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周其仁:城市化的本质就是经济自由(2)

2013-10-12 09:42 | 作者: 周其仁来源: 网易财经 周其仁

  网易财经:现在他们做得怎么样呢?

周其仁:我们观察到,它从2003年开始走这条路,就是三个集中、加快土地的整理,2008年提出了”还权赋能”,之后我们追踪了2—3年,一直到他们做确权,到2011年左右在全域范围内落下去。确权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确了权以后,这个权利流转的时候,你还要搭建这个交易平台,要让它公开、公正的进行,要把这个交易的信息让社会更多的方面了解,这样这个价格机制才更完善,所以他们也搭了产权交易所,这个我们进步我们也很肯定。我们在成都的研究做了10期,第10期以后就差不多结束了,最近的情况我也没有跟进。

土地确权工作量巨大

  网易财经:据您的观察,您觉得土地确权问题的难点,最难的是难在哪儿?

周其仁:确权难的地方,因为任何一个资产的权利状况有很大的历史性,比如说一个宅基地,农村是非常复杂的,有的是土改的时候就分的,但土改是1950年、1951年搞的,离开今天已经几十年过去了,人口、社会、政策发生很多变动,我们还有一批人口是在人民公社时代出生的,他出生以后是通过集体分配给他这个宅基地。所以这中间又有符合标准、不符合标准,超标的,有各种复杂情况。

你要把它理清楚,最后就是应确尽确,就把所有边界划清楚,这是一个巨大的投入。这个投入的收益是什么?就是你有了这个投入,以后的流转就容易了。你如果没有这个投入,一流转的时候,矛盾就会拉住你,缠住你的手脚,这是我们看得到的。所以还是应该花一点力气进行确权工作。这个难度是挺大的,因为首先是一个巨大的工作量。所以这个工作你如果过去做了,你比如说我们过去的情况,60年的情况都清楚了,比如今年发生新的情况,我们在产权登记上做了一个修订,以后就很容易把这个财产情况搞清楚。但是你如果没有个基础,前头的陈谷子烂芝麻都没理清楚,那个难度就非常大。

网易财经:您在本书的第四部分主导机制的分杈里边有这样一段话“唯国有土地才可市场化,赋予城市土地国有制,与高度行政化的设市模式,以新的生命动力,三足鼎立,只等另一件利器,即政府的征地权出手,政府主导的中国城镇化很快就呼之欲出”。我看到这样一段话,这是否可以说土地产权问题就决定了城市化是政府主导还是市场主导呢?

腐败案里都有一块地

周其仁:这是提供了一个非常基础的东西,因为它那个政府主导也不是说大家说叫政府主导它就能主导的,1988年启动了一个土地上很重要的变化,修订了宪法,在宪法里头规定,国有土地还是不能买卖、不能租赁,但是国有土地的使用权是可以转让,这样就开了个口子。这开了个口子以后,我们才看到土地可以拍卖、可以融资,才可以看到工业和城市获得了一个新的筹资的功能,这就是土地市场化的过程。但是这个法律是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可以转让,我们有更大一块农民的土地使用权能不能转让呢?法律没有交代。而实际上就变成农民的地只有被政府征用变成国有地,才能进入到市场化转让。所以我这就是写的,叫先国有化,再市场化。现在来看,这个模式是有缺陷的。

因为你想,我这里是用政府手段拿来的地,这里是用卖的手段形成收益,你想你要是地方政府你会怎么做?他一定是这头会跟农民形成很大的竞争,希望征到更多的地,希望以更低的成本征到地。这边有盈利的东西在这里,地方要发展,财政、收入。这样就等于在制度里头陷进去一个让政府和农民利益发生冲突的体制性的挑战。

第二个后果是什么?土地相当于变成了政府的囊中之物,就是你只有到了政府这里,政府才确定哪一块是卖的,哪一块是划拨的,这样我们行政机构和官员就在土地的配置上有太大的权力。所有大的案子里头,差不多都有块地,这个地由于工业化、城市化,它升值非常快,你从低价拿来,到市场价出手,这个中间差额太大了,这个利益诱惑是难以抗拒,所以这就带来几方面的不利,一方面就是跟土地有关的腐败现象越来越显现(?),第二个就是在政府手里资源分配通常分配不好,你以为低价拿来,高价销售这个体制最有效,因为低价拿来他有时候可以不那么爱惜,我们一方面说地价贵,一方面好多土地没有充分利用,闲置的土地非常多,是什么道理?这就是土地的利用机制不对头。

土地城市化高于人口城市化

网易财经:您在书中写到的特点,比如说土地的城市化是高于人口的城市化,是导致这样的原因吗?

周其仁:是重要的一个原因,这个有点反常。所谓城市化就是很多人到收入较高的城市去。什么叫城市?城市就是密度比较高的空间体。结果我们所谓的土地城市化,就是建成区面积扩张的百分比比城镇人口的提高快,这不是降低了密度吗?怎么出现这个现象的?你要找到机制上的原因。

我的看法,机制上的原因,跟我们现在一手征地,一手卖地是有关系的。

网易财经:现在这个问题有一点改善吗?

周其仁:现在这个从讨论来说是已经蛮热烈的了,2008年开十七届三中全会就指出了逐步收缩征地规模,要扩大集体建设用地的市场准入。但是2008年做了那个决定以后,我认为没有认真推。没有认真推的一个原因就是2008年以后遇到金融危机冲击,需要扩大投资来带动内需,扩大投资都要用地的,所以实际上这些年征地规模是提高了,明确降低。所以实际上我们还寄希望于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是今年11月份的这个会议,看看能不能对此有所表述。但是从经济情况来看,从社会情况来看,这个关键领域不推进改革真是难以为继,土地资源难以为继,官民矛盾也难以为继,土地城市化的效率也难以为继。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