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没有站队BAT,这家造车新势力如何获得5亿美元新融资

2018-06-25 16:56 | 作者: 陈睿雅

640

拜腾联合创始人兼CEO毕福康。来源:被访者供图

“Bytonhas production, product and technology.”拜腾(Byton)联合创始人兼CEO毕福康在全球总部启用仪式上说出这句话时,身后的PPT打出了“PPT造车”一词。“PPT造车”是近年来造车新势力广为诟病的问题之一,代指汽车创业公司许下承诺但无法兑现的行为。但毕福康表明拜腾能量产、有产品和科技,希望重新诠释“PPT造车”。

提及拜腾,有两个特点可以锁定这家造车新势力。第一,它在今年初CES上推出的首款概念车Byton M-Byte Concept搭载了一块49英寸的大屏幕,横跨主副驾驶位;第二,这支新势力中海外面孔不鲜见,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中,毕福康和拜腾总裁戴雷都是德国人。6月中旬,拜腾宣布完成5亿美元B轮融资,一汽、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参投。一年前,拜腾曾获得2.4亿美元A轮投资。

新造车势力是近年来的投资高地,有数据指出,国内初创电动车乘用车企接近50家。BAT是投资造车新势力的活跃力量,蔚来和威马的背后站着腾讯和百度,小鹏汽车背后则有阿里巴巴和富士康,腾讯还曾收购特斯拉5%的股份。但拜腾的资方格局中还未出现BAT。

一位接近拜腾B轮融资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BAT此前在新造车势力中已有一些投资布局,其投资是希望自己的产品可以落地到车厂的产品上,“所以对拜腾来说,它在与BAT的业务合作上有更大的灵活性”。

历史性变革的机会

拜腾“出道”至今,毕福康和戴雷几乎是恒定的双人组合,在演讲时,常常是两人一起站在舞台上,共同亮相。相形之下,拜腾创始人兼联席董事长冯长革显得尤为低调。

641

拜腾创始人、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来源:被访者供图

冯长革的另一身份是和谐汽车董事长,和谐汽车是香港上市公司,一家主要经营高档汽车的经销商集团。作为拜腾真正的创始人,冯长革称,2014年特斯拉与和谐汽车合作中国市场售后服务时,他与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会面1小时,由此意识到汽车业将发生历史性的变革。为了抓住这一变革机会,和谐汽车联手腾讯、富士康,成立了和谐富腾产业基金,共同制定了智能电动车发展的战略方向、产品定位和初步商业模型。但腾讯和富士康随后在2016年末退出,戴雷此前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国内资金出境受限是腾讯、富士康退出的主要原因。

毕福康和戴雷是冯长革“挖”来的联合创始人。“我是代表公司方,他是代表股东方。”同为联席董事长的毕福康这样定义他和冯长革的关系。“我们所有的工作他都不会直接介入,但是他会从董事会层面跟我们进行沟通,也会提出一些建议。”戴雷说,目前管理团队持股超20%。

642

拜腾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戴雷。来源:被访者供图

从团队来看,拜腾的多位高管出身于汽车产业,来自于宝马、英菲尼迪、特斯拉、本田、大众、雷诺等汽车企业。毕福康曾任宝马集团工程副总裁,是宝马电动超级跑车i8项目的总负责人。戴雷曾任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帮助英菲尼迪在中国快速塑造品牌壁垒。设计副总裁叶禀焕(Benoit Jacob)曾任宝马集团设计副总裁,i3和i8是他在宝马集团的代表作。

虽然团队阵容堪称豪华,但在早期融资时拜腾也曾遇到挑战。毕福康表示,两年前,一些投资者认为拜腾不够吸引人,“因为我们的竞争者会说他们生产多少辆车,行动多么快”。但这种局面在至B轮融资时似乎得到了改变。毕福康称,团队对金额“做了限制”,有意愿的投资其实超过了5亿美元。

作为落地南京的造车项目,拜腾与南京当地的关系也越来越深入。

2017年的A轮融资中,南京当地的龙头企业苏宁、丰盛一起投资了拜腾。“拜腾将成为我市继运满满、孩子王和汇通达之后的又一家独角兽企业。”一篇南京官方的宣传报道中如此写道。

6月中旬,拜腾宣布全球总部已入驻距南京市中心大约30公里的红枫科技园。随着全球总部正式启用,拜腾将有40%的全球研发资源迁移至南京。此外,正在动工的拜腾南京工厂占地1200亩地,总投资将达116亿元,也已被列为江苏省重大项目。

毕福康表示,因为有南京政府补贴、相关银行优惠贷款的支持,拜腾的B轮融资不会用到工厂建设,而是用于拜腾首款量产车的工业化生产、后续产品和技术研发等工作。

在产品规划方面,拜腾已经发布了两款未来将会投入量产的概念车。第一款是Byton M-Byte Concept,作为拜腾的首款量产车,这款SUV的上市时间锁定在2019年底。第二款概念车Byton K-Byte Concept在6月CES Asia前夕推出,是一辆轿车,计划在2021年量产上市。此外,拜腾还计划在2020-2023年推出一款7座的MPV概念车。

啃硬骨头

成立于2016年3月的拜腾,眼下进入了量产前“啃硬骨头”的环节。一方面,它要为自己积累品牌效应,为接下来构建的汽车直销体系赋能;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拜腾将全面进入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工艺车间的建设之中,与此同时,车辆开发、员工培训将同步进行。

戴雷表示,拜腾计划建设30家品牌体验店,除了自营模式之外,还会找一些合作伙伴来运营品牌体验店,如和谐汽车。其首家品牌体验店将开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太古汇。在售后方面,拜腾也会选择合作伙伴来运营,“售后并非必须与品牌体验店捆绑”。

在销售方面,拜腾会推出一款APP或其它在线工具。戴雷说:“我们的南京工厂也会变成一个完全按需生产的工厂,所以我们不会存在压库现象。”被问及此举的挑战时,拜腾生产运营副总裁马督胜表示,难点不在于制造,而在于供应商,“(地理位置上)我们在供应商的包围下”。

按照计划,拜腾南京工厂计划分两期建成,分别对应15万辆的产能规模。一期工程将于2018年10月竣工、随后进行设备入驻。目前,试制车间已经完成。6月11日,《中国企业家》记者到访现场看到,三辆完整的SUV被笼罩在银灰色幕布之下,但幕布并未揭开,工作人员称它们即将被送去做碰撞试验。此外,现场还有数十辆未安装轮胎的SUV,同样置于银色幕布之下。

但接下来,南京工厂将面临梅雨季的挑战。望着密密麻麻的工程部署计划图,马督胜称之为“激进的时间排期”。但这位曾参与丰田、特斯拉工厂建设的高管旋即表示,团队有信心按时交付。

一家国内的工艺设备上市公司高层告诉《中国企业家》,拜腾的试制车间从设计到落定耗时6个月,因为拜腾团队都是从特斯拉、宝马等出来的,所以“生产线标准非常高”。其标准主要体现在生产线的智能化和信息化方面,标准超过了国内一些车企甚至合资品牌。

但挑战不仅来自于自身、竞争对手,还来自于政策。5月17日出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虽然还未定稿,但为新造车势力拔高了市场准入门槛,例如,新建电动车项目设计产能需不低于10万辆;投资规模上,主要股东股权比例需高于1/3,且所有股东在项目建成、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前,不撤出股份。

“其实我本人并不担心新的政策。”毕福康说。他表示,要想取得市场上的成功,产品质量最为重要,此外,合适且强大的合作伙伴支持,是实现拜腾在中国业务成功的重要条件。“拜腾与南京政府、江苏政府以及中国一汽都组建了强大的合作关系,这也是我们这么有底气的重要原因。”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看公司》栏目以中企独特的视角带你读懂当下纷扰的商业迷局,拨开市场迷雾,看清各家公司的运营逻辑,剖析企业市场表现背后的真相。

本栏目作者为《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一线记者编辑,他们的文章秉承《中国企业家》杂志一贯的视角,聚合了中企多年的积累与沉淀。

本栏目结合当下热点,并以明星企业及重点行业为切入点,试图分析并总结当下各企业普遍面临的商业困境,为后来者提供足够的启发与借鉴!

专栏作者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
关注IT和TMT领域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
关注地产等领域

袭祥德

《中国企业家》编辑总监,关注能源、消费等领域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等领域...

秦姗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
关注TMT、跨国公司等领域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
关注汽车、跨国公司等领域

马钺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
关注体育、消费等领域

袁茵

《中国企业家》资深记者
关注互联网领域

邹玲

《中国企业家》记者
关注文化领域

李聪

《中国企业家》记者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