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吴敬琏:新领导要有决心割自己的肉

2013-10-08 09:44 | 作者: 吴敬琏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吴敬琏

【中国企业家网】近日,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学界泰斗吴敬琏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表示,中国现在碰到两个最主要的问题,一是旧的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方式,或者叫经济发展方式要转变,但是转不过来;第二是腐败,腐败加上贫富差距的拉大。这一届政府面临的最迫切的改革是什么?

吴敬琏

吴敬琏

以下为吴敬琏精彩观点节选:

这一届政府面临的最迫切的改革是什么?

吴敬琏:我想主要是要针对问题来确定我们改革的项目范围,中国现在碰到两个最主要的问题,一个问题就是这种旧的靠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方式,或者叫经济发展方式,可持续,要转变,但是转不过来。第二个问题就是腐败,腐败加上贫富差距的拉大,这两个是问题,是这个体制运行的结果,就需要找到发生这两个问题的体制性根源。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初次分配,如果不能解决初次分配的问题,你光靠政府的再分配措施,第一是有限度,缓解问题能够取得效果不是很大。第二,政府出手太多,结果它是会增加政府的税收,使得经济运行变得更没有效率,它结果就是从中长期看,它是负面的效应大于正面的效应。

所以首先第一件事需要研究清楚,为什么中国出现这样的情况?拿腐败来说,大概在80年代中期,这个问题已经变的很突出了,当然现在比那个时候更加严重,那个时候主要表现就是当时因为刚才双轨制,于是就要卖批文,卖批文其实是拿那个差价。

后来到了1986年的时候,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就提出来,像这类问题他的根本原因,他用一句话,叫做双重体制胶着对峙。那么提出解决的办法就是要进一步进行市场化的改革,消除双重体制胶着对峙的状态,建立一个市场环境,消除所谓寻租的制度基础。

收入差别拉大,本来计划经济的条件下它是个平均主义,要消除平均主义,利用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使得贫富差距有所扩大,但是不是像后来这样扩大到这样大。那么这个问题在哪里呢?首先这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增长的方式有问题,主要是靠投资来拉动增长,于是投资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就越来越高,越来越高,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投资比重超过GDP40%,就是因为投资在GDP的比重越来越高,那么在分配上,资本所有者的收入就越来越大,劳动者的收入占比就越来越低,这种增长方式它一定就会这个问题。

城镇化是不是又会拉动新一轮的贫富差距?

吴敬琏:这里就牵涉到一个很根本性的理论问题,城镇化为什么重要,这个在认识上一定要弄清楚,城镇化之所以重要,城镇化对于工业化、现代化是起推动作用的一个要素,它的根本的问题是人的集聚,城市的重要性在哪儿呢?是因为只有人的集聚才能够交流思想,才能够通过碰撞产生新的观念,产生新的经营模式,产生新的技术。

有人说是城镇化是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结果,我觉得好像不是单向的,它是个双向的、互动的东西。因为我们要转变经济增长的方式或者经济发展方式,它其实核心就在于让人力资本,新的思想、新的技术起更大的作用,而新的技术、新的思想就是要在城市中人们聚集在一块,互相交流才产生的,所以它对于这个现代化,对于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是非常重要的。

所谓新型的城镇化它要达到那个它应该达到的那些效果,它就是说要以最小的规模达到最高人的聚集效应,可是旧型城镇化不是这样的,旧型城镇化它的特点是土地城镇化优先,房地产和城市规模摊大饼,这是旧型城镇化。现在中央提倡的是新型城镇化,但是因为体制上的原因,各个地方响应中央的号召,但是它做的是旧型城镇化,现在问题就在这里。

那么就要研究了为什么呢?你要让它往东,它会往西呢?体制原因。第一个体制原因就是土地产权问题,有两个产权的安排使得城镇化变样,一个就是农村土地是集体的,而集体的农民又不能控制集体,所以归根到底农村土地是农民的,但是这个落实不到他身上,他控制不住。第二个问题呢,就是城市土地,城市土地是国有的,这是宪法规定,于是就有一个征地中间的差价问题在这里,于是驱动城镇化对于具体的主管的政府官员来说,驱动他的力量不是造成人的聚集效应,提高效率,而是拿到差价,所以我们现在出现了很不正常的现象,地的城市化速度比人的城市化速度至少高一倍,土地其实是大量浪费。这个成本化的成本太高。

制度就是一种利益关系的结合,在这种体制下,这种运行规则下,利益的驱动跟国家的要求其实不符的,但是你不能批评就是说因为你们觉悟不高,不是,这是体制决定了在那里,所以什么土地财政什么的。

一方面成本很高,另一方面建起来的城市专业化水平太低,规模太大,每一个城市居民的生活半径太长,所以城市的运营效率很低,这就造成了问题。第二个就是政府指南,我记得周其仁教授有一篇文章说的很好,再不要搞这种政府主导的城镇化了,政府主导的城镇化它是从政绩考虑的,这个跟世界各国城市的发展,这是有中国特色,世界各国的城市发展它是从市场来的,经济效率它是通过市场筛选来形成的,所以这就需要改变这样一种办法。

(您也曾经说过这二十多年的改革,一旦触碰国家机构的时候,国企利益的时候,恐怕就很难推动下去。)这就是存在一个问题了,就是所谓割自己的肉。我必须欣赏新上来的领导,像李总理都一再说过了,要有这个决心割自己的肉。

(实录摘自凤凰财经,有删节)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