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火箭公司:探路商业航天

2018-06-25 16:08 | 作者: 周夫荣

两年半之前,当张镝和同事启动内部创业,并到武汉工商局注册时,他们遭到了拒绝。工商局从来没有见过一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火箭发射”。

2016年2月,经过两轮沟通,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火箭公司)成功注册,成为我国首家按商业模式开展研发和应用的专业化火箭公司,希望为国内外客户提供商业航天发射服务。

火箭公司董事长张镝是一个老航天人。自打1990年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后,他就没离开过这个行业。

张镝曾参加过长征三号甲火箭的设计,辗转计划、科研、生产、管理等多个岗位。现在仍然是中国航天科工第四研究院副院长,兼任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两年,他明显感觉到,商业航天的机会来了。

这个领域内,相继出现了零壹空间、深圳翎客航天、北京蓝箭空间等创业公司,虽然他们没有进行实质的产品飞行试验,但都在摩拳擦掌,分别获得了几千万到一亿不等的投资。

火箭公司成立第二年的年末,全球最大的火箭发射商业公司,埃隆·马斯克的美国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创下了人类太空史上的第一次:成功发射“猎鹰”9,并回收一级火箭。亮眼的成绩,使其获得国内外诸多订单。

越来越多企业,包括民间资本开始搅动这个市场。这时,发射火箭,并不只是“国家队”的事情了。

作为国内商业航天产业的先行者,国内第一家商业火箭公司,火箭公司将面临什么?它的机会在哪里?这家体制内诞生的“中国版SpaceX”会走出一条如何不同的路?

学霸成长记

坐飞机给现代人带来的最大不适,可能不是耳膜承压、上厕所不便,而是关机,不能用手机打发无聊时间,或继续赶手头工作。今年,这一现象得到改变。起飞20分钟,连上Wi-Fi,在高空上网冲浪,这是会让很多人开心的事情。然而,目前,飞机上上网频频遭遇网页打不开,视频传不了,只能微信发文字和图片,一张截图发5分钟⋯⋯

飞机飞行在万米高空,不可能像地面通信一样连着一根光纤宽带解决通讯问题。地面Wi-Fi是有线的,而空中Wi-Fi是无线上网。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空地通讯。基于卫星和基于地面基站仍是目前实现空地通讯的主要方式。具体来说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卫星方式实现地空通讯,另一种则是基于ATG(air to ground,地面基站方式)实现地空宽带通讯。

不好的用户体验,是火箭公司的机会。火箭公司副总经理李运生说,火箭公司目前已有这类签单,今年可能会发空中宽带卫星,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成立当年,火箭公司即在中国航天日上签订首单商业发射合同,之后用了8个月交付订单。虽然火箭公司一直在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运行,但作为大央企航天科工的亲生“儿子”,火箭公司比起同行,有不可低估的技术积累和市场资源。

这一优势具体体现在了其产品的研发上。目前,该公司主要研制快舟系列固体运载火箭。其实十几年前,其“母公司”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便启动了快舟火箭的研制、论证工作。

据央广网披露,快舟11计划今年以“一箭六星”的形式完成首飞。这种火箭比起之前发射过的快舟1号及其改进型快舟1号甲,直径、体积和运载能力都有直线上升:起飞质量为78吨,近地轨道最大运载能力1500千克,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1000千克/700千米,主要承担400千米至1500千米近地和太阳同步轨道小卫星、微小卫星单星及多星组网发射任务。

“最难的是第一年。”李运生说,公司初创阶段,集团仅派了3个人过来。没有市场、没有充足的资金,一切都是未知。

第二年,也就是2017年,公司按照市场化运作,拿到了订单。但是,商业火箭发射,一直是高度资金密集型产业,离不开雄厚的资金支持。

为了解决钱的问题,去年5月,李运生开始频繁接触投资机构。然而,很多机构认为火箭公司溢价偏高,担心风险太大。而火箭公司作为国企航天科工的下属公司,又不能接受投资机构的对赌协议。他找了30多家,曾经一天见了6家机构,但最终同意参股的,只有中金一家。

最终,2017年底,火箭公司在上交所举行A轮增资签约仪式,与8家社会投资机构,含部分民营社会资本签订协议,现场募集资金12亿元。这次增资所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快舟系列运载火箭产品研制、商业航天上下游产业布局与快舟总装能力建设等。

可见,在资本眼中,在这个神秘的领域依然需要保持谨慎。火箭公司董事长张镝分析说,投资者做投资评估时主要关注三个方面,即标的是否是一种稀缺资源,是否有升值空间;财务报表是否健康,能否为股东带来稳定、持续的收益;公司有怎样的长远发展战略。

首轮试水融资后,李运生觉得“更有底气了”。他认为,在这个技术密集型产业,火箭公司原有的技术积累,形成了牢固的护城河。另外,虽然政策门槛在降低,但现在很多资源,如发射场、测运控等,还没有完全放开,而火箭公司在现有国内四大航天发射场均具备发射条件。

他也坦言,比起民企,火箭公司的体制机制不够灵活。开放民营资本进入商业火箭领域,总体来说是个好事。既可以有效分担政府的投资压力,还可以适当引入竞争,从而刺激国企进行技术创新,从而更好地优化我国航天产业的资源配置。

万亿市场

航天看似高大上,与日常生活没关系,其实不然。人们每天看的天气预报,每天的出行导航,都需要用到航天。而且,航天,真的不再只是“国家队”的事了。

李运生告诉《中国企业家》,2015年,是商业航天元年。

据美国航天基金会发布的《航天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航天经济总量达3353亿美元,其中商业航天占76%。

也是在这一年,我国公布了《中国制造2025》。其中提出,加快推进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新型卫星等空间平台与有效载荷、空天地宽带互联网系统,形成长期持续稳定的卫星遥感、通信、导航等空间信息服务能力。

国家助力,风生水起。商业火箭发射的全球格局开始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这一年,僵固的体制开始松动,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应时而动。如中科院的一群年轻人出来创业,吉林一号卫星成功发射。目前,国内能造卫星的机构已有近10家,一些机构已能独立生产卫星。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智能手机的发展,人类对数据和信息的需求越来越频繁和普遍。李运生认为这是“天时”:“需求旺盛,市场逐渐起来了。”在商业发射、太空旅游、日常通讯应用等方面,都蕴藏着巨大的商机。这里也许将诞生出无数独角兽。

对于火箭公司来说,火箭发射是重要而关键的一块业务。其中包括卫星制造、应用、地面设备建设、卫星发射等。在卫星应用领域,导航和通讯是大头,这也是火箭公司未来会继续重点着力的领域。

在张镝看来,商业航天这个行业,和互联网很像,起初都是围绕基础做建设,一旦找到适合的经济模式,就会爆发式增长。

“全球的商业航天市场有3300亿美金规模,是个万亿人民币的市场。”李运生说,过去几年,中国没有掘到这部分市场,现在,中国刚刚开始。在这个万亿市场中,60%是卫星应用,6%是卫星发射。因此,毫无疑问,在应用领域,火箭公司也将着手布局。

“市场比预期的好,急需解决的问题是研发略有滞后。”李运生坦言。今年,火箭公司的战略重心是提升研发能力,从研发团队,到厂房设施方面,推进研发建设。

另一方面,火箭公司希望通过批量采购等方式,降低生产和设计成本,使其价格更亲民。而去年的融资,给了火箭公司加强公司治理,提升企业活力的机会。

可以预见,未来商业航天将成为我国航天事业发展的新动力,也将是火箭公司取得发展的重要推手。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看公司》栏目以中企独特的视角带你读懂当下纷扰的商业迷局,拨开市场迷雾,看清各家公司的运营逻辑,剖析企业市场表现背后的真相。

本栏目作者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一线记者编辑,他们的文章秉承《中国企业家》杂志一贯的视角,聚合了中企多年的积累与沉淀。

本栏目结合当下热点,并以明星企业及重点行业为切入点,试图分析并总结当下各企业普遍面临的商业困境,为后来者提供足够的启发与借鉴!

专栏作者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
关注IT和TMT领域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
关注地产等领域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消费等领域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等领域...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
关注TMT、跨国公司等领域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
关注汽车、跨国公司等领域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
关注体育、消费等领域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
关注互联网领域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
关注文化领域

李聪

《中国企业家》记者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