现24小时内送达中国的任何城市。

不仅四川,京东还将在陕西建设100个无人机机场。

在这之前,京东已经建成全球首个无人机调度中心,为无人机常态化做保障。

资料显示,2015年京东无人机项目才获得正式立项,2016年5月,京东成立X事业部,并确立了无人机、无人车、无人仓三大板块。

顺丰着力布局无人机支干线物流

无人机物流的空域政策于今年6月正式放开。

当时,另一家物流巨头——顺丰宣布与赣州市南康区联合申报的物流无人机示范运行区的空域申请,得到了东部战区的正式批复。

事实上,顺丰对无人机的研究比京东还要早,但一直保持比较低调的姿态。在2012年,顺丰创始人、总裁王卫就提出物流无人机的概念。

7月13日,顺丰宣布在成都双流自贸试验区建立大型物流无人机总部基地,也是国内首个正式落地的无人机支线物流运输项目。

之前,顺丰自研的 MantaRay 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被曝光,该无人机拥有水陆两栖的能力。这种完全属于固定翼的无人机运输重量可以超过200公斤,运输距离也可以超过一千公里。

640.webp (3)

外界关于顺丰无人机项目的信息不多。顺丰集团首席技术官、顺丰科技总裁田民在接受界面的采访时曾表示:“无人机不是简单从A飞到B,而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包括通讯、材料以及N多问题决定能否在物流领域被大规模商用。我们其实技术要领先于对手,但是现在不能讲,一是害怕技术被泄露,第二是我们不想误导市场。”

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在测试过小型无人机和大型无人机之后,顺丰将着重发力无人机支干线物流。此前,顺丰负责人曾表示,顺丰的无人机未来并不会直接面向客户,而是进行顺丰速运不同网点之间的配送,主要是将货物送往人力配送较难、较慢的偏远地区。

在柳华芳看来,京东虽然的无人机发展起步虽然较晚,但是无论是技术研发还是业务拓展的步伐都很快,此次拿到国内首张无人机全省范围的空域批文,也显示出京东后发制人的优势。

菜鸟短期内追赶不上顺丰、京东

目前,顺丰、京东都已拿到空域批文,未来会不会有更多企业拿到呢?

2015年,淘宝曾在北京尝试无人机参与商品配送。圆通、极飞无人机和淘宝三方共同完成了这项尝试。在这场测试中,淘宝上预定的姜茶都可以在一小时内运送到指定的城市或地区。

但这一尝试后续并未进行下去。2016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熟悉上述合作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时淘宝与各方的合作,受到了来自监管层面的压力。换句话说,当时监管层并不鼓励在北京等一线城市进行无人机配货尝试。

在阿里巴巴旗下物流平台菜鸟的官方网站上,没有出现用于配送快递的无人机产品。菜鸟网络董事长童文红曾在去年表示:“现在不少公司正在研究无人机,菜鸟也对此保持了高度关注。但无人机在这个阶段还是作秀的成分比较多一些。”

柳华芳认为,菜鸟的无人机配送短期内无法追赶上京东和顺丰,因为菜鸟尚未自营做物流,而发展无人机项目所涉及的研发、推广、维修等问题庞杂繁复,只靠合作伙伴的配合是无法实现的。

目前,在基础设施不完善的小城市和农村,京东和阿里巴巴都没有建立具有成本效益的配送方式。麦肯锡2016年报告显示,全球包裹运输的成本(不包括取货、长途运输和分类)已经达到约783.8亿美元,其中电子商务的运输成本增长最快。最后一公里的物流通常是总运输成本中最昂贵的部分,有时甚至达到总成本的50%以上。未来京东的无人机配送商业化运营后,或许会对菜鸟构成更大的威胁。

一两年前,人们还想象不到如今共享单车遍布大街小巷的样子。未来,无人机真的会满天飞吗?

童文红算过一笔账:目前电商包裹差不多是每天6千万个,十年以后这个数字可能会突破3亿。“你想象一下,面对3亿包裹的时候,以现在这种无人机的技术,大家可能会看到满天都是无人机在飞。我们相信十年后的无人机一定不是现在的样子。”

但看了前文的读者就知道,想要送无人机上天,必须先获得有关部门的批文,想必有关部门也不会允许无人机满天飞的情况出现。

而目前京东和顺丰的无人机测试,大多选在较为偏远,交通网络不甚发达,空运情况较为简单的地区。和农村相比,城市的订单密度较大,地面配送效率较高,因此,城市发展无人配送的可行性不强。

8月28日,有消息称,“京东拟申请在北京南六环试点无人机送快递”,京东有关工作人员回应:“京东可能会在南六环外进行无人机测试,但京东无人机主要面对的市场还是广大的农村、山区与交通不够便利的其他地区。”

至于京东会不会乘胜追击,继续申请其他空域的批文,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京东还在与更多地区进行空域许可的沟通。但具体地区不方便透露。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看公司》栏目以中企独特的视角带你读懂当下纷扰的商业迷局,拨开市场迷雾,看清各家公司的运营逻辑,剖析企业市场表现背后的真相。

本栏目作者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一线记者编辑,他们的文章秉承《中国企业家》杂志一贯的视角,聚合了中企多年的积累与沉淀。

本栏目结合当下热点,并以明星企业及重点行业为切入点,试图分析并总结当下各企业普遍面临的商业困境,为后来者提供足够的启发与借鉴!

专栏作者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
关注IT和TMT领域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
关注地产等领域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消费等领域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等领域...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
关注TMT、跨国公司等领域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
关注汽车、跨国公司等领域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
关注体育、消费等领域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
关注互联网领域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
关注文化领域

李聪

《中国企业家》记者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